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九王爷

“好了好了,起来吧。”何靖安让海棠跟玉兰二人起来,又将牡丹叫出来,便开始脱衣服。

柳莺一愣,猛地转过身去,引得小桃捂着嘴双肩直颤。

“站直。”

“膝不要弯曲。”

“挺起来,最引以为傲的东西,怎么能含着呢。”

……,没有柳莺想象中的污言秽语,于是她便悄?#29281;?#22238;头,是看到何靖安只剩了亵衣,靠着柱子被玉兰牡丹海棠三人教习的模样。

这,这是在做什么。柳莺十分好奇,却是不敢?#21097;?#22905;看着小桃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情,想必是已经习以为常了。

小桃将桌子上的茶酒瓜果收拾了,转头一看柳莺那副模样,不由得一笑,恰是无事可做,未免柳莺不识而乱说,便也跟她解释,“郡主不?#19981;?#29579;爷找的老嬷嬷教习,又因着几位花主儿素来是才名远播的,机缘巧合之下便也找来了。牡丹擅琴,玉兰擅舞,海棠则是仪态。前些时日郡主在宫宴大展风采,王爷还以为是老嬷嬷的功劳,实际上,是几位花主儿。”

柳莺“啊”了一声,恍然,“原,原来是这样。”她一直以为何靖安来这天香楼是找乐子的,即便于几枝说了一箩筐的好话,她还是不信,没?#19978;搿?#22905;一个郡主,金枝玉叶,千人呼万人拥都这么努力了,我不应该一直这样子。柳莺这般想着,便是转过了身,光明正大的看着牡丹几人教何靖安,也是想学学,戏子虽与他们不同,?#34892;?#19996;西却也是一样的。

柳莺看的正是入神,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乒乓声起,吓得柳莺心一跳,突的便慌了。她朝门看去,一个穿着玄色滚金边上饰以云鹤纹直裾的男子硬生生撞入了柳莺的眼中,是前几日跟于几枝在一起的那个人。

“王,王爷。”小桃猛的一跪,带着颤音,连带着何靖安也吓了一跳,“哥,哥哥。”

九王爷何彦之冷着?#25104;?#20102;这群芳谱一眼,声音似乎也带着冬日的飞雪,直说的众人一个激灵,“靖安,娘找你,待会到我书房来。?#34987;?#35828;完便走了,转身时还瞥了柳莺一眼,眸里似藏着寒冰,柳?#22909;?#26469;由的害怕了,是看了看小桃,又看了看何靖安,不争气的落了两滴泪,“郡主,我,我害怕。”

何靖安显然也是怕的,这是她第一次被抓包,以后这里想必也是不安全了,柳莺怕,她更怕,但对于被无辜牵扯进来的柳?#28023;?#22905;还是带了几分耐?#27169;?#25105;哥哥不知道你是谁,你不用害怕。”言语间?#34892;?#26080;力,毕竟她哥哥是当朝九王爷,若是要查一个人,也不?#36873;?/p>

何靖安摆手让小桃给了牡丹几人银子,便是将衣服穿上,末了想走,又看了看仍然坐着的柳?#28023;安?#28982;,你跟我到王府吧,是我拉着你出去的,我说清楚了,我哥哥想来也不会怪罪你。”

“可,可以吗?”

何靖安不想过多解释,便让小桃拉着柳莺走了,一路忐忑得到了九王府,何靖安是先去见了老王妃,留下柳莺一个人在垂花门前等着,?#20146;?#20063;不是,不走也不是。

“柳莺。”是何彦之的声音,柳莺?#34987;?#24908;回头,何彦之站在藤花长廊下,还是方才那身衣裳,却是换了个束发的冠,刚刚好像是个玉冠,柳莺?#34892;?#24653;惚,直到何彦之说下一句,方才将她的思绪拉回,“本王知晓你与此事无关,你可以先走了。徐闻,带她出去。”

月辉落在何彦之的身上,柳莺跟在徐闻的身后,是频频回头,他与她之前见过的两次好像都不一样,明明看起来那么凶恶的一个人,说话处事也是如冰霜一般,但是这次,柳?#22909;?#20102;抿唇,她好像,生了点其他的心思。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20449;擔?#35831;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FF9veVHYicNLkQFUvm2thj1KYWqqRadr9Jq3NJQLAJBJmCkwMOnZFGPBJcHJFW7sZofw9zW8oftJa67IF0iaxf3g/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