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人會議對出品人作出除名或剝奪權益等不利決定無效

【原創】文/汐溟

影片出品人之間出現意見分歧在所難免,無法調和時甚至會引發沖突。于是,電影人對這樣的情形并不陌生:某位出品人與大多數出品人步調不一致,其他出品人聯合起來以會議決定的形式要求該出品人必須在限定時間內作出某種行為或決定,如同意發行代理費、對主演的替換、增加投資等等,若逾期未履行,則免去其所在公司出品方身份或者剝奪其出品方署名,甚至要求其自愿接受放棄投資權益等。因此,本文討論的問題是,影片出品人召開會議,一致或大部分支持通過某項對一位出品方的不利決定,此種性質的決定對受決定的出品方是否有法律效力?

本文認為,無論是影片只有兩家出品方時一方對另一方的不利通知,還是存在多家出品方時以聯合簽名或會議通過的形式對某一方作出的不利通知或決定,只要其通知或決定沒有合同依據,均對受決定者無拘束力。

首先,在多家出品方聯合出品的場合,出品方之間既非合伙關系,也不是合營關系,更不是公司意義上的股東。我國《民法通則》第五十三條規定,“企業之間或者企業、事業單位之間聯營,按照合同的約定各自獨立經營的,它的權利和義務由合同約定,各自承擔民事責任”。聯營的特點通常是各方應有長期合作經營的意愿,而影片投資及拍攝期限較短,發行并結算分賬款后合作關系便告終結。因此,目前主流的司法觀點將對影片的聯合出品關系定義為單純的合同關系。該類合同多為無名合同的性質,但不是合伙或合營。因此,類似合伙關系中合伙人協商決定某項事項或以某種表決方式表決通過某項決定在該類合同中并不適用。而類似公司法意義上的股東會或董事會等治理思維在無明確合同約定時也不適用。

其次,如果出品人會議的決定有合同依據,則其所作決定對受決定方有效。當然,這要滿足如下的條件:首先,參與并作出決定的出品方及受決定方應具有合同關系,且應是同一的合同關系。易言之,他們應為同一影片的聯合出品合同中的簽約主體,同為該合同的當事人。其次,所簽合同對出品人會議的程序、決定事項及決定效力均應有明確約定。如合同約定出品人的參與人數,表決的具體方式,對哪些事項可作出不利的懲罰性決定,該決定的效力如何等。例如,聯合出品合同中約定,對于影片相關的重要事項應由所有出品人召開會議共同決定。出品人以其投資份額行使表決權。若任一出品方未通知其他出品方而對外溢價轉讓投資份額從而對項目產生不良影響的,出品人會議有權決定剝奪其出品方署名權。該項決定有一半表決權通過即可。若任一出品方有三次以上的違約行為,出品人會議有權決定剝奪其投資權益。但應經80%以上表決權通過方可。接受決定的出品方自愿接受出品人會議作出的對其不利的決定。而在合同履行過程中,如果一方當事人有連續四次的違約行為,而出品人會議以85%通過對其剝奪投資權益的決定,該項決定便對受決定者有效。該項決定的效力依據既來源于所有合同締約方的合意,也來源于受不利決定一方當事人的事先允諾。

最后,若出品人會議決定無合同依據則無法律效力。此處的無合同依據應包含如下的含義:首先,參與決定的出品方與受決定的出品方之間并無合同關系,通常是其中的一位或幾位無直接的合同關系。出品人或出品方并非嚴謹的法律概念,而是意義寬泛的商業習慣用語。實務中,對影片投資的主體均被稱為出品方。而除了原始的幾個出品方之外,其余投資方可能是后期進入者,彼此之間并無直接的合同關系。而為了影片項目的順利推進,也為了避免今后產生糾紛,項目的主控方會將所有投資方聯合起來組成出品人會議,對重要事宜既作通報,也對關鍵事項作聯合決定。但此類決定的效力并非來自于法律,而是受決定者的自愿、自覺。實踐中,之所以對某位出品方作懲罰性決定,往往是因為該出品方有違約或者不當行為給項目造成損害,而受決定者出于對自己不當行為的愧疚也可能會接受對自己不利的決定。故此,若無合同關系,出品人會議決定更多是道德的譴責,并無法律效力,而其若被執行,系基于受決定者之自愿,該種羈束屬于當事人的消極自由。

其次,合同雖對所作決定有相關約定,但決定的作出違反約定,同樣沒有效力。如前文所述,若一方違反對投資份額的轉讓約定,出品人會議有權作出剝奪其出品方署名的決定。但該決定有表決權的限制,若未達約定的表決權數量,該決定同樣無效。

最后,合同中對出品人會議及決定無任何約定,則出品人會議所作決定當然無效。在《在異議期內沉默回應,不視為出品方同意宣發方增加宣發費的要約》一文中,筆者分析了在合同生效后,一方當事人單方要求變更合同,另一方當事人沉默的,未形成變更合意,合同不發生變更效力。事實上,該文的觀點對本文同樣適用。在無合同約定的情形下,出品人會議決定若與先前合同約定不一致,此種決定實為變更合同的要約,非經受決定者明確同意對其不生效力。若出品人會議決定內容在先前合同中未涉及過,合同對此無任何約定,則該決定實為欲簽訂補充協議的新要約,非經受決定方承諾也不生效力。若出品人會議決定等同于剝奪了受決定者合同的所有權利,則該決定實為向受決定者發出終止或解除合同的要約,其是否生效同樣取決于受決定者的意思。

總之,在無合同約定的情形下,出品人會議所作決定的性質為一項要約,內容為意欲達成一項新的協議,該新協議或是變更原合同,或是終止或解除原合同,但無改其要約的法律本質。若受決定者未作承諾,則該決定對其不生效力。若會議決定中限定回復或受決定者作出某種行為的期限,并明確逾期未作出的不利后果,請參見筆者《沉默可以作為意思表示的三種特殊情形》一文。

(版權所屬  汐溟版權律師)

汐溟版權律師,

傳播電影版權知識,分享電影版權經驗。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uswqb.club/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評論
首頁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
广东麻将中马口决详细 幸运飞艇计划全天免费版 188比分直播旧版篮球 意甲和尤文关系球队 91国际棋牌下载 广西11选5走势图 中国对参加世界杯比分 河北11选五乐选五中奖规则 分分彩开奖结果查询 心悦麻将手机版的下载 甘肃新11选5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爱彩乐 电竞比分网手机 英超宝贝 上海申城棋牌客服电话 哈尔滨哪里买自动麻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