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寶麟先生擅長考證,在書法界有“神探”的美名

曹 寶 麟

1946年生于上海。當代中國著名書法家,書法理論家,學者。暨南大學書法研究所所長,教授、博士生導師。曾任中國書法家協會學術委員,其精研米芾,博涉顏魯公、蘇東坡、黃山谷諸家,其書法自成一格。出版有《抱甕集》《中國書法史·宋遼金卷》《中國書法全集·蔡襄、米芾卷》《中國書法全集·北宋名家卷》等。

請向右旋轉手機觀看作品

曹寶麟 《小石潭記》 27*136cm 紙本

名 家 評 論

吾友曹君寶麟,上海嘉定人氏,與乾嘉考據學巨子錢辛楣先生同鄉。20世紀70年代末,寶麟尚在北京大學做王力教授的漢語史研究生時,便已矢志考據之學。與鄉賢錢辛楣著力經史不同,寶麟潛心于乾嘉諸子用功不多的古代書法,特別是宋代法帖上。三十余年來,寶麟以語言學為津梁,對宋代法帖進行了廣泛而又細致扎實的考證,并在此基礎上,全面梳理宋代書法史。他的研究,既有堅實的文史基礎,嚴謹的邏輯,又富想象力。他憑借著極具個人特點的研究方法,解決了宋代書法史的許多重要問題,并因此在海內外書學界享有很高的學術聲譽。

學問之外,寶麟以詩書畫印抒情寫意。他從中學時代便開始研習古文詞,19歲時所作《白蓮》已顯示出他在詩詞方面的才華。數十年來,吟詠不斷,所作舊體詩詞,爛然成帙。不過,寶麟的文藝才能,最集中地體現在書法方面。他長期專攻北宋諸大家,于蘇、黃、米無不模仿逼肖,直可亂真,小行草于南宮之外輔以東坡的豐贍,大字則兼有山谷的開張和峻峭。近年又上溯二王,抉其奧旨,然于非名家書法則一步不窺,所謂風雅之大宗,藝林之正朔。由于他精湛的書法造詣,寶麟的書法作品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就多次參加各種國內和國際大展并多次獲獎,廣為博物館和私人收藏。今天的書法界,熟悉寶麟的書學研究和書法,但對寶麟的繪畫功力知之甚少。寶麟少年時,曾在上海市徐匯區少年宮從江寒汀弟子錢行健先生習寫意花鳥,打下了很好的繪畫基礎。近年來,雖鮮涉丹青,然偶一點染,用以自賞,亦不失清逸之趣。自從篆刻在晚明成為一門成熟的文人藝術之后,文人的“三絕”也因印章的加入而成為“四絕”。寶麟的伯父顧振樂先生是海上篆刻名家,“文革”風暴起,正常的學習已經不可能,當時在華東化工學院做“逍遙派”的寶麟,在伯父的影響下,和幾位同好日以臨帖摹印為樂。我曾見過他在那個時期用描圖紙鉤摹的數百方漢印,可見他是扎扎實實地下過功夫的。寶麟的篆刻取法古璽、漢印,慕其勻凈,間作元朱文,亦得婀娜之姿。他的許多自用印不假他手,中規中矩,溫文爾雅。概言之,寶麟是當代學者型藝術家的重要代表之一。

—— 白謙慎

(美國波士頓大學藝術史系教授、博士生導師)

曹寶麟《集宋人對聯》 115*23cm*2 紙本

1989年10月,白謙慎影印曹寶麟的數篇書法論文,從美國郵寄到臺北給我,希望我推薦給臺北的出版社出版其論文集。在此之前,我已從《書譜》與《書法研究》雜志中,拜讀過曹寶麟的許多書法論文,早已心儀此君。為了讓臺灣的書法學習者有機會親炙當前中國大陸頂尖的書論文章,我洽請臺北蕙風堂印行;1991年9月,《抱甕集》出版,此書從聯系、編印到發行,費時恰滿兩年,終不負白謙慎所托,也算樹立一個標桿給臺灣書法界參照。

此后,曹寶麟與我時有書信往來,并有何時相會的期待。1997年4月,我與臺南黃宗義應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之邀,參加中國書法國際學術會議。曹寶麟任教于廣州暨南大學,近在咫尺,我以為他會應邀與會,特別購買東京二玄社印制的米芾《蜀素帖》復制卷,準備當做見面禮贈給他。到達香港中文大學后,方知曹寶麟并未與會,遂將《蜀素帖》復制卷委托廣州中山大學陳永正先生攜回轉致。當年12月,臺灣書法教育學會辦理一九九七年書法論文學術研討會,由我策劃邀請北京劉正成、杭州陳振濂、廣州曹寶麟、香港李潤桓與莫家良等學者參加,曹寶麟發表《章惇論》一文,實現曹李在臺北相會的愿望。當時我在新竹師范學院兼任教職,會后邀請曹寶麟到新竹師院給學生作“書法鑒賞”的專題演講,分享他的學術成就。

—— 李郁周

(臺灣明道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

曹寶麟《臺屏》 25*35cm 紙本

《書法神探曹寶麟》通過對一位學者型書家的個案研究,給我們這樣的啟示: 書法成就之高低,取決于腹笥之深淺,翰墨之功,不僅在硯邊,最終在學問之中也。

—— 黃簡

(香港《書譜》雜志原主編)

曹寶麟《尋香山》 33 *41cm 紙本

曹寶麟先生擅長考證,在書法界有“神探”的美名。

我與曹先生相識快二十年,未嘗見他疾言厲色,從容不迫是我對他最深刻的印象。他是書法界學問最為浩博的學者之一,口吐珠玉,不以為意,然聽者無不為之折服。除了他所熟諳的宋代書史,他還可以稱得上博物學家,也是難得的文章高手。他對寫字也有著由衷的喜愛,每天那么大的書寫量,天下沒有幾人有那樣的興致與耐力。盡管如此有才華,且對當代書壇貢獻卓著,但你見不到他盛氣凌人、作勢擺譜的時候,不管面對的是內行還是外行。傳統文人的人格——窮則獨善起身,達則兼濟天下——既是曹寶麟對自己的期許,也是他面對外界的姿態。

—— 薛龍春

(浙江大學文化遺產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曹寶麟《扇面》 23 * 53cm 紙本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uswqb.club/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評論
首頁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
吉林省心悦麻将官网 天天红包赛红包有多少 欢乐麻将修改器 th金蟾捕鱼怎么打才能爆分 波克城市棋牌大厅下载 山西快乐10分跨度走势图 11选5走势图图表精灵 广东麻将下载免费 快乐10分奖金计算器 天津十一选五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一 江苏11选五专家推荐号码 网上棋牌下载 苹果手机填大坑下载 3d开奖号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