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故事:幽灵客车

第1章 开启佛眼

“我说老伯,这东西可能是玉石吗?明明就是普通的石头,五块钱,你不卖就算了。”张均蹲在火车?#23601;?#38754;的地摊前,手里拿着一个核桃大小的石珠,正与练摊的老伯讨价还价。

  这石珠虽然表面粗糙,但是一面黑一面白,猛一看像个眼珠子似的,正因为看上了这一点,张均才要买下它玩。

  练摊老伯看了那石珠一眼,心说这不是我前天在荒山上捡到的破石头吗?居然也有人买!

  他心中一喜,却便?#30333;?#32905;痛的样子,道:“哎呀,你这个小青年,砍价这么狠。罢了,五块就五块,这是咱的头一炮生意,便宜你好啦。”

  一看老伯答应得这么容易,张均反而有点后悔了,越看越觉得手中的石球只是块破石头,说不定就是块普通鹅卵石,一毛钱不值。

  “唉,算了,五块钱而已,就算是块石头也没什么。”张均心中这样想着,便爽快地给了钱,拿了石珠离开。

  张均今年二十二岁,已经大学毕业一年多了。

  这一年多的时间,他虽然到处投简历,但都如石沉大海,一点回音也无。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心情很是烦闷。

  就在前几天,他突然接到一通电话,电话是大学同学叶倩打来的,邀请他参加第一次同学聚会。

  这叶倩是当年的班花,毕业后就嫁给了班上的一个名叫陈富生的官二代。

  说起来,张均与这二人之间还有一段恩怨纠葛,对方叫他参加同学聚会,未尝不是一种炫耀。

只是,他是个执?#20013;?#26684;的人,明知此去可能不愉快,却偏要答应下来。

  张均带着简单的行礼,登上了火车。

  由于那叶倩愿意报销来回的火车票,所以他毫不客气地买了一张九百多块钱的高级软卧票。对他来说,能宰陈富生一刀,绝对让人愉快。

  这种高级软卧,一个房间只有两张卧铺,空间较大,颇为舒服。张均来的时候,对面的卧铺空着,只他一人。

  他便放好行礼,稍一整理铺盖,便?#19978;?#26469;休息。

  火车启动,随着车厢有规律的晃动,张均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在梦中,他看到一尊丈八高大的金身佛陀盘坐虚空,向他微笑颔?#20303;?/p>

  再之后,那佛陀左眼突然射出一缕金光,打入他的眉心。这时,张均感觉脑袋一阵刺痛,突然就大叫一声,醒转过来。

  睁开眼后,张均感觉双眼一阵酸涩刺痛,他揉着眼睛坐了起来,喃喃道:“见鬼了,怎么迷了眼睛。”

  揉了几下眼,酸涩刺痛的感觉渐渐消失,他正准备再?#19978;攏?#25151;间的门被打开了。

  张均眼前一亮,进来的是一名靓丽时尚的年轻女孩。

  女孩二十多岁,上身穿了一件红色的小西装,下面则是一条OL短裙,再配上深色的长袜和高跟鞋,整个人显得非常时?#23567;?/p>

  女孩无疑是位大美女,鼻梁很直,眼睛很美,肌肤白而细腻,一下子就将张均的目光给吸引了。

  女孩对着张均微微一笑,在对面卧铺坐下。

  张均强行将自己的目光从美女身上移开,也报之一笑。不过,他没坚持多久,又鬼使神差地瞄了过去。

  由于这个时候,美女正在放置行李,并没有注意这边,所以他这次看得非常大胆,注意力非常集?#23567;?#23601;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双眼一阵温热,若有人注意他的双眼,就会看到淡淡的金光一闪而过。

  随即他就发现视线穿透了厚重的行李箱,看见了里面放置的各种东西,张均心头猛吃了一惊,不禁“啊”得一声。

  竟然可以看到!

  美女显然注意到了,转头疑惑地盯着张均。

      这个人盯着自己的行李箱瞎叫什么?

  张均这么一受刺激,眼中的行李箱立刻又都恢复原貌,不再是之前的模样。

  他一脸震惊,心中叫道:“怎么回事?难道刚才是我眼花了?”

  不过,他随即就否定了这个判断,真实的感觉告诉他,一切所见并非幻觉!

  “你不舒服吗?”突然,悦耳的声音响起。原来那位美女看到张均的表情一会儿震惊,一会儿疑惑,一会儿又纳闷,不由得好奇。

  张均回过神来,口里“啊”了一声,连忙道:“没……没事。”

  感觉张均之前应该不是故意盯着自己的行李箱看,美女也就不再多想,点点头,继续收?#21834;?/p>

  张均胸口“怦怦”乱跳,心想:“如果刚才不是幻觉,我是不是可以看?#20581;俊?/p>

      想着,他忍不住又盯着美女看。

  由于这次有了准备,所以张均清楚地看见了,立即让他眼睛瞪如铜铃。

  ?#32610;?#30340;可以!这……这是怎么回事?”

  张均的心脏跳得更加剧烈。

  而就在此时,他居然又感觉自己的目光再度深入,他看到了肌肉、骨骼,看到了血液的流动,心脏的跳动,肌肉的收缩。

  这一幕?#29616;?#21069;更加鲜明,他又“啊”得一声,吃惊之下,猛地从这种?#21050;?#20013;退出。

  美女再?#28982;?#36807;身,脸上微带疑惑,说:“你真的没事吗?”

  张均?#23578;?#19968;声,撇开了视线,道:“我真没事。”

  美女摇摇头,她已经放好行礼,铺好了铺盖,这时坐了下来,打量了张均一眼,感觉眼前这个男生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容貌有几分秀气。

  他身上的衣服,应该都是一二百元的地摊货,看来属于普通家庭出身。

  看到美女打量自?#28023;?#24352;均心中突然就有一种冲动,这样好看的人,若能被自己搂在怀里,那真是再好不过啊!

  每个人,特别是男人,或多或少?#21152;行?#38452;暗的想法,只要这些想法不付诸于行动,那就不会对社会造成危害。现在的张均,也就是在内心中想想,并不会真的这样做。

第2章 车上?#21152;?p>心中闪过几个念头,张均突然觉得这美女有几分眼熟,就说:“美女,我感觉你很面熟。”

  美女微微一笑,道:“你们男生似乎都这样套近乎?”

  张均却一脸认真地摇摇头,说:“我确定曾经见过你。”他低下头想了想,突然一拍脑袋,道,“我记起来了,你是不是毕业于东海大学?”

  美女一怔,道:“我是东海大学毕业的,你怎?#31895;?#36947;?”

  张均笑道:“我还知道你名叫林娴,零七级毕业,人称东海大学建校以来的第一美女校花!”

  美女确?#24471;?#21483;林娴,她一听张均居然是校友,而?#19968;?#20197;第一校花来称呼她,心中便有几分高兴,笑道:“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校?#36873;!?/p>

  林娴是东海大学零七级的学生,当年东海大学的焦点人物,?#33618;?#29983;们称作建校以来的第一美女。张均是零八级的,比林?#20302;?#20102;一级。

  虽只见过校花几面,但那美丽的容颜让他印象深刻,至今难忘。

  “学弟,你这是要去哪里?”二人闲谈了几句,林娴问。

  张均就把参加同学聚会的事情讲了出来。

  林娴听说张均曾向叶倩表白过,便明白他此去必然非常尴?#21361;?#23601;说:“学弟,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一定要去呢?”

  张均?#23578;?#19968;声,并不想他人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就转移了话题,道:“学姐这次去东海,又是为了什么?”

  林娴道:“我在一家珠宝公司做事,这几天东海正举办赌石节,所以想过去看看能不能收购些翡翠货源。”

  赌石节?张均心中一动,他刚刚发现自己拥有神眼的能力,要是前去赌石,岂不是一赌一个准?

  这个想法一出来,他的心便猛跳了一下,强压下心中的兴奋,道:“学姐,我能不能也去赌石节长长见识?”

  林?#20992;?#26102;犹豫起来,若把张均这个大男人带在身边,会?#34892;?#22810;不方便。而且,此行有重任在身,她也不好分散精力。

  看到林娴的表情,张均知趣地道:“如果学姐不方便的话,那就算了,我自己也能过去。”

  他这样一说,林娴反而?#34892;?#19981;好意思,道:“没什么方不方便的,张均你既然对赌石?#34892;?#36259;,我们就一起去,也好彼此照应。”

  说完,她?#30001;?#21518;拿出一个扁平的皮?#23567;?/p>

  打开皮?#26657;?#37324;面整齐地码放着上百粒黄豆大小的翡翠样品,各式各样的?#21152;小?/p>

  林娴笑道:“这些都是翡翠样品,你既然要去赌石节玩,那学姐帮你上上课好了。”

  张均看了林娴一眼,心中好感顿生,他可是知道翡翠的价值,这些样品怎么也值个百八十万的,对方就这样拿给他看,毫无防备,这是一种可贵的信任。

  眼前的美女本就吸引他,如今又多了好感,张均的心头不由得泛起一丝异样。

  他接过皮?#26657;?#19968;样样看过去。当他集中精神的时候,视线便深入到了翡翠样品的内部。这是一种神奇的感觉,翡翠内部晶体微粒的排列结构,居然被他看得分明。

  “我为什么突然有了这种能力呢?”张均忍不住思索起来,感觉一切像做?#25105;?#26679;。

  林娴见张均看得认真,便指点着向他解说翡翠的品质。

  “翡翠属硬玉,它的品质,要看几个方面,第一是?#19976;?#19981;同的人,?#19981;?#19981;同的?#19976;?#32418;、绿、紫、蓝、黑等,不管哪一种,只要具备浓、阳、正、艳、匀五个特点,那么它在同类?#19976;?#20013;就是级别最高最好。至于同一级别,哪种?#19976;?#30340;翡翠更珍贵,那要看个?#35828;?#29233;好,以及市场当时的反应。”

  “第二是底水,也称‘水头’,指的是翡翠的透明度,水头越好,翡翠的价值越高。比如透明的玻璃底翡翠,价值高于半透明的白水底,后者又高于糯米水样的糯化底翡翠。底水与下面要说的种头,基本上决定了翡翠的价值。”

  “第三个是种头,种头是翡翠的整体反应,给?#35828;?#31532;一直观感觉。种头分为老种、新种、新老种;又能划分为玻璃种、冰种、?#31895;幀?#27833;青?#20540;取?#24403;然一件翡翠的价值,还要看镶嵌、雕工、大小、打磨等方面。”

  林娴一边讲解,一边拿出相应的样品让张均观看。?#24247;?#27492;时,张均都会将视线深入样品内部,观察它的晶体结构,颗粒大小。

  可以说,通过这种观察,他对翡翠的了解,?#23545;?#36229;过了任?#25105;晃?#32737;翠玩家,因为别人不可能像他这样入微入细地观察某类翡翠。

  张均把上百种样品都看了一遍,心中对林娴的很是感激,道:“学姐,我这次真的长学问了。”

  林娴微微一笑,说:“学弟,看你是个好学的人,说不定以后能成为?#35828;?#39640;手呢。”

  她说着,突然轻轻转了转脖子,脸上微微露出些痛楚之色。

  张均随即扫了一眼,视线深入她颈部的肌肉,就发现林娴脖子这个地方的血肉,与其它地方的不太一样。

  于是他眨眨眼,进一?#28966;?#23519;,就发现这里的气血流动并不顺畅,有淤阻的迹象。

  张均的神眼能力能够达到分子级,自然可以看清楚气血运行,所以他立即就判断出,林娴的脖子有点小毛病,这是她刚才感觉痛楚的原因。

  “学姐,你的脖子不舒服吗?”张均问。

  林娴苦笑:“是啊,昨晚睡觉的时候落枕了,到现在还在难受。”说着,她自己用力地揉捏着后颈,柳眉微皱。

  张均心中一动,他的一位表叔专业做推拿按摩,手法非常独?#20581;?#20182;当年还跟着学了几手,对于治疗落枕这类小毛病,效果非常明显。

  “学姐,你要信得过,我可以用按摩帮你减轻些痛苦。”张均不知怎得,色胆顿生,提出这一建议,能?#24187;?#19968;摸美女的脖子,那也是好的。

  林娴看了张均一眼,居然并不拒绝,笑吟吟地道:“那就麻烦你了,我正难受呢,快帮我揉一揉。”

  她于是侧身坐好,让张均坐到后面。

  张均心中一阵激动,他连忙走过去,先想了想从表叔那学到的手法,然后用双手的虎口轻轻掐下去。

  离得这样近,张均可以闻到林娴身上淡淡的女子体香。

  林娴的脖子非常白皙细腻,入手一片温润,像?#30424;?#19968;样吸引着他的目光。

  随着他的双手轻捏缓揉,一缕奇异的金色能量,从他的左眼射出,细若发丝,没入林娴后颈。

  张均一呆,刚才那道光线是什么?

  而这时,林娴却是舒服地说了一声,道:“啊~好,学弟你的推拿手法真高明。”

  张均心中微动,暗忖:“难道是刚才那道金色光线在起作用?”

  想着,他又集中视线看向林娴颈部。果然,大约十秒钟后,他左眼中又射出一缕金光,打入她的肌肤。这一次,他有所准备,用神眼的能力观察那道金光的去向。

  他就看到,金光进入肌肤之后,立即渗入附近的肌肉和血管,使林娴的肌肉和血管发生了一种奇异的变化。

  似乎,她的肌肉更加坚实,血管也更加的坚韧了。

  “难道说,我左眼射出的金光,可以治疗伤病,甚至强化体?#20107;穡俊?#24352;均暗?#32908;?/p>

  就这样,他一边按摩,一边暗中实验他的能力和左眼中发出的金光。通过实验他可以确定,自己的看穿?#27573;?#21482;有一米多,远了便无法看穿。

  另外,只有在他双眼聚焦,集中精神的情况下才能看穿。并且,聚焦的时间超过十秒,左眼就会自动射出金光。

  这种金光明显可?#24895;纳?#20154;体组织的伤病,甚至有可能强化?#35828;?#20307;质。关于后者,还有待他进一步验证,目前尚不明确。

  张均揉捏着林娴的香肩,嗅着美女的体香,心跳?#32654;?#23475;,手?#21152;行?#24494;微颤抖。

  他暗骂自?#22909;?#20986;息,怎么连这点也承受不住呢?

  林娴只觉得周身懒洋洋的舒服极了,她不由自主地倚在了张均的身上,淡淡道:“学弟,你当回好人,帮我多按摩一会儿。”

  感受着林娴身上的柔软,张均的心思活跃了起来。一个如?#20284;?#20142;的女子,全身心放开的靠在自己身上,没有其它的心思是不可能的。

  张均的双手都放在了林娴的香肩上揉捏了起来。

  没多久,周身舒服的林娴便进入了梦乡,睡得十分香甜十分沉。

   见林娴睡着了,张均只好抱着林娴放好枕头,轻手轻脚将她平放在铺上。

  张均则趁机又实验自己的神眼能力。他一会儿走到车窗门,一会儿又到门口,把一切能够看穿的东西,全部看了一遍。

  他发现,自己的能力拥有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是微视,能够看到物?#39318;?#24494;小的部分,且达到了分子一级。

  第二是?#25925;櫻?#33021;够在黑暗中看清楚一?#23567;?#27604;如他可以看清楚林娴的肌肉血管,其间就没有借助任何光源。

  第三是动态视力极大提升。他通过车窗观察外面景物,那迅速倒?#35828;?#26223;物在他眼中变得非常缓慢。

  正在实验神眼的妙用,张均突然感觉一阵发?#21361;?#27985;身有?#20013;?#33073;的感觉。他暗中吃了一惊,难道是过度使用的原因?

  他回到卧铺,缓缓坐下来休息,眩晕感让他闭上了眼睛。这一闭上眼,他便看到眉心位置,有一团金色的光球在旋转着,不断?#22836;?#20986;金色的光气。

第3章 俱乐部

 这些光气通过眉心向下流动,然后经过胸口的?#31895;醒?#19979;降,落入丹田,再由丹田位置下行,经尾骨上行脊椎,一?#21453;?#21040;了后脑,形成一个大循环。

  光气循环了一周,张均的眩晕感觉就消失了。这时他再集中精神观察眉心的光团,就发现它的样子非常像?#35828;?#30524;珠。

  眼珠?

  等等!

  张均心头一跳,他连忙朝自己的胸口摸去,要找出那枚花了五块钱买下的石珠。他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到石珠,不禁暗暗吃惊。

  “难道眉心的东西,就是那颗石珠?我的神眼能力,也是因为它才产生的?”

  思来想去,他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大,不然石珠怎会不见?二者又为何这样相似?

  他推测,那花五块钱买下的石珠,在他睡觉的时候跑进了他的脑袋里面,并让他拥有了现在的看穿一切能力。

  而且,这石珠还能?#22836;?#20986;金色的能量,金色能量可以治?#25735;?#30171;,甚至可以强化体质。

  “没想到我会遇到这样神奇的事情!有了这种能力,我的人生将从此改变!”张均突然一阵心潮?#28843;齲?#28608;动得握紧了拳头。

  他一会儿想到,可以凭借这种能力去赌场狠狠赚上一把!

     一会儿又想到,借助这种能力从事赌石这一行业,定然可以成为亿万富翁!

  不过渐渐的,张均就冷静下来。

      他明白自己拥有神眼能力这件事,万万不能告诉别人,也不能让别人看破,否则极有可能招来?#21482;觥?/p>

  “看来以后行事要低调才行,闷头发财就可以了,不可乱出风头。”他心中这般想。

  他心里清楚得很,?#34892;?#20154;若知道他可以“看穿一?#23567;保?#23450;然也想借助他的力量发财,若是他不愿意,就会有生命之危。

  甚至,要是国家知道他拥有了这种能力,说不定?#19981;?#23558;他抓起来狠狠研究一回,那可就惨了。

  “本来想去赌石节上狠赚一把,看来不能这样张扬。而且我现在对神眼能力是不是有副作用还不是很清楚,眼下不能随便使用。”

  想到这里,张均又给自己制订了一个计划,去进一步验证自己的神眼能力,明白它的功能,产生的效应。

  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林娴醒了过来,睁开眼看了张均一眼,笑道:“学弟,谢谢你了,这一觉睡得很舒服。”

  张均“呵呵”一笑:“能为学姐服务,是小弟的荣?#25671;!?/p>

  林娴林铺上坐了起来,理了理头发,然后歪歪脑袋,笑道:“一点也不痛了,学弟的推拿真有用。”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问张均道,“学弟,你的推拿?#24189;?#23398;来的?对热兵器的伤有没有用呢?”

  张均吓了一跳:“热兵器?学姐中过枪吗?”

  林娴笑道:“我怎么会?#26143;梗?#26159;我的一位世伯,当年在递进打过仗,受过枪伤,每逢阴天下雨,身上就痛?#32654;?#23475;。我看学弟你的按的很管用,就想问一问。”

  张均想到自己左眼中射出的金光,说道:“推拿的话,应该有治愈的可能。”

  林娴眼睛一亮:?#32610;?#30340;吗?那太好了,下次有时间,希望你能去京都一趟。”

  张均如今是无业游民,时间多得是,便笑了笑:“我是个闲人,随时听众学姐?#20521;健!?/p>

    一路上,张均与林?#21040;?#35848;愉快,不知不觉已到了下午,火车?#25191;?#19996;海站。两人一并出站,?#23601;?#26089;有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侯在那里。

  这种车的价格少说也有二百来万,属于豪车一类。

  车上走下来一名穿西装的青年人,三十多岁,体格高大,眼神锐利,整个人非常精神,他向林娴躬身,恭敬地道:“小姐路上?#37327;?#20102;。”

  林娴对发呆的张均微微一笑,道:“学弟,咱们上车。”

  上了车,张均心里嘀咕道:“难道林娴是富二代吗?她不是说在一家珠宝公司上班?”

  林娴看到张均的样子,笑说:“学弟,我们先去?#39057;輳?#27927;漱后我带你去珠宝店看一看。”

  张均点点头,道:“学姐好像很有钱的样子,莫非是传说中的富二代吗?”

  林娴白了他一眼,道:“之前没告诉你,我林家是做珠宝生意的,而我呢负责打理东海市的几家珠宝店。”

  张均苦笑:“我还以为学姐是在珠宝店打工呢,原来是老板。”

  林娴似乎发现张均表现出的拘束,道:“学弟,说不定我以后还要给你打工呢。”

  这句似玩笑似激励的话,让张均心头一振,他心道:“张均啊张均,你居然因为别?#35828;?#36130;富而自卑吗?不管面对什么人,你当有一颗平常心才对。”

  这般一想,他的心态渐渐平和下来,?#30452;?#24471;有说?#34892;Α?/p>

  车子行驶途中,司机道:“小姐这次不该一个人往山区跑,那里民风彪悍,交通非常不便,万一出事,我们不好向老板交待。”

  林娴笑道:“我不是平?#19981;?#26469;了吗?而且次收获很大,我已经与那边的几家玉矿,初步达成了合作意向,如果成功的话,将为林家节省大量的进货成本。”

  司机名叫李虎,是一名退役的特种战士,身手极好,主要负责林娴的保卫工作。张均感觉得到,自从他一出现,这李虎便对他有种警惕的态度,这是一?#30452;?#33021;的反应。

  车子行驶到一家五星级?#39057;輳?#26519;娴与张均直接入店,李虎则停车去了。

  林?#20992;?#30340;是套房,且让张均意外的是,她居然并未另订房间,两人都住在套房内。不过张均很快就知道,那个叫李虎的保镖也住在套房内,这?#27809;?#24819;?#29992;?#24773;节的他很是可惜了一番。

  进入房间,张均沐浴之后换了一身西装。这套西装是他专门为同学聚会准备的,花了两千多块,他为此肉疼了好几天。  

  不过此时想来,这套西装买得值了,因为他遇上了林娴。林娴的着装优雅大方,性感迷人,伴随美女的他若是穿得太随便,那就太不协调了。

  打好领带,张均对着镜子露齿一笑,道:“小伙子挺帅嘛!”

  这时,林娴正在客厅里通着电话。当她看到一身正儿八经打扮的张均,不禁抿嘴一笑,对他竖了竖大?#31895;浮?/p>

  张均“嘿嘿”一笑,坐到了对面沙发上。

  通完电话,林娴上下打量张均一眼,笑说:“学弟,你这一打扮挺帅的,既然这么有?#24076;?#35201;不要学姐给你介绍位美女呢?”

  张均“嘿嘿”一笑:“学姐不就是美女吗?”

  林娴飞了他一个白眼:“臭小子,居然敢打学姐的主意,我看你是不想在东海混了。”

  张均又是嘿嘿一阵笑,他感觉与林娴处得久了,身心都非常舒服。

  二人开了几句玩笑,林娴道:“你既然换了衣服,就先不去店里,我带你去顶层逛一圈。”

  张均一愣:“顶层有什么好逛的?”

  林娴笑道:“这栋楼的顶层,有家俱乐部,我恰好是这里的会员。”

  东海属于国内有数的发达城市之一,而且这家五星?#39057;?#32972;景深厚,所以早在十年前,?#35828;?#23601;建立了一?#23452;?#20154;俱乐部。张均并不属于这个圈子,自然无从了解。

  李虎这一次没有跟着,只有林娴与张均二人前往。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20449;擔?#35831;读者仅作参?#36857;?#24182;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iaianS3w8YWTfYTaZ56R43aAenfuxaEux8c58DfCYF9eOEZYL0GIYiaRafXMssWZ133KyThdbVBx3qFziapHibRFKLA/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