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花滿眼淚,不共楚王言

題圖 / André Brasilier

點擊看組圖,關注“美好畫片碎碎念”

 配樂 /  長亭怨慢 塤-趙良山

點擊可聽更多朗讀

息夫人

                 

莫以今時寵,

難忘舊日恩。

看花滿眼淚,

不共楚王言。

作者 / [唐朝] 王維

形容婦女到達極限的那種美,是“傾國傾城”的美。何謂傾城?海倫是也。她傾了邁錫尼王國的特洛伊城。何謂傾國?息夫人是也。這位謙遜的美人原不樂意做那樣的事,可是她的美強迫她不得不做了那樣的事。

息夫人傳聞千年的多角戀情是這樣的:

她是一個小國家陳國的國君陳莊公的女兒,嫁給了另一個小國家息國的國君,所以歷史上都叫她息媯。她因丈夫得了這個名字,她丈夫的名字也是因她而得,他的廟號是“息哀侯”,——亡國之君都叫這個。可見息國因她而亡了。還有一位哀侯,是蔡哀侯,蔡國也是因她而亡的。

先是她在省親時,路過蔡國,她的姐姐嫁在那里。她的美令蔡侯頓生非分之想。息夫人回國時,對息侯訴說蔡侯的不軌,息侯很氣——他愛他的夫人。倒霉的息侯想了個法子,去跟楚文王講,請你假裝來攻打我,我向蔡國求援,蔡國的軍隊在我這里的時候,你就可以趁虛滅了蔡國了。啊,沒有比這個更餿的主意了,蔡侯肯來救他,那是把他當兄弟。人家把你當兄弟,你卻去滅人家的國,豈有此理啊?楚王聽了這主意,楚王想,既然如此,我就別客氣了吧。于是就照他說的,把蔡國滅了。

那個倒霉的蔡侯被俘虜到楚國,楚王大概也對他的行徑有所風聞吧,像這種男人,滅了人家總不會忘記奚落人家,于是便去問:你怎么這么不爭氣,連你的妻妹都下手?

“大王有所不知啊!我的那個妻妹,……要是您見了,您就知道我為什么會那樣情不自禁了。我何嘗不知道,老婆的妹妹、兄弟的老婆,都是碰不得的人……可是這世上的男人,只要見到息夫人,誰能控制自己呢?大王您也做不到!不信的話,您去息國看看?”

于是楚文王又想啊,他這是勸我去滅他兄弟啊,既然如此,我這還客氣什么呢?就去攻打息國,把息國滅了,把息夫人搶了過來。這一對倒霉催的年輕人,身為連襟和兄弟,就這么在楚國相逢了。

這是一個不成熟的男人們造成的悲劇。悲劇的結局是把息夫人送到了楚宮。楚文王給她建造了桃花宮,可是她看桃花的時候,卻是愁眉淚眼。其實,像桃花這種花,怎么能讓人快樂得起來呢?它單薄而憔悴,只是有一些很快消亡的紅艷,被性感浸透骨髓。而楚宮這樣的地方,“一自高唐賦成后,楚天云雨盡堪疑”,楚國最宜愛情的生長,而愛情的對象,就應當是這樣一位傾國的美人。正如那個倒霉的蔡哀侯所預言,楚文王的確不能控制地愛上了她,是真的愛,非常非常愛,他讓她生了兩個孩子,并且這兩個孩子后來先后都繼承過楚國的王位。

但是我們沒有記住楚宮的愛情,我們記住了息夫人的不快樂。據說她在楚王身邊三年不言,在這三年的嘿然沉默當中,她在想什么呢?

既然傾了人家的國,讓兩位國君都成哀侯,自己一定是有錯的。也許她在不言不語當中想著自己的錯處。杜牧就是這么想的,他說:“至竟息亡緣底事?可憐金谷墜樓人。”他說:息國的滅亡難道不是都怪你嗎?你裝哭什么,你怎么不去死啊?還有比杜牧更煞風景的人嗎。在她的默默無言當中有兩場愛情的落空:她不能得到她的故夫,楚文王不能得到她。得不到的才永遠相思,真正不朽的愛情不都是落空的愛情嗎?

所以有桃花夫人的楚宮,真正成了令人黯然銷魂的愛情的發生地和紀念處。

所以王維這首短短的詩,倒是寫盡了這件事的曲折委婉:今時寵是楚王的眷愛,舊時恩是她自己與幾乎永遠見不到的深愛的男人,曾經一同度過的年輕、柔軟、相愛的時光。她的眼淚宣告了楚王愛情的失敗。她的不言不語當中,潛藏著一座為了相思而永存記憶中的舊城。

但是王維這首詩的背后,其實是另有一個發生在詩人身邊的故事,是唐玄宗的哥哥寧王艷羨餅師妻子的美貌并強娶之的故事,且聽我慢慢道來……

尤家第五個女兒小青,由她的二姨姥說媒,父母做主,嫁給了姜家的二郎。二郎在寧王宅左賣餅,祖屋雖小,可以容身,生意照顧整條街,寧王宅里的仆役隨從亦不時下顧。

新婚當夕,小青見到一位長身的青年,歲數與她仿佛,相貌說不上英俊,但絕不丑。他輕輕幫她提著裙子,給她端來盥洗的熱水,他的手觸到她的裸腳,令她含羞,紅到脖子上去。他認真地把他倆的衣物疊好,幫她卸去釵環,才開始同她修習起人生必做的功課。他倆都是頭一回,他的知識來源于頭一晚他兄長的傳授,——他特地去問跟女人相處的注意事項,他哥哥連這個一同說了出來

三天后,小青換上干凈的家常衣服,在二郎身邊賣起了餅。發面、揉面、刷油、調餡、上鍋,全都不消她插手,她丈夫做的餅,在這方圓幾百里還找不出第二家!她要做的只是把熱騰騰的餅用荷葉包起來,遞到前來買餅的人手中,再接過他們拿來的銅錢。

如果是寧王家的食盒,往往意味著一注小生意。一百枚桂花糖餅,一百枚茶油千層餅,一百枚外酥里嫩蟹殼黃,……他的丈夫四更天就開始忙活,準備寧王家的早餐,小青自然也不能閑著,盡管二郎再三同她說,讓她多睡會兒。

“寧王家到底有幾口人?”小青看著那摞成小山的餅,好奇地發問。

“寧王是皇帝的哥哥,本來是要做皇帝的,他不想做,就讓給他的弟弟三郎做了。所以現在普天下,除了皇上,就數寧王大。他家里的人口數也數不清,你看那大宅第,從這條街上宕開,一直連到那邊的興慶宮。他家里小老婆有好幾十個,都是從他家唱的人里面選出來的,個個都是絕色。不過,聽說都不如你美。”

“瞎說。”小青紅了臉。

“不是我瞎說,是昨日來我家送食盒的李萬說的,李萬是寧王的貼身,他說得還能有錯?”

小青被抬進寧王府的當天夜里,就被寧王近了身。原來是一個半老的胖子,脫去綺羅,露出垂墜的肚腹。他對她做的那些,她從未經歷過,更未經歷過有人在旁侍候觀看,一夜之間,驚怒疑懼,莫可名狀。連著三天寧王都來。漸漸地成了隔天來。又漸漸地三四天一次。白天有若干人圍著她,向她恭喜,說她是寧王最寵幸的姬妾。還有若干綺羅美人來看她,口中說著倒要看看這個從餅師手里買來的到底怎樣。

“你還記得那個賣餅的嗎?”一天深夜,寧王問。小青不答。寧王連問,小青依然一言不發。寧王詫異地笑了起來。幾天后,在那照燒高燭的宴會廳中,來了十幾個當時有名的文人騷客。小青盛妝陪侍在側,聽他們聯吟詩句。突然有新的人進來了,走到寧王面前。小青無意中抬頭,看見了她的故夫。

他還是那樣干凈整潔,穿著布做的衣服,臉龐兒勻整。他也看到了小青,與她四目相對。兩行眼淚從小青臉上快速滑落下來,接著有更多眼淚,收也收不住。她想問他最近好嗎,是否又娶了新的人。他大概一定娶了新的人了,那新的人,替她享受著在他身邊的幸福,接受他殷勤誠懇的愛情,日日夜夜,每時每刻。想到這個,她莫名恨他,盡管從前他們商量過,就是不看在千兩黃金和一處宅院面上,他倆也無論如何不敢得罪寧王。但是他怎么可以在她離開之后,氣色如此之好,還吃得有些胖了呢?小青這樣想著的時候,寧王已經喊了所有的文士,層層矗立在她面前,觀瞻她臉上的淚水。

當時王維就在這群文士之中,于是寫下這樣一首詩,以息夫人事諷寧王。這件事跟傾國傾城的桃花夫人的事,還真是有幾分相似。真的詩人贊美美人心中的愛情,他們認定了息夫人這一生思念的對象是哀侯。

薦詩 / 劉麗朵(微信號:xiaoyangchunliduo)

2019/08/30

聲優 / 鱈魚點擊可聽

版面值守 / 流馬

第2363夜

找我們?入圈聊

??PO詩板

??一日一抄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JibsPApFd74MWzB68ewqEaE6AG9AiakAgVbafUsI9wX0YAKGYXicrCgcgBXR4ZjcZVV04jm9XXEZ6snx0lOJs6ZVA/0.jpeg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
佳电股份股票 北京赛车pk10视频 河北11选5任3推荐 遇乐棋牌大厅安装 甘肃十一选五胆拖玩法 山西十一选五 吉林11选五号码走势图 体彩江苏7位数中奖规则 快3怎么玩 江苏十一选五的走势 黑龙江22选5开奖直播 学生如何在网上赚钱 新疆35选7历史开奖结果 哈尔滨麻将小程序 天天爱捕鱼官方网站 自动麻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