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〇回?感物因情探釵聯詩?跕鳶墮水王趙嫁女


作者簡介

李建文,筆名遲日,東莞市作家協會會員,湖北建始人,現就職于廣東省東莞市第八高級中學,著有長篇小說《端公祠》(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紅樓夢>新稿》(海南出版社出版)、《方圓》《胭脂》《師祭》《碧血風云》《我想有個家》《孤執》等,各類作品達300余萬字,曾被中新網、人民網、湖北新聞網、《中國民族報》《大學周報》《大學生周報》《武陵都市報》《恩施日報》《恩施晚報》等十多家媒體報道,其作品被全國多家知名網站收為電子圖書。


 

《〈紅樓夢〉新續稿》內容簡介

本書緊承曹雪芹前八十回,結合包括脂胭齋、畸笏叟、周汝昌、宗白華、馮其庸在內的眾多紅學權威的觀點,對賈府的命運及賈寶玉、薛寶釵、史湘云等人的結局作出了更加符合原作情理的安排。作者不僅在續作中突出了甄寶玉、柳湘蓮的結構作用,還適時鑲入了前評中諸如“薛寶釵借辭含諷諫,王熙鳳知命強英雄”“花襲人有始有終”“寒冬噎酸齏,雪夜圍破氈”“只見鳳尾森森,龍吟細細”“好歹留著麝月”等語,更加入了王熙鳳、賈寶玉被囚獄神廟,賈蕓、紅玉、茜雪前去探望的情節,進一步將秋桐被逐、金桂逃走、賈赦強占石呆子扇子、鳳姐擅理張金哥兒案、元春暗涉朝廷內斗作為賈府敗落的導火線,較為全面地展現了諸評中的“真實”紅樓。

本書乃作者大一時的作品,于2004年發表在網絡上,2016年由海南出版社公開出版。甫一發表便引來了眾多好評,先后被數十家媒體報道,該續作也被網友稱為“最接近蓸氏風格的《紅樓夢》續書”。


話說寶玉失玉、鳳姐得而復失后,賈府上下便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鳳姐知道難逃其咎,便一次次自圓其說。傻大姐的揭發使王夫人深疑鳳姐,只是沒有明證。其余人等,如刑夫人、薛姨媽、寶釵、尤氏,李紈等也對鳳姐大有成見,甚有人于私下里傳云:“鳳姐也大可不必如此,即使將來寶玉成了家,只要她安心守法、精勤誠信,也未必會傷到她的名聲威望。拿寶玉的性命開玩笑,實在不該!”鳳姐心有苦衷,可也無可奈何。    這日春寒料峭,冷鳳凄息,王熙鳳正從王夫人處出來,便遇著李紈、賈蘭母子。但聽李紈對賈蘭道:“眼下就要赴考,少出來閑逛,多讀些書才是!”賈蘭道:“科舉自然不會出什么紕漏,母親盡管放心。”又道:“寶二叔和環三叔可也同去?”李紈道:“寶二叔丟了玉是不會去了,環三叔可能會去。”抬頭見到鳳姐,因笑道:“去了太太處不曾?”鳳姐道:“剛去了出來。蘭哥兒赴考的費用可安排妥當了?”李紈道:“本欲在府中取的,只是近日府中事多,不便去煩別人,所以揍了些平日剩余的銀子。”鳳姐笑道:“赴考是家門的大事,如何能夠敷衍?”又道:“若什么時有了空閑,便上我那里領上五十兩去。”李紈道:“不必如此奢費,考場就在京都,二十兩便已足夠。”鳳姐想了想,又道:“都是些什么人陪考?”李紈道:“蘭兒跟那邊珍大哥混過幾日,不要人陪也罷。若真要人陪,一個菌哥兒就夠了。”鳳姐笑了笑:“蘭哥兒果真不錯,怕今后比三姑爺還強呢!”李紈笑道:“休夸著了他!要不他就心不在焉了。”又道:“探春馬上就要出閣,這邊有沒有動靜?”鳳姐道:“都安排妥當了,只等接親的人來。”又道:“我還得去為林姑娘做生日,就先走了。”說罷即去。    黛玉生日已非往日景象,一來身體不濟,二來姊妹不齊。去年尚有賈母、王夫人等送來禮物,今年卻因為寶玉失玉之事而無無人顧暇。寶玉也因為失了玉而被看得更緊了些,根本無緣過來,倒是李紈、鳳姐、寶釵、探春記起了此事,于是邀在了一起過來。雖無厚禮,卻也誠心。    黛玉壽辰后不足一月,便是探春出嫁之時。探春每每念起昔日園中情義,便忍不住潸我淚下。這日探春從秋爽齋出來,眼見荇葉之渚,翠絲點點;柳花堤畔,滟光融融,不禁想:“如此景象,不知何時方能再見。”又向暖春塢、蓼風軒行去,至竹橋旁,見綠荑掩階、藤羅繞欄,因嘆道:“紅香掩綠荑,”正此時,卻有一個人接道:“翠蔓繞橫堤。”探春回頭一看,見是寶釵,因笑道:“寶姐姐如何也來了這里?”寶釵道:“春日暖暖,如何不來?不巧偏遇著了你!”探春道:“可是去了怡紅院?寶二哥如何?”寶釵道:“依如往日,胡言亂語。”又道:“你剛才說‘紅香掩綠荑’,我覺得有些意思,便聯了一句‘翠蔓繞橫堤’。我斷不能壞了你的雅興,故還你一句‘隴上云清冷’如何?”探春想了想,看到橋頭水霧朦朧,又看到橋下流水岑岑,便道:“橋頭雨愴凄。三山連故水,”寶釵抬頭,只覺一陣風來,霎時間婉柳影動,繼而漣起一淪清波,直往假山深處漫去,因道:“一壑貫迴溪。栘柳延波韻,”探春道:“鷂琴響玉閨。新蟬憎惡鱔,”寶釵見水中鸝鴨俏戲,岸上鷺鸞紛飛,乃道:“老鴨羨嬌鸝。鸞鷺誠孤僻,”探春沉思片刻,見池中倒映霧云,便道:“親朋苦瞀迷。霧全池水半,”寶釵聽罷笑了笑:“如何著一‘全’字?”探春道:“全霧方能見其水淺。”寶釵點點頭,道:“云淺彩云低。隙日寒孤砌,”探春道:“閑時耎苦梯。朝川思小鼓,”寶釵道:“暮野念瑤鼙。但把閨香顧,”探春道:“空緣往事睽。奈何桑陌累,”寶釵覺到了凄涼,嘆了口氣道:“何必柳墻嘶。”正欲再起下句,卻聽探春道:“如此凄涼,莫不讓我作結算了。”遂道:“只記鸞新路,不尋故老蹊。”    正聯至此,忽一陣風起,直寒得她二人打了一個寒噤。探春道:“二月都快完了,還如此寒冷。”寶釵笑道:“南方天暖,明年便不會再冷了。”探春紅著臉,道:“寶姐姐就會戲人!”不多時二人便去了瀟湘館,與黛玉說些推心置腹的話,余不多提。    展眼婚妻便到,陳家迎親的人已早早地來到了賈府。賈府上下,亦是彩旌飄飄,紅香滿楹。凝神之際,但見車轡眩目;閉目之時,頻有笙篁盈耳。探春見到如此情景,心里又傷又懼,乃自語道:“那些人都來做什么的?如何要來折磨我!”侍書、翠墨等丫頭見主子如此,不欲上前安慰,卻又懼憚她的訓斥。時王夫人進來,見到探春哭泣,自己也忍不住流下淚來。然而兒女的大事,父母也不能強留她在家中,于是便道:“你也大了,我們想留也留不住。等你去了那邊,日子準比這邊還好過呢!”探春哭道:“就是再好,我也只愿呆在自己家里。”王夫人抹著淚:“什么癡話,只要你不忘記這邊的情份就是了!”又轉身對幾個嬤嬤道:“時間已經不早了,該上妝了。”說罷又看了探春幾眼,灑淚而去。    眾嬤嬤正要上妝,卻見鴛鴦、琥珀扶著賈母進了來。“丫頭!”賈母見了探春大哭。探春更是忍奈不住:“祖母身子不好,如何還要來?”賈母哭道:“你今兒一走,不知什么時才能夠再見!”鴛鴦怕她哭出大病,強勸了一陣后扶她回去。    此時探春已著上了禮妝。一個嬤嬤看了看笑著道:“姑娘這樣一扮,更像是娘娘了!”探春聽了不快,怒道:“什么像不像!有什么希罕的!”遂將紅蓋拉下,扔在地上,又脫了婚袍,揉作一團,狠狠地擲向門邊。那嬤嬤吃了一驚,忙道:“姑娘息怒,都是奴才的不是!”探春愣了她一眼,斥道:“還堵在這里做什么?這里勞不著你們!”說罷憤憤地沖了出去。侍書想要追上,卻聽探春道:“要你跟著做什么?我就跑了不成?”侍書無奈,只得退回房去。    探春一路過來,不多時便到了怡紅院中。剛進院門,便聽寶玉哭道:“什么嫁人,原本是去受罪,你們甭哄我了!”襲人道:“寶玉你怎么這么癡,三姑娘不是二姑娘,誰敢欺負她?何況老爺、太太是有眼光的人,絕不會看錯人的。”寶玉繼續哭道:“山高路遠的,三妹妹什么時候才能回來一次?倘若戰事不斷,怕十年也難得回來!”襲人道:“如今圣朝多良將,何愁戰事不能平?”寶玉道:“人長了眼,刀槍可沒有長眼。縱一日戰事平了,誰敢說三妹妹不經歷個什么三災六難?更何況路遠地蠻,山高人稀,她若有什么委屈,又該與誰訴?或是病了,或是懨了,哪個姐姐妹妹去安慰她?”襲人捂住他的嘴:“三姑娘的大好日子,何苦去咒她!那邊雖非國公之后,但論錢財人丁,比你們家還旺十倍,你又何苦去為她操這些心?”寶玉道:“錢財有什么用?人多又有什么用?她去了那邊,便不會再有桃花之詩,不會再有海棠之詞!縱有千千萬萬的丫鬟跟著,但卻沒有了寶姐姐,沒有林妹妹,沒有了湘云、寶琴,更沒有了老太太、太太。若一日老太太歸了西,怕她一輩子也見不著了。”    探春聽至此也不禁抽咽起來。寶玉聽到哭聲,忙抬頭向門口望去。“三妹妹,你如何來了?你不是要走了么?”探春抹了淚道:“我來看看二哥哥,再過一個時辰,我便要離開這里了。”寶玉聽到“離開”二字,簌簌地又流起淚來。探春、襲人等安慰了半日,才讓他稍微好了些。“妹妹這一走,過年可回來?明年元宵可回來?老太太、寶姐姐和林妹妹的生日可都會回來?”探春咽著淚,道:“或許會吧。到那時,我便給二哥哥帶好多好多南方的奇石貝殼。那年你出去,給我帶了些回來,我還好好的保存著呢!”探春不提則罷,一提則勾起了寶玉的無限傷事。想那時探春做鞋,舍不得與賈環而與了自己。“那鞋我還藏著呢!什么時妹妹回來,再送我一雙如何?”寶玉望著探春道。探春點了點頭:“留著做什么,再穿就小了。”襲人、麝月等在一旁也禁不住落淚。    探春自寶玉處出來,便去與趙姨娘、賈環辭行。趙姨娘見了探春自是傷心,哭道:“好好的如何要去那么遠?不知什么時咱們母女才能重逢。”探春哭道:“如今我就要去了,再難得孝敬你們。前兒或有不快的地方,今兒便全都消去。”又對賈環道:“在家要好好孝敬祖母、父親、母親、太太,兄弟姐妹間要和睦相處,再不能如往日般爭爭吵吵了。你既為三爺,就應該有三爺的樣子,在侄兒侄女面前,也該行個長輩的職責才是。”賈環似癡若傻,左顧右望,見她說完,才免強點了點頭。    時婚轎已到。探春不得已匆匆回到閨房,重新換上了婚妝,而后隨幾個女人走出閨門,凄凄地踏入轎中。賈母、王夫人、刑夫人等一干家屬皆隨婚伍一直送到海邊。    雖值三月,然而海風依然蕭寥。但見岸上渚尾,沙鷗哀鳴;水中天外,浪濤盈天;舉目仰天之渺渺,昏荒無邊;展眼望海之茫茫,慘淡無涯。正當眾人感嘆之時,卻見一個小廝來報:“南安太妃駕到!”賈母王夫人回頭,見了南安太妃趕緊叩禮,道:“請太妃安!”太妃下了船來,笑道:“今日自家閨女大喜,何需多禮!”因扶了眾人起來,又道:“探丫頭可已來了?”王夫人點了點頭,忙喚探春過來。探春下了轎,走到太妃身邊,施了禮道:“請太妃安!”南安太妃笑了笑:“傻丫頭,如何今兒又改口了。”因見探春臉上淚痕,遂道:“何苦又傷心,應當高興才是!”時鼓樂陣陣,簫篁聲聲。“時辰已經到了!”太妃道,“大家也該動身了。”遂拉了探春的手,徐徐地走向婚舫。探春咽淚不住,拉下了婚蓋,任憑淚水濕透紗幃。    巨舫已逝,浪濤依然。賈母王夫人等無不失聲凄咽。然余暉已消,落幕已沉,眾人也只得掩著淚水各自歸去。船去人空,歡盡笑掩;滄海之隅,鳴鷗驚涵;拍石響空,送君遠南;礁渚一鷗,襲奔斯船。    探春去矣,遠在粵海之南。這正是:

誼女遠征程,偏洲浪未平。

一朝傷海事,兩地憶閨情。

且說探春嫁后,賈府上下無不傷悲。想到山高路遠、戰事不斷,眾人都為探春揪心。賈母雖與探春隔了一代,然而念及她平日的孝順,到這時如何不傷而感之?王夫人雖非生母,但素日教養,情非一般,如今屋里突然少了一人,自然情不能自已。趙姨娘雖平日可惡,甚至與探春有隙,然而畢竟是自己的親生骨肉,如今遠嫁,怎能不悲?寶玉與探春雖非一母,但其兄妹之情又豈是一般親生所能比的!寶玉本是多愁之人,今想到昨日之事,生生成了一個淚人兒。其余尤氏、李紈、鳳姐、寶釵、黛玉等,都是有情之人,如今見故人遠去,自然少不了各種悵懷。無奈人遠千里,千呼難應,那一片膺胸摯思,亦只能寄與云月到達遠方的孤州了。    

閑話少敘。且說這日雨過天晴,李紈剛看望了賈母出來,便見到前面一小撮人吵吵嚷嚷。“又有什么事?得去問問。”李紈想到此便走上前去,道:“老太太身子不好,如何又在外面吵起來了?”其中一個小廝見是李紈,便道:“聽說蘭少爺中了?”李紈聽了一怔,忙問:“聽誰說的?”小廝道:“今兒我去外面辦差,人家正吵得熱呢!”李紈道:“你可聽得真切?”小廝道:“奴才親耳聽人說的,怎會有假?”又道:“后來我還專門問了別人,別人也這樣說!”李紈聽罷笑了笑,道:“可聽到了環三爺的消息?”小廝搖了搖頭,道:“不曾聽見。”正這時,王夫人笑著走了過來。欲知何事,下回分解。

 

了公評第一〇〇回

     一、釵探聯詩,觀者如何不嘆!探春遠適,閱者如何不悲!    

二、脂庚戚本廿二回,探春掣風箏,評云:“此探春遠適之讖也。使此不遠去,諸子孫不致疏散也。”雖將軍之家,然具簿命之運,必非榮華怡悅歲月也。此末回略有提及,勿用細言。   三、探春流淚,趙氏流淚,王氏流淚,寶玉流淚,諸姊妹流淚,大觀園之悲,賈府之悲,天下人之悲也。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P1aqMLPQkn0SMDia4ibdtsSiaFsZpvYGk9wjrN4kcTiajBpQD35REeB8lJe0kPhG3m03iatTMx26oBUtNTVD4kSHhYQ/0.jpeg
分享
評論
首頁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
安徽11选五基本走势 詹天佑3d预测今天3 浙江6+1开奖查询 江苏7位数开奖号码 湖南快乐十分app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查 浙体育彩票6十1开奖号 高手论坛精准三头中特 竞彩足球比分玩法共有几个选项 李逵劈鱼棋牌 贵阳麻将冲锋鸡下载 股票趋势分析方法 杭州哈灵麻将手机版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24小时新浪体育台 浙江6+1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