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高黎貢山

高黎貢在成千上萬年中,一直規定和影響著人們的生活,成為各民族歷史、文化的根基。那種影響深刻而不易覺察,卻無形又無聲地改變著人們的思維,調適著人們的情感。山既是他們生活的場景,也是他們靈魂的居所

高黎貢在成千上萬年中,一直規定和影響著人們的生活,成為各民族歷史、文化的根基。那種影響深刻而不易覺察,卻無形又無聲地改變著人們的思維,調適著人們的情感。山既是他們生活的場景,也是他們靈魂的居所。

翻開地圖一看,高黎貢山在云南西部, 云南在中國的西部,高黎貢山當然就在中國西部的西部了。看多了西部片,西部總讓人有一種荒涼的遼闊、親近的陌生,以為一眼就能把它看穿,其實大謬。山再大水再長,肉眼能看到的總是局部。“想要清楚看見地上的人,就應該和地面保持必要的距離”,卡爾維諾說的是人,其實山水也一樣。我聽說高黎貢山已是多年以前,總以為高黎貢山是一座具體的山峰,直到看到地圖才發現那絕非一座孤零零的山峰,而是一座巨大的山脈。等到在沙盤上看到時,我吃驚不小:高黎貢山在正中巍然聳立,如巨龍縱貫南北,一如東方的阿爾卑斯山,而保山、騰沖、六庫等幾座城則像幾個小棋盤分列東西,無非偎依在高黎貢山兩麓的彈丸之地。如此,無論說高黎貢山屬于某省某市都有些可笑:講年歲,山在先城在后;論高低,山在上城在下,遠遠近近的幾座城,不過是山的附屬。

市區和郊區憑什么而定,又憑誰而定?當然是人。不管有沒有意識到,在自然與人之間,人都是“人類中心主義者”,他們以城市為中心,把城市以外的地方統統叫做郊區,如此城市周邊的山山水水都成了“城市”的附屬,包括高黎貢山。如果換個角度,以自然山水為中心,比如以我要去的高黎貢山為準,則不僅保山市區、郊區,甚至四周所有的城鎮都成了高黎貢山的遠郊。這樣的表達不止是“換”個說法,而是整個思維定式的改變,整個目光的轉換。

事實上,在中國的傳統中,“天地君親師”,從來是天地為大,天為父,地為母,人為子,天地高踞于一切人事之上。古代凡涉及地理方位的記敘,也皆以山水為據。混沌之初顯然沒有“城”,真在人心中的只有大地山川。山水是大地的原點。江山、河山、天下從來都是社稷的代名詞,即便對日常生活的描述,山川也時時事事都在中心。山川大地在人心中至高無上,并以此為據為憑為中心,去標定城的位置和人的行蹤。“關關雉鳩,在河之洲”(《詩經》),“河”的流淌、“洲”的氤氳、“雉鳩”清新的啼鳴,共同道出了那場流傳千古的愛情的燦爛景象,與城無關。“孔子過泰山側”(《禮記》),不說孔子過某座城,而說他從泰山旁走過,樸實無華中顯出山的偉大。一個六字短句營造的畫面看似模糊,卻因泰山的在場而闊大生動。漢唐以降,人才開始自大自戀,以自我為中心,大地山川退到意識盡頭,總以城池、建筑為中心,去標注山水的位置。

我倒要回到上古春秋時代,以山川大地為中心去標定城的位置。如此看來,世界的中心真不是紐約、北京、倫敦、巴黎、上海、莫斯科那樣的大都市,而是像高黎貢山這樣的大山大江甚至整個大地。

若真把高黎貢山看作一座“大城”,開頭我只能在它的“郊區”凝望它,因為高黎貢確實磅礴崔巍,氣象萬千:它東西寬10余公里,南北長600公里,日出月落,云起霞飛之間,群巒疊嶂連綿蜿蜒,一如城樓雉堞,蔚為壯觀;東麓的怒江和西麓伊洛瓦底江的上游龍川江,如兩條護城河繞城而流,浩浩蕩蕩,千轉百回,氣象森嚴;小江小河則無計其數,山間崖畔,溪流橫切,道道白浪翻滾,飛瀑直下,處處紫煙生騰;遍山大樹如億萬伏兵,密集擁擠;四時花草如庭院清供,葳蕤紛繁,肉眼不及之處,有成千上萬種昆蟲,羽翅蜂鳴,有姹紫嫣紅的花朵,爭嬌競妍;而那些不斷游走的熊、老虎、羚牛、麂子之類,則是那座大城的巡行者,或威嚴萬端,雄鎮一方;或靈性千重,行蹤詭秘。千萬年來,高黎貢大城一直熙熙攘攘,“人”氣興旺。與著名的亞馬孫河流域等地齊名,高黎貢被世界公認為“世界十大生物多樣性重要地區”之一。據最新統計,高黎貢山有高等植物4303種,脊椎動物699種,昆蟲則無計其數。這里所說只是種類,其總數想必是個天文數字。億萬生命祖祖輩輩住在這里,它們是“高黎貢大城”真正的主人。那里是它們的天堂,正像城市中心是人的天堂一樣。

相比之下,整個保山市至今也只有14個世居民族,總人口不過400余萬,世界上也沒有哪一座城市,能與“高黎貢大城”相比,有它那樣的遼闊與深邃、富足與多姿:山峰、平壩、河流、瀑布、熱海、溫泉、濕地、森林、花朵、云霧、陽光、冰雪……當然,還有各種各樣的動植物、各種各樣的人——它們和他們,一起組成了高黎貢這座永無止境的“大城”。

高黎貢山下的人們,愛說我們“在高黎貢在”。“在”是當地人的語言,表示“居住、生活、停留或呆上一段時間”。而“在高黎貢在”似乎也成了一個哲學命題,樸實而又深奧。高黎貢春天的馥郁,夏季的蔥蘢,秋來的肅殺,冬日的積雪,看似與山下人們的生活沒什么聯系,但作為大地真正的“鬧市”,高黎貢在成千上萬年中,一直規定和影響著人們的生活,成為各民族歷史、文化的根基。那種影響深刻而不易覺察,卻無形又無聲地改變著人們的思維,調適著人們的情感。山既是他們生活的場景,也是他們靈魂的居所。

住在山腳下的某個人,如果某天早晨起來推開門窗,發現那座山突然消失,肯定會大吃一驚:視野里突然出現的那個巨大的空洞,會讓他們感到空虛,沒著沒落。沒有那座山,他們祖祖輩輩早已習慣的季節、時令和天氣,都將發生改變。那時他們才明白,不管白天黑夜,那座山一直聳立在他們心里,跟自己的脊梁一樣重要。人不能沒有脊梁。大地不能沒有山。生活在山下,精神在山上。

 

高黎貢自然保護區

高黎貢自然保護區1983年建立,1996年批準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總面積為124000公頃。

一、地理位置

保護區位于云南省西部瀘水、騰沖、保山3縣。

二、自然環境

高黎貢山地處橫斷山脈,山體狹長,山勢雄偉,地形切割劇烈,由南北縱向的嶺谷相間排列而成,南北長135公里,東西寬約9公里。地勢北高南低,相對高差達2826.7米。最高峰握那山海拔3916米,是有名的橫斷山脈峽谷。氣候年均溫15℃左右,谷地因焚風作用而形成干熱氣候,山頂部氣候惡劣,溫度低;年降水量東西坡雖有差異,但均在3000毫米以上,迎風面降水較多,兩坡均隨海拔高度的升高而遞增,山頂降水最多可達3600毫米。區內溫泉、氣泉很多(圖1),有大小溪流80多條,一般長10公里左右,最長的聽命河也僅20公里,分別屬于怒江、恩梅開江2個水系。由于山高坡陡,落差極大,水利資源極為豐富。

(本文來源:華夏地理 作者:湯世杰)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uswqb.club/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評論
首頁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
老快3走势分析 广西麻将打烂胡牌图片 捕鱼来了工作室脚本 闲来宁夏麻将下载 天津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吉林十一选五跨度走 竞彩比分必发盈亏 历届西甲最佳射手 跟宝博棋牌一样的棋牌 银行可以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加拿大快乐8是哪三个数 刘伯温四肖八码期期准选一肖 湖南麻将怎么胡牌图解 3d专家预测汇总 美女捕鱼作弊器 丫丫湖南麻将下载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