鹽官之戰,宿命中的對決!

 

《鹽官之戰,宿命中的對決!》

 

蜀后主建興九年、魏明帝太和五年,公元231年二月。魏國大司馬曹真四路伐蜀無果,在洛陽一病不起。

 

三月,趁曹魏內部軍權交接的真空期,諸葛亮開始他波瀾壯闊的第四次北伐。這次北伐的目標依然是祁山。在這里,諸葛亮第一次遇到了他宿命中的對手:司馬懿。

 

隨著曹魏集團內部青州派系的軍方第一人曹真病危,潁川派系的司馬懿在一片爭議聲中全面接管了魏國軍權。在官渡之戰時投誠曹操,時任征西車騎將軍的張郃,此時正在司馬懿麾下聽令。

 

諸葛亮率兵4萬,北出隴西道,經成都-廣元-武都-成縣-西和-禮縣,于3月底抵達了禮縣祁山堡

 

諸葛亮一方面派王平圍困僅有二百守軍的祁山堡,一方面安排魏延、吳班等,占據有利地形修筑工事。

 

面對諸葛亮的圍點打援策略,從洛陽出發、尚未趕到主戰場的司馬懿的決定是“令偏將領四千精兵守上邽(天水市清水縣),自己率部救祁山”。但張郃認為,應該分出兵力,駐守于雍(陜西寶雞)郿(陜西眉縣)一帶。

 

目的有兩個:1.攻敵之所必救,趁著諸葛亮主力在祁山,翻越秦嶺,直撲漢中,抄諸葛亮的后路。2.守衛長安的門戶,誘敵深入以逸待勞,在平原上發揮曹魏騎兵的高機動性,拖垮諸葛亮的部隊。

 

司馬懿拒絕了張郃的建議,按原定計劃展開了防守。

在得知司馬懿主力前來救援之前,諸葛亮派王平繼續圍攻祁山堡,自己則率蜀軍主力翻越隴山,奇襲清水。在擊敗了留守清水的守將郭淮后,諸葛亮將清水周邊的還沒成熟的麥子燒毀一空。

 

然后,諸葛亮碰到了前來增援的司馬懿。

 

司馬懿面對諸葛亮大軍避而不戰,只是一路尾隨從清水撤退的諸葛亮,并在每次都在快要追到諸葛亮的時候停下來扎營,然后避戰。

 

反復再三之后,張郃向司馬懿提建議:屯兵于鹵城(隴南市禮縣鹽官鎮),然后派奇兵襲擾蜀軍糧道,解除王平對祁山堡的圍困。

 

但司馬懿還是沒有聽張郃的,他繼續按照原定計劃,尾隨在諸葛亮后面。帶著大批糧草輜重緩慢的向南撤退的諸葛亮,在事先選定的決戰地點鹵城(隴南市禮縣鹽官鎮)安營扎寨,和司馬懿對峙。

 

司馬懿的謹慎,激起了全體魏軍將士的憤怒,被圍困多日的祁山堡守將甚至寫信質問司馬懿:公畏蜀如虎,奈天下笑何!

 

換位思考一下,剛剛就任大將軍的司馬懿,作為曹魏西線的最高指揮官,他就這么一箭不發的把諸葛亮給禮送出境,自己回朝后會面臨什么樣的后果?

 

到了五月上旬,司馬懿終于頂不住各方面的壓力,主動尋求決戰。他先派張郃繞道南下進攻圍困祁山堡的王平,然后自己率主力從鹽官出擊,兩面夾擊諸葛亮大軍。

 

等待已久的諸葛亮,派大將魏延、高翔、吳班分三路領兵作戰,結果是,南線的張郃久攻不下。在北線,諸葛亮大破司馬懿主力,大獲全勝“甲首三千級、玄鎧五千領、角弩一千三百張”,史稱:鹵城之戰。

甲首三千級需要專門解釋一下:三國時代,大部分上戰場的士兵是沒有鎧甲穿的,能穿上皮甲的就算很不錯了,能穿鎧甲的,肯定就是軍官。當時戰功以首級數論,也就是說,光軍官的首級就三千個,普通士兵的就不用說了。

 

鹽官大勝,是諸葛亮在五次北伐中最大的一場勝利。司馬懿的主力被擊敗后,曹魏的西部雍涼防線幾乎瞬間崩潰。諸葛亮的盟友,號稱控弦十余萬的鮮卑首領柯比能,此刻也在曹魏北方防線躍躍欲試。

 

形勢空前大好,諸葛亮開始整頓軍隊,準備進攻隴山的門戶:街亭(天水市秦安縣城東45公里的隴城鎮)

 

然而到了六月,駐守漢中負責后勤保障的季漢中書令,開府儀同三司李嚴急報:天降大雨,軍糧無法運達前線。諸葛亮不得不放棄戰場優勢,在糧盡前退回漢中。

 

剛剛慘敗,撤守清水的司馬懿見諸葛亮退軍,認為有機可乘,下令讓張郃追擊。張郃認為“圍師必闕,歸師勿遏”,并不贊同追擊主動撤退的季漢軍。司馬懿卻堅持要張郃領兵追擊,張郃無奈只能聽從命令。

 

早有準備的諸葛亮設伏于木門道(禮縣鹽官鎮羅家堡村境內,稠泥河南入西漢水河口地帶),混戰中居高臨下的季漢士兵射中張郃右膝,張郃敗退后傷重而死。

 

第四次北伐,到此宣布結束

第一個問題:為什么要北伐?

 

公元222年7月,劉備在夷陵之戰被陸遜擊敗,季漢國力降到最低點。公元223年3月,劉備病逝,托孤諸葛亮輔佐后主劉禪。諸葛亮主動修復與吳國的關系,吳與季漢重新結盟。公元225年,諸葛亮七擒孟獲,平定了四川南部大后方。公元226年,魏文帝曹丕病逝,魏明帝曹睿即位。諸葛亮趁曹魏政權交接之際,從漢中出兵攻打南鄭(漢中市南鄭區),久攻不克,無功而返。公元228年,諸葛亮認為季漢偏安一隅難以發展,長此以往魏國國力大增,季漢將喪失勝利的希望,應該趁此時魏國關中和隴西防備空虛,進攻魏國,克定中原,興復漢室。于是在這一年的春天,他寫下了名垂千古的《出師表》,拉開了北伐序幕。

 

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當獎率三軍,北定中原,……興復漢室,還于舊都。……

我們一直說三分天下,其實不然。當時東漢十三州當中,曹魏掌握著十個:豫、兗、青、徐、冀、幽、并、司、雍、涼,還有荊州北部。并且掌握著當時80%以上的人口,接近兩千萬。孫吳掌握著三個州和荊州南部,五百多萬人口。季漢只有益州,最多一百多萬人口。

 

季漢以一州之力抗衡曹魏十州,走和平發展路線明顯是不現實的,你在發展的同時曹魏發展速度是你的十倍!

 

當時曹魏為防備東線的敵對勢力公孫淵,在河北邊界屯兵10萬;在南方江淮一線屯兵8萬,和東吳對峙,在西部雍涼戰線屯兵5萬,防御季漢。曹魏除了各地外軍,戰斗力最強的核心是駐守洛陽的中軍,有十萬兵力。

 

如果季漢偏居一隅和平發展,等曹魏滅了公孫淵之后,抽出來的機動兵力能使對季漢和對東吳的力量對比的瞬間逆轉,要知道整個季漢常備軍力也就十萬人。

 

諸葛亮很有節奏的五次北伐,不僅打得雍涼(天水到寶雞一線)沒有糧食儲備,連西安洛陽都到了饑荒邊緣。雍涼無法修生養息,關中核心區域也必須承受中軍長途支援的耗費。公元234年諸葛亮死后,曹魏“關中大饑”。

 

季漢被滅亡的根本原因,就在于諸葛亮死后,看不清形式的蔣琬費祎消停了十幾年。這期間曹魏緩過勁,騰出手消滅了公孫淵,東線的十幾萬大軍直接壓到西線,導致雍涼地區軍力逆轉。滅蜀之戰正式開始的時候,季漢能拉出來軍隊的總共也就不到七萬人,結果不說大家也都知道。

 

所以說,諸葛亮的北伐是戰略行動而不是軍事行動,目的并不在于消滅曹魏,而是創造消滅曹魏的機會和基礎。

第二個問題:該怎么北伐?

 

諸葛亮在出師表里說:興復漢室,還于舊都。舊都就是長安,其實諸葛亮北伐從來就沒想過要對長安動手。

 

長安地處關中平原,無險可守。就算第一次北伐時,采納魏延的子午谷奇謀,出陳倉道奇襲攻克長安,作為曹魏首都洛陽重要的西部屏障,曹魏肯定會以傾國之兵來爭奪。

 

守長安,季漢孤軍深入,后勤保障路線太長。一旦曹魏切斷陳倉道、斜谷道等地,那么季漢軍隊的后勤補給糧草肯定難以為繼。

 

到時曹魏大軍兵臨長安,雙方必然形成拉鋸戰。雙方兵力懸殊異常,糧草短缺的季漢,肯定不是曹魏的對手。

 

放棄長安,從長安到陳倉道一馬平川,以步兵為主的季漢軍,在平原地帶根本無力對抗以騎兵為主的曹魏軍團。曹魏軍團勢必會利用騎兵的機動性和沖擊力,把撤退中的季漢軍拖垮耗死在關中平原。

 

這就是諸葛亮當初不同意兵出陳倉道子午谷的原因,因為當時的長安,根本不在他的戰略當中。

 

這也是司馬懿不同意張郃分兵防守寶雞眉縣的原因,因為司馬懿很明白,諸葛亮根本沒打算進軍關中平原

第三個問題:北伐的真正目標在哪里?

 

當時,從漢中到長安一共有四條路:子午道、儻駱道、褒斜道、陳倉故道。但是這些路諸葛亮一條都沒有走,而是走了更西方的隴西道

 

嚴格來說,隴西道根本就不是去關中的路,而是去涼州的路。因此我們可以初步判定,諸葛亮第一次北伐的最終目標,應該是全據涼州。欲占據涼州,必先奪取天水。天水的地理位置太重要了,諸葛亮自己都說過:蓋關中要害,常在秦州,爭秦州,則自隴以東皆震矣。

 

只要能占據天水,就等于切斷了曹魏對隴西涼州等大片土地的控制。占據天水的目的就是為了奪取涼州后能夠安心消化吸收,人口和土地多了以后,軍隊和糧食自然也就多了。

 

最重要的是隴右盛產駿馬,有了足夠的駿馬才能夠組建優秀的騎兵軍團,使以步兵為主的季漢軍團的戰場靈活機動性大大提高。而且曹魏騎兵的駿馬大多數都是從隴右獲取,少數是從幽州(河北)并州(山西)獲取。一旦季漢占領隴右,那么曹魏的騎兵數量和實力都會大大的削弱!此消彼長的優勢不言而喻。

 

隴右又是形勝完固之地,南依秦嶺與四川接壤,西靠河西走廊,北臨黃河,東據隴山。尤其是隴山,南接渭水,北近黃河,綿亙數百里,將隴右與關中隔斷,是抵抗曹魏反撲的天然屏障。

關于隴山的險要,在東漢開國平定隗囂(據說就是他媽發明了呱呱)割據的戰爭中得到充分驗證。

 

公元30年,四萬東漢大軍西進伐隴,隗囂部將王元塞斷隴山之間的道路,堅守隴山。漢軍久攻不克后撤回關中,之后隗囂以隴右彈丸之地,居然抵抗了東漢傾國大軍四年。

 

諸葛亮就是看到了隴右的地利優勢,如果派兵防守隴山各個隘口,就能有效阻擋曹魏軍的進攻,從而達到占據涼州的戰略構想。

 

只要守住了隴山,就能擋住曹魏軍的支援路線。而只要能把魏軍阻擋在外,諸葛亮就可以慢慢地消化涼州諸郡。

 

因此,隴右天水才是諸葛亮前四次北伐的首要戰略目標。說句題外話:從關中到涼州還有渭河河谷這條路可以選擇,但是這條路太過艱險,并不適合行軍。 

 

直到20世紀初,清帝國經由渭河河谷,修筑隴海線。因為秦嶺山脈太過險峻,這段路修了30年,一直到民國時期才修完。

 

第四個問題:北伐為什么會失敗?

 

首先你得知道,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中,有過無數次北伐。成功的只有一次半,朱元璋占據江南,從南京起兵北伐,推翻元朝建立明朝,這算一次。他的兒子燕王朱棣也是從南京起兵北伐,推翻了他的侄子建文帝朱允炆,這算半次。北伐必然失敗的原因實在太復雜了,與本文無關不再累述。

 

關于當時季漢最可靠的人口資料,數據來源是《晉書》記載的季漢滅亡時交出的人口圖冊,共有九十四萬人,其中士兵的數量是十萬人。由此可知,諸葛亮北伐能動員的士兵,不可能超過十萬人。

 

十萬士兵是不可能同時上戰場的,還需要留一部分人專門運送糧草。而且十萬人一次性出征,隨軍也根本不可能攜帶太多糧食,只能是前期先帶一部分出來,然后再陸續的從國內往前線運輸。

 

這就出現了《三國演義》里經常出現的各種斷糧道的問題,深入敵境的季漢軍隊必須時刻關注糧道安全,不可能走得太快太遠。

 

而且一旦國內報告說糧草難以接濟,諸葛亮就必須在短期之內馬上回國,否則拖得越久,變數越大。最糟糕的結果就是當軍中糧食已經吃完,回國的路又被魏軍擋住了,那就很有可能全軍覆沒。

 

最關鍵的是因為連年戰亂,關中隴西早已殘破不堪,根本不可能就地籌備糧草。

 

根據《晉書》的數據,雍涼二州當時一共只有十六萬戶,按照一戶五口計算,也不過六七十萬人。 

 

這點人口是根本無法養活雙方共十幾萬的大軍的,尤其是作為入侵者的諸葛亮,更沒有辦法從當地獲取糧食。 

 

第一次北伐因為出其不意,還能在雍涼獲得部分投誠郡縣的存糧。經過反復北伐以后,魏國的土地上,也早已不可能再籌措到糧草了。因此,諸葛亮只能經漢中千里轉運糧食到前線。

第四次北伐結束后,魏國曾有人認為,諸葛亮很快還會再次入侵,應該趕緊鞏固雍涼防線。但司馬懿認為諸葛亮每次北伐均受制于糧草不足,下次進攻前最起碼要攢三年的糧食。

 

司馬懿確實猜對了,諸葛亮真的是攢了三年糧食,才開始了他的第五次北伐。

 

事實就是這么可悲可嘆,從公元228年開始第一次北伐,到三年后的公元231年組織第四次北伐,再到又三年后的公元234年第五次北伐,諸葛亮人生的最后時段,竟然都是在攢糧食

 

糧食問題一直是北伐的最大難題:糧食不夠,是個問題;難以運送,又是問題;到了平原地帶,季漢步兵如何防御曹魏騎兵對漫長運糧補給線的攻擊,還是問題。

 

也正是因為季漢軍始終存在難以解決的補給問題,司馬懿才能始終以逸待勞,不戰而勝。

 

甚至可以這么說:司馬懿最大的敵人,是諸葛亮;而諸葛亮最大的敵人,卻是缺糧。

 

再深究季漢長期缺糧的原因,歸根結底一句話,國力相差太大。

 

雖然都是連年戰亂,但魏國所占據的是當時人口最多,經濟最為發達富庶的中原地區;而季漢則是國小民寡,地貧人弱。以弱擊強,諸葛亮成功的可能性本來就不大。

 

諸葛亮之所以要把大量的心思和精力花在囤積糧食上,說到底無非就是想靠個人的努力,來抵消國力上的差距。雖然魏國有絕對而且全面的優勢,但最起碼在某一些時間節點上,諸葛亮覺得還是有勝利的希望的。

 

殘酷的現實最終擊碎了他的夢想,公元234年,風燭殘年的諸葛亮出斜谷道(陜西眉縣),開始了第五次也是最后一次北伐,他計劃破釜沉舟,畢其功于一役,集中兵力消滅敵軍有生力量,克復中原,還于舊都。

無法結尾的結尾:

 

我曾在秋天到過五丈原,遙想有漢400余年,國運終于走到了盡頭的那一刻,仍有一位老人,堅持著興復漢室、還于舊都,一次次北伐勞而無功,在那個寒風蕭瑟的夜晚,終于鞠躬盡瘁!

 

漢室之隆,可計日而待也!        《出師表》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Z4mpHIACKeqYkibPEcMmBn202pkJ1N5NgA2fvB4beBPsybERaBfjnJn6rBIicdulgNib94lI3BJEkmlMV5Gutwrww/0.jpeg
分享
評論
首頁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
重庆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 福建11选五技巧 多多棋牌室 陕西快乐10分技巧 东方6十1开奖结果中奖 网球手机比分 股票的融资融券 今天打麻将财神方位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l 黑龙江36选7开兑奖 竟彩足球比分直播预测推 广东麻将胡牌 安徽11选5历史开奖结果走势图 北京快3 北京pk赛车官网开结果 四肖选一肖中特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