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九王爺

“好了好了,起來吧。”何靖安讓海棠跟玉蘭二人起來,又將牡丹叫出來,便開始脫衣服。

柳鶯一愣,猛地轉過身去,引得小桃捂著嘴雙肩直顫。

“站直。”

“膝不要彎曲。”

“挺起來,最引以為傲的東西,怎么能含著呢。”

……,沒有柳鶯想象中的污言穢語,于是她便悄悄的回頭,是看到何靖安只剩了褻衣,靠著柱子被玉蘭牡丹海棠三人教習的模樣。

這,這是在做什么。柳鶯十分好奇,卻是不敢問,她看著小桃自顧自的做著自己的事情,想必是已經習以為常了。

小桃將桌子上的茶酒瓜果收拾了,轉頭一看柳鶯那副模樣,不由得一笑,恰是無事可做,未免柳鶯不識而亂說,便也跟她解釋,“郡主不喜歡王爺找的老嬤嬤教習,又因著幾位花主兒素來是才名遠播的,機緣巧合之下便也找來了。牡丹擅琴,玉蘭擅舞,海棠則是儀態。前些時日郡主在宮宴大展風采,王爺還以為是老嬤嬤的功勞,實際上,是幾位花主兒。”

柳鶯“啊”了一聲,恍然,“原,原來是這樣。”她一直以為何靖安來這天香樓是找樂子的,即便于幾枝說了一籮筐的好話,她還是不信,沒成想……她一個郡主,金枝玉葉,千人呼萬人擁都這么努力了,我不應該一直這樣子。柳鶯這般想著,便是轉過了身,光明正大的看著牡丹幾人教何靖安,也是想學學,戲子雖與他們不同,有些東西卻也是一樣的。

柳鶯看的正是入神,突然傳來一聲巨響,乒乓聲起,嚇得柳鶯心一跳,突的便慌了。她朝門看去,一個穿著玄色滾金邊上飾以云鶴紋直裾的男子硬生生撞入了柳鶯的眼中,是前幾日跟于幾枝在一起的那個人。

“王,王爺。”小桃猛的一跪,帶著顫音,連帶著何靖安也嚇了一跳,“哥,哥哥。”

九王爺何彥之冷著臉掃了這群芳譜一眼,聲音似乎也帶著冬日的飛雪,直說的眾人一個激靈,“靖安,娘找你,待會到我書房來。”話說完便走了,轉身時還瞥了柳鶯一眼,眸里似藏著寒冰,柳鶯沒來由的害怕了,是看了看小桃,又看了看何靖安,不爭氣的落了兩滴淚,“郡主,我,我害怕。”

何靖安顯然也是怕的,這是她第一次被抓包,以后這里想必也是不安全了,柳鶯怕,她更怕,但對于被無辜牽扯進來的柳鶯,她還是帶了幾分耐心,“我哥哥不知道你是誰,你不用害怕。”言語間有些無力,畢竟她哥哥是當朝九王爺,若是要查一個人,也不難。

何靖安擺手讓小桃給了牡丹幾人銀子,便是將衣服穿上,末了想走,又看了看仍然坐著的柳鶯,“不然,你跟我到王府吧,是我拉著你出去的,我說清楚了,我哥哥想來也不會怪罪你。”

“可,可以嗎?”

何靖安不想過多解釋,便讓小桃拉著柳鶯走了,一路忐忑得到了九王府,何靖安是先去見了老王妃,留下柳鶯一個人在垂花門前等著,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柳鶯。”是何彥之的聲音,柳鶯急慌慌回頭,何彥之站在藤花長廊下,還是方才那身衣裳,卻是換了個束發的冠,剛剛好像是個玉冠,柳鶯有些恍惚,直到何彥之說下一句,方才將她的思緒拉回,“本王知曉你與此事無關,你可以先走了。徐聞,帶她出去。”

月輝落在何彥之的身上,柳鶯跟在徐聞的身后,是頻頻回頭,他與她之前見過的兩次好像都不一樣,明明看起來那么兇惡的一個人,說話處事也是如冰霜一般,但是這次,柳鶯抿了抿唇,她好像,生了點其他的心思。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FF9veVHYicNLkQFUvm2thj1KYWqqRadr9Jq3NJQLAJBJmCkwMOnZFGPBJcHJFW7sZofw9zW8oftJa67IF0iaxf3g/0.jpeg
分享
評論
首頁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
天津11选5基本走势图 最强六肖公式平特计算网 黑龙江快乐10分钟开奖查询 大蠃家足球即时比分 快乐扑克3走势图表 北京赛车pk10该单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信息 3d试机号后专家* 吉林微乐麻将手机版下载 打鱼金蟾捕鱼 707co开元棋牌 26选5昨天开奖结果 安徽宣城乐乐麻将血战到底 巨款大冲击 北京赛车技巧 网赚论坛地址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