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鑒與融合:中西古典家具的交匯點

| 明清家具研習社 |

  研習君語 

文化和藝術如同流動的空氣,隨著時間的推移,不同國家的文化和藝術相互交融,彼此滲透,歐洲與中國便是如此。

第四章 | 相互借鑒、互通有無

Comparison of Chinese and Western Furnitur

本周的前三篇推文分別為大家介紹了中西古典家具在文化、材質、造型及裝飾方面的差異,兩種在不同文化作用下的家具類型沿著各自的軌道演變遞進。

那么,中西古典家具有沒有一個交匯點,二者在歷史上發生過什么樣的碰撞,又擦出過什么樣的火花?

今天,我們說中西家具的相互借鑒與融合。

西方古典家具的中國風格

中西方文化的交流與碰撞,始于"絲綢之路"的開辟,大大推動了中原與西域的物質文化交流。

16世紀大航海時代的開啟,中西方文化的交流沖破了陸地的隔閡,大量的商品被運往歐洲,被稱為"對華貿易的黃金時代"。

Chinoiserie風格,歐洲人對中國的詩意想象(Chinoiserie,法文單次,意為“中國的”,但它從來不是真實的“中國”,而是一個夢境,是一個被歐洲塑造出來的想象,它里面充滿了神秘、浪漫與奇遇。)

17世紀時期,大量的外銷櫥柜、屏風、壁紙、金屬器、牙角雕刻、外銷畫傳入歐洲,這些產品以別致的造型設計、未曾見識的工藝、異國的情調的裝飾一下子打動了歐洲上流社會。

18世紀時期,特別是法國人,對中國家具的喜愛幾乎到了極致。無論是桌、椅、凳,還是床、櫥、柜,其造型與裝飾圖樣,都受到了中國傳統裝飾文化的強烈影響。

家具上裝飾中國人物、山水、花鳥等繪畫圖案,配上中國陶瓷紋樣,成為了當時法國人追求的時尚。

櫥柜的面板大量采用漆繪工藝,或在紅漆底上描繪著中國風土人情畫面,或在黑漆底上用金線描繪中國情調場景。最常使用的人物一般是滿清官員或婦女,他們衣著華麗、表情冷漠,帶著一種遙遠而神秘的氣息。

最典型的風景畫面一般為遠處是起伏的山巒、寶塔聳立,近處有檐角上翹的亭閣、樹叢等,加上水面與拱橋,有人在岸上活動,有的蕩舟水面,當然天上有鳥在飛,一派寧靜的異國風光。

中國古典風味的紅、黑、黃三色搭配,與歐洲家具的優雅曲線造型融為一體,格外華麗,深受法國人的喜愛。

喬治二世包金紫檀木高腳柜

中國風格對英國的影響絲毫不遜于法國,將中國元素直接運用到家具的結構上,更深層次地對中國元素的運用,如三彎腿、窗欞格、寶塔等。

其中最有名的一位設計師叫齊彭代爾。

托馬斯?齊彭代爾雕像

齊彭代爾(1718~1779 年)是英國的家具設計大師,同時是英國家具界最有成就的家具設計師,也是第一個以設計師的名字命名家具風格的家具師。齊彭代爾在家具史上就是洛可可家具的同義詞,他是洛可可風格的締造者。

同時,他是將中國的塔、蘇州園林技術等東方元素與西方家具制作技藝相融合的第一人。他充分將中國元素融入家具設計,如床和櫥柜加上寶塔頂,椅背用中國的回紋裝飾等等,制作了一系列造型奇特但結構簡練的產品。

現藏于倫敦美術館的《中國床》是齊彭代爾的一件代表作品。整個床的設計吸取了中國式的四柱形式,床頭的屏風也運用了中國古典的窗格風格,但高高的尖形頂蓋則是英國所獨有的,它是以紅黃相間的裝飾為主要色調,局部施金,頂蓋的四角翹起,應用了洛可可式典型的植物形態的裝飾紋樣,獲得了奇特的裝飾效果。這件作品充分體現了中西結合的奇妙性和和諧性。

齊彭代爾設計的中國座椅

中國家具傳到歐洲之后之所以能影響深遠,與齊彭代爾等人進一步推廣分不開。

上述的中國風格家具更多的是一種仿造,或是借用某一些裝飾元素,沒有太多的設計思想。

19世紀對中國來說是一個從強到弱的悲劇年代,一個偉大的帝國竟然在列強的侵略下走向崩潰。

帝國主義國家對中國也不再感覺到神秘,特別是1860年第二次鴉片戰爭,英法聯軍攻占北京,被稱為"東方凡爾賽"的圓明園遭到劫掠,中國文物蒙受巨大損失。

一批又一批的中國藝術品精華令西方人震驚不已,他們驚喜地發現,外銷漆木家具不是中國家具的全部,開始對中國藝術的審美和興趣有了極大的轉變。

明式硬木家具的發現更是震驚了歐洲人,徹底顛覆了他們以前對中國家具的印象。

這時期設計出的中國風格家具不再是簡簡單單的借用中國的裝飾元素,而是開始有自己的思想,更深層次地對家具的理解,設計出更具有中國情調的異國家具。

從20世紀20年代起,一批歐洲人居住在北京,與中國上層人物與收藏夾接觸,深入了解中國的硬木家具藝術。

1940年,德國學者古斯塔夫·艾克出版了第一本關于硬木家具的著作《中國花梨家具圖考》,對明式家具簡潔的幾何形式與精湛的工藝推崇備致,此后西方對明式家具的了解逐漸深入。

《中國花梨家具圖考》1944年珂羅版印制收錄122件家具實物圖片及部分測繪圖紙

隨著現代主義設計的發展,家具的形式變得更為簡潔,作為第一個家具設計的學院,包豪斯也是以簡潔的造型、合理的結構和良好的功能作為他們設計的理念,與明式家具的設計思想不謀而合。

包豪斯學院

丹麥設計師瓦格納設計的"中國椅",完全吸收中國圈椅的造型,加以簡化,融合本地特色的木材和藤材,即成為了新穎的現代設計。

漢斯·威格納坐在自己設計的中國椅上

 漢斯·威格納1949年設計的“古典椅”,曾被評論家稱為設計史上最漂亮的椅子,將中國明式圈椅簡化到只剩最基本的構件,每—構件又被推到“多一分嫌重,少一分嫌輕”的完善地步。

時至今日,中國風格的家具仍然受到人們的喜愛,中西融合的家具也更能成為國際化的產品。

中國古典家具的西洋風味

隨著東西方經濟、文化和思想的交流和相互滲透,中國家具藝術在給西方家具和民族藝術注入了新鮮的血液的同時,也深受西方國家和民族藝術的影響。

中國家具受到西洋古典家具的影響,歷來被研究者定位在鴉片戰爭1840年以后,以晚清家具與民國海派家具為代表。

海派家具

而事實上,西洋之風在中國家具上的影響從清代中期已漸漸興起,以廣作家具與部分京作家具最具代表。

明清時期,廣州做為對外貿易和文化交流的一個重要窗口。中西文化因而得以在新的歷史背景下,更大規模、更迅速地碰撞、吸收和融合。

清初,隨著對外貿易的進一步發展,摹仿西洋形式的廣州十三街洋行等商業機構先后建立,西式建筑的興建,要求配置與其藝術風格相協調的室內裝修和家具。這些變化對廣州傳統的家具制造業產生了影響。

18至19世紀 廣作仿西式座椅

從17世紀中葉開始,清朝經濟恢復進入繁榮發展階段,統治階級對物質生活的追求表現出極大的欲望,追求一種絢麗、繁縟、豪華之氣,這種思想集中反映在室內陳設上,華麗的清式家具產生了。

清代各階層追求精致、新奇家具風氣盛行,為清代家具接受西洋影響鋪設了溫床。而此時,西方正值文藝復興后的法路易十四、十五時期,巴洛克和洛可可風格的藝術大行其道,影響遍及歐美。

西方藝術的審美特征與清代盛世審美取向的不謀而合,是影響廣式家具原因之一,受到這種風氣的影響,清式家具在造型、結構和裝飾上都更多地模仿于西方式樣,至清末演變成為潮流。

清乾隆 紫檀西番蓮紋裹足方凳

在西方文化影響下,清代廣式家具出現了很多有別于中國傳統家具的地方,主要表現在以下方面——

1. 家具品種的創新

受西方生活方式及西洋家具的影響,清代出現了專門的衣柜,酒柜、多寶柜、層架式臺柜等。這些新品家具在形式上將單一的柜、臺、架結合起來,使單個家具成為多種使用功能的集合體。

獨挺桌受西洋單柱桌的影響,改變了傳統桌子形制,桌子的桌腿變為單腿,桌腿下端分為三足。獨挺桌的桌面有圓形和方形兩種,大多都可以轉動。

19世紀 酸枝鑲螺鈿花卉紅筋石面獨柱三足圓桌

梳妝臺是受西洋家具影響出現的新品類。由于從國外引入玻璃鏡子,故梳妝臺成為清朝女士的們的新寵。

轉椅的座面下安裝了帶滾軸的單拄腿,因而可以旋轉,座椅的座面、靠背、把手等的造型和裝飾都是中西的結臺體。

2. 對家具造型的影響

西洋家具各部位的尺度科學、實用,清廣式家具受其影響,尺度變化明顯。以椅子為例,借鑒西式的造型,連腳帳的結構簡化,座面距地面的高度有所下降,座面寬度變小,椅背升高。

在西洋家具的影響下,家具的腿足變化相當明顯,傳統直線型的腿足漸少,崇尚曲線的西洋腿足式樣為傳統家具所借鑒,于是大量家具使用旋木腿式、獅爪腳、渦卷腿等西洋腿足。

中國傳統家具的趕帳在西洋家具的影響下,連腳帳的結構功能有所弱化,出現了工字帳、繩紋帳等裝飾性更強的變體形式。

 

3. 對家具裝飾的影響

西蕃蓮 為西洋傳入的一種花卉紋飾,原產西歐。因其葡地蔓生,常被圖案化后作纏枝花紋。

清乾隆  紫檀西番蓮扶手椅

這種花紋線條流暢,變化無窮,各部分銜接巧妙,很難分出它們的頭尾,所以可以根據不同器形而隨意延伸。

西番蓮飾多用于家具的牙子、板面等的裝飾,西番蓮與蘇式家具傳統的纏枝蓮紋樣完全不同,成為區別廣式家具和蘇式家具的一個重要特征。

清 紫檀西番蓮紋扶手椅

西洋風景與人物 清朝乾隆時期的器具,除了傳統的裝飾圖案外,常有西式房舍、西洋人物、動物等濃郁西洋風味的裝飾。

這種以西洋風景人物為裝飾的家具雖不及瓷器那么多,但還是很具特色。現藏于故宮博物院的紫檀牙雕廣州十三行圖插屏,該插屏的主題雕刻的就是廣州十三洋行。

清 紫檀牙雕廣州“十三行”圖插屏高141厘米,寬47.5厘米,長87厘米

雕刻 清代家具喜歡大面積使用雕、鏤、刻。由于受西方建筑雕刻和西歐裝飾風格的影響,雕刻上表現物象的立體感和前后的空間感都較強。

尤其廣式家具裝飾的雕刻的面積寬廣而縱深,磨工精細,把浮雕、高雕、圓雕、立體雕等各種雕刻手法運用得淋漓盡致。每一件高檔的廣式家具,就是一件精美的雕刻作品。

19世紀 酸枝雕卷草紋博古柜

清代廣式家具是中國家具大系中的一個分支,有著強烈的華夏民族文化精神。而在廣東海洋經濟大背景下,它又吸收融和了以西洋文化為主的諸多影響,顯示出獨有的面貌,表現出兼容共并、交相促進的特性。

這樣一類中西合璧的家具,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下,成為了一種新的文化標志,給民族傳統生活方式增添了許多新的成分。

它的發展反應了中國傳統家具風格對西方文化逐步借鑒與吸收的過程,對于我們今天在藝術設計領域中倡導的“古為今用,洋為中用”,具有一定的借鑒意義。

-  END  -


 讓最好的家具傳承有序明清家具研習社


| 轉載 | 合作 | 咨詢 |

長按識別二維碼,添加研習君微信

微信號:zd18936899675

研習社商城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stBic21f9er4WWzZetA7qtQ8ppxibrbJibe51mwH2icjWvZ4ZDwXFQUHTRUBd07mkMsTTrEy1g7r4u7VJVbCq386dw/0.jpeg
分享
評論
首頁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
天天捕鱼官方下载大全 上海11选5高手 15选5基本走势图 17好友麻将作弊免费下载 股票微信群 遇乐棋牌大厅? 家家江西麻将 3d今日开奖号码 快乐扑克三最大遗漏值 930好彩十码三期必中特√ 黑桃棋牌vip 快乐飞艇是不是违法犯罪 北京快3 刷pc蛋蛋金币 腾讯欢乐捕鱼能赚钱吗 北京麻将辅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