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內鏡檢查說給你聽……

醫術越高超,越需要人性化地與患者接觸。

來源|圖書《良醫有道:成為好醫生的100個指路牌》

作者|西野德之(日)

“Oriented endoscopy(無痛內窺鏡檢查)。”

這不是學術上認可的正式名稱,是我自己命名的。

沒有痛苦的內窺鏡檢查方法是,在檢查前兩三分鐘內對患者進行說明(Orientation),在檢查過程中要對患者進行引導(Navigation),讓其放松。

對患者的說明如下:

吞內窺鏡是有訣竅的,如果掌握好了,絕對不會有痛苦。掌握起來并不難,我會把我自己接受胃鏡檢查時“如何吞咽最舒服”的訣竅,原原本本地傳授給您。

秘訣是放松和心無旁騖。就像道元禪師坐禪時說的 “只管打坐(什么都不去想放空內心,只是一門心思以坐禪來頓悟)”的心境一樣。這個有點難吧?

但是,如果能保持放松狀態并做到以下這些的話,即使不用安眠藥也絕對感受不到痛苦。不要有“不愿意”啦“是被迫做的胃鏡”之類的想法,要認識到這是“為了自己的健康”而自愿接受的檢查。

一、姿勢保持俯臥;

二、眼睛睜開,視線略朝下方,看大約1米遠的地方;

三、讓唾液流下來,因為內窺鏡在喉嚨的部位,如果吞咽的話會導致唾液進入胸腔(氣管)而嗆著,并且吞咽動作本身也會讓喉部疼痛;

四、最重要的是呼吸方法,要以腹式呼吸慢慢地吸氣呼氣,盡可能停頓5秒鐘再吐氣;

五、不要去想內窺鏡在喉嚨口。

反正都是要做檢查,當然是舒服一點兒的好。那就請您做到以上這些,還有就是要請您相信我。

如果能做到這些的話,一個嗝兒都不打檢查就結束了,也不會流眼淚。檢查過程中我會跟您講話,但您不需要回答,只要聽著就行了。也不用點頭,因為如果點頭頷首的話,內窺鏡會弄疼喉嚨。

我在內窺鏡檢查中所使用的不是經口的,而是經鼻的細經內窺鏡。事實上,內窺鏡檢查本身并不痛苦,痛苦主要是由于接受檢查的患者過于緊張而導致的,至少我是這么認為的。

你們的同屆生如果有對內窺鏡感興趣的,請一定將我的內窺鏡檢查視頻介紹給他們,絕對有參考價值。

“是老師平時做內窺鏡檢查的視頻吧?”

差不多吧。給患者看也有參考價值,我真的希望所有的內窺鏡醫生都能夠努力這樣去做。因為有些醫生說了句“那么開始吧”就立馬開始插入胃鏡了。患者與其說是痛苦,不如說是被嚇到了。必須要給患者一點兒思想準備的時間。

第一次接受我胃鏡檢查的患者,約有98%的人說“不痛苦”。令我震驚的是,大部分的患者以前在做胃鏡檢查時都沒有接受過檢查前的說明。

內窺鏡檢查不是光插入鏡頭,進行觀察就算完事了吧?從患者在消化內科就診,預約檢查開始,內窺鏡檢查就已經開始了。有些患者在檢查的前一天會緊張得睡不著。因此,醫生有必要考慮到患者的心理是否做好了準備。這種檢查前的說明本就是非常理所應當的事情,至今仍有很多醫療機構未能徹底實施,這才是令人匪夷所思的。

“在大學里,我沒有見過像西野老師您這樣進行說明的老師,您為什么要這么做呢?”

為了提高患者的接受程度,為了不給其造成心理陰影,這些都是必須要做的。以前認為胃鏡很痛苦的人,我覺得他們有心理障礙。而這個無痛內窺鏡檢查起到了一個解除心理障礙的作用。

其實,這是受到了某件事的啟發(Inspire),得益于我學生時代在東京迪士尼樂園的一段經歷。你們有在一個名叫太空飛車的漆黑的空間里,坐過云霄飛車嗎?

“當然坐過了!”

我很膽小,不想乘坐,但是有一次遇到了不得不坐的狀況。有人說反正要坐不如坐最前排,但座位順序是由機器定好的,不能隨心所欲地坐。然而,當我排隊坐上前一排以后,我發現前面沒有人了。

也就是說,我還是坐在最前面了……

好可怕,不過也沒有退路了。被工作人員催促著向第一排走去,突然從后面跑上來兩個男孩兒,不管工作人員的制止,坐到了第一排的位子上。大概小學三四年級的樣子,估計是有年卡的常客。我坐在他倆后面的第二排,牢牢地抓住橫桿,腳頂住前面,調整好了坐姿。

車子開動的時候,前排的男孩開始了實況講解。

“上坡到頂后右拐,然后左拐。上坡,這次直接下坡。接著,還是右拐、上坡,立刻左拐……”

剛開始不知道他們在說什么,后來才知道他們在解說腦袋里形成的立體路線。令我驚訝的是,聽到他們的解說以后,我變得一點兒都不害怕了。

預料到將會發生的情況,就能做好相應的心理準備。將要右拐的時候把左腿伸直,就能保持身體的平衡。上坡下坡的時候,也因為有了心理準備不會覺得突然。做好心理準備以后,我變得沒那么害怕了。

再說一個給我帶來啟示的事情,那是某個雜志上的一篇報道。

攝影師筱山紀信負責為某女演員拍攝泳裝照,原定只拍攝比基尼照片的,但是受到他的影響,最后拍成了半裸照。

攝影師的專業技術不只是按下快門而已,而是要調動模特的情緒,或者說讓其放松,以引導出自然的表情和美。也就是說,正因為是筱山紀信,才能拍攝半裸照片,這就是專業技術。是誰也模仿不來的,只有這個人才能做到的技術。

在內窺鏡醫生中,有多少人有專業意識?沒有醫生把內窺鏡檢查看成例行工作(Routine work)嗎?

“不知道啊。”

我認為內窺鏡技術的本質,就是帶著專業意識去做檢查。告訴患者檢查的意義和訣竅,讓患者“自愿地”接受檢查。內窺鏡檢查需要的不僅僅是插入和觀察的技術,帶著醫治患者內心的想法,為他們提供不痛苦的檢查,讓其安心地接受檢查,這一點很重要。

這里,需要有無痛檢查的意識。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有一次,我在醫學會議上,介紹了這個無痛內窺鏡檢查,有一位醫生的提問把我驚呆了。這是一位經驗豐富的醫生,是某核心醫院的內窺鏡部長,在學會中很有名氣。

他問我:“你對所有的患者都做這樣的說明嗎?每次都花這么多時間在這個事情上,不是很麻煩嗎?檢查過程中還要繼續跟患者講話,就沒法集中注意力檢查了吧?若是因此而疏漏了癌癥癥狀該怎么辦呢?”

我被驚呆了,都不想回答他了。正是因為有這樣的醫生存在,病人才會害怕胃鏡吧。連這些都做不到,怎么能稱為專業的內窺鏡醫生呢?

在這樣的醫療設施中實習的醫生,也會模仿這樣的指導醫生的做法吧?我認為內窺鏡醫生還是要對患者多一些體諒,要與之產生“共鳴(Empathy:站在對方的立場上,去更加深入地理解對方的想法)”。

這個方法不僅適用于胃鏡檢查,也適用于腸鏡檢查。在門診中建議患者去做一下腸鏡檢查,很多患者會說“聽說這個檢查很痛苦”“我死也不愿意做那種檢查”。但實際上你們也看到了,接受腸鏡檢查的患者沒人說痛苦吧?在患者周圍有一些不負責任的煽動者,他們散播消極言論(Negative campaign:毀謗、中傷),令世上到處充斥著這種不負責任的謠言。

比如,假設有一位罹患大腸癌的人,由于還沒有確診所以不能稱為患者。這個人聽說了這些謠言,不愿接受檢查,兩年后轉移到了肝臟,并失去了生命。那個散播謠言的罪魁禍首,會對這位患者負責嗎?

怎么可能!因此,聽到謠傳的人也要仔細想一想。謠言滿天飛,正確的言論卻無人問津。那么,該怎么做呢?你們有什么辦法嗎?

“有辦法可行嗎?”

有。

世上散布這種消極言論的人,一般從根本上就認為檢查是件“痛苦”的事,然后根據對象來向周圍散布謠言。因此,我們首先要做的是提供給患者不痛苦的檢查,讓那些人沒有立足之地。然后,讓那些感受到檢查不痛苦的患者,幫忙傳播“積極言論(Positive campaign)”。

然而,認為檢查不痛苦的患者一般不會去向周圍的人宣揚。最終,只有“腸鏡檢查很痛苦”這樣的謠言傳播開來。

要想辦法讓不覺得痛苦的人去傳播信息。事實上,在我們檢查的患者中,也有因手術黏連而感到檢查痛苦的人。但這種情況100個中僅有一兩例而已。試想一下,如果接受檢查的所有患者能向與之人數相當的100個人講述檢查時的感受,那么“腸鏡檢查很痛苦”這個傳言將會在100~200人中間傳播,而“腸鏡檢查不痛苦”會在9800~9900人之間傳播。這樣一來,你們覺得結果如何?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向98%的人傳遞了‘腸鏡檢查不痛苦’這個信息是嗎?”

是啊。信息會按照自然的比率傳播開去,這絕不是炒作。

以好的傳言驅逐壞的傳言!這是“格雷沙姆定律”的逆向思維。

“您說的不會是‘劣幣驅逐良幣’法則吧?”

就是這個。

“是您一貫的強行引用作風啊。”

我們只能診治上醫院來看病的患者。癌癥患者如果早發現、早治療,還是很有可能治好的吧?因此,我們要去除患者的“腸鏡檢查很痛苦”這種先入為主的觀念,減輕他們上醫院就診的心理負擔,讓其輕松就診(Easy access)。去除障礙,我認為這也是醫療行為。

“是消滅癌癥戰略嘛!”

That’s right!(正是這樣!)

關注消化界,海量專業知識等你!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uswqb.club/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評論
首頁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
世界杯比分打平怎么办 陕西11选5分析 cs电竞比分 微乐棋牌下载安装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 天津十一选五 新疆新 采11选5走势图 75秒速赛车全天计划 正规信誉好的棋牌平台 甘肃11选5基本走势图 配资骗局 甘肃11选5平台 可以赚钱的手机网游 一起玩温州麻将 7mnba篮球比分直播 一心想赢二连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