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长那些事儿】“大嗓门”有了新用场

“大嗓门”有了新用场

    “种地是站岗,出工在巡逻,闲聊化纠纷,大嗓门,亮堂堂,村里喜洋洋。”这是宫河镇宫河村四组村民赞扬治安户长王高瑞的顺口溜。

    今年50多岁的王高瑞,生的人高马大,天生一副大嗓门,急性子,是村子里远近闻名的能行人,十里八村红白喜事都请他当总管。

    王高瑞家光景好,儿子有出息,做事大度、仗义,村子里谁家有矛盾,经过他那大嗓门一吆喝,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因此乡亲们给他起了个外号?#23567;?#22823;嗓门?#34180;?/p>

    今年3月,听说县政府聘任治安户长,他就跑去派出所报了名,后来如愿以偿,有了治安户长的“头衔?#20445;?#22823;嗓门”干劲更足了。      ?#34892;?#27835;安户长李建武说:“自从王高瑞当了治安户长,这“大嗓门”有了新用场,村里矛盾少了,秩序好了,闲散人员少了,大家致富奔小康的劲头更是铆足个劲。”

    几天前,村里连着犁沟种地的老张和老彭又因地?#34900;?#39064;闹得不可开交。多年前,老彭的腿受了伤,因治疗不及时落下了病根,左腿不能直立行走,要靠拐杖辅助,儿子儿媳外出务工,家里没了劳力,老彭无力耕种,见村子里好多人都种青槐树苗,就把地全种上了青槐。起初,青槐树苗小,两家平安无事,后来跟风的人越来越多,市面供大于求,卖不出去,老彭家里的树苗越长越大,越长越高,树枝越过了界畔,靠近树苗的这头是有种无收,老张一直耿耿于怀,多次交涉,两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互不相让,一直争执不休。

    前几天,老张又去和老彭交涉,还是没个结果。老张越想越气,冲动之下,拿了把斧头出门,将地畔老彭家一行?把粗?#37027;?#27088;树撂倒了,这下事弄大了。老彭拄着拐杖来到老张家,扬言不赔偿他家的树苗他就不走,老张又坚决不肯给老彭赔偿,双方针尖?#26376;?#33426;,相互谩骂,随时?#24613;?#22823;打出手。

    一大早,“大嗓门”听到两家闹腾的消息,二话没说,立马叫上李建武急忙赶到老张家。见双方剑拔弩张,“大嗓门”进门便吼道:“干?#35835;ǎ?#20004;人加起来都多少岁了?有多大的事解决不了,闹成这样,不嫌丢娃娃的脸?”

    大嗓门把俩人一下给镇住了。

    “大嗓门”?#20219;?#32769;彭:“你今天跑到老张家弄啥来了?”

    老彭眼角往上一扬,“你哈问我弄啥来了?你咋不问老张干的那事?不提也罢,一提我就来气。”

    老彭,那我问你:“你家?#37027;?#27088;树枝长过了界,影响老张家的庄稼,这是不是事实?再用不用我和李主任到地里去看?”

    “树长得影响人家庄稼,我承认,不用看。”

    “大嗓门”声音提高了八度:“既然你家?#37027;?#27088;树影响人家地里的庄稼是事实,你还有理了不成?”

    老彭立马安静了下来。

    “大嗓门”接着问老张:“老彭说的话合适不?”

    “合?#25910;?#37324;,不是他家?#37027;?#27088;影响我收成,我才不弄那事。”老张点头说道。

    “大嗓门”说:“你看你弄得这叫啥事?树枝影响庄稼归影响,可以找村组,找司法所,去法庭打官司也行,但一声不吭就砍人家树,这不占理,还犯法哩。这不是小事,你反过来想,谁把你家树砍了,你生气不?难怪老彭拖着拐腿跑你家!”

    经这一阵?#36947;硨头?#38382;,老张?#24033;?#20877;吱声。

    接过来再对老彭说:“你家的树影响了人家老张家的庄稼产量,你明知道却不处理?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老彭解释说:?#23433;?#26159;自己不处理,一是老张这几年一直骂人,欺人太甚,二是我和老张家地界不清,我一直说把地重新丈量一下,老张不肯,是不是老张多种了地,才不敢拿尺子拉?”

    “大嗓门”一听立马就火了,“就地界这么个烂怂事,地是有地账的,即使没有地账,当年分地的时候一口子人分多少,也是有数的。你找谁来?乡上谁?还是村里谁?”

    一顿火力?#24618;疲?#32769;彭终于消停了,嘴里念叨着“对着哩,对着哩?#34180;?/p>

    弄清楚了原因,“大嗓门”有了主意。一个是老彭回家后立即把影响老张家庄稼的树枝全部剪掉,长过界畔的就地砍伐。第二个是在村主任李建武的见证下,清点被老张破坏?#37027;?#27088;数量,按街面收购价赔偿。最后就是找到村里分地的?#22235;浚?#23545;两家有争议的地界在村干部的见证下进行丈量,重新划清地界,栽上界石。

    这几板斧,干净利落,两人不再吱声,?#24613;?#31034;愿意接受这个裁定。

    很快,地界被重新划清,经清点,被损坏?#37027;?#27088;树共62棵,估价1200元,而老彭家这几年影响老张家的庄稼收成按400元算,两者相抵,由老张赔偿老彭家800元损失。最后双方各退一?#21073;?#20912;释前嫌,都认“大嗓门”这个人,老彭最终只收取了老张600元,一桩纠缠多年的邻里纠纷就这样给解决了。     这时的双方突然?#25512;?#20102;起来,都觉得自己做的事太过分了,一个劲的?#34892;弧?#22823;嗓门”的从中撮合。但还没?#20154;?#20204;把?#34892;?#30340;?#20843;?#23436;,“大嗓门”已经走远。

    西边的彩?#21152;?#32418;了大地,不远处,一个背着手的高大身影渐渐的消失在远?#20581;!?#22823;嗓门”忽然想起,老王家的儿子和儿媳妇闹矛盾,明天?#27807;?#21435;看看……

精 彩 回 顾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21592;?#25991;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20449;擔?#35831;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2tHGA0bw75nic2h34mWsYpbNsajbAcamcpp4DiaAjyN5LPdpg2lMes4Mv4n5kHZZHJ3FTBUw3m1icHicHmCxaAIYSw/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
分享
评论
首页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