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審判監督指導》最新裁判規則

「 無訟按:最高人民法院審監庭最新一期《審判監督指導》(2014年第2輯,總第48輯),刊載了近期司法實踐中諸多具有典型意義的再審案例。本期天同碼,選擇其中部分有實務價值的案例予以整理,形成如下10條裁判規則。更多相關問題,請持續關注每期天同碼專欄。」

文/陳枝輝 天同律所知識主管

【本期導讀】

1.以自己行為違法為由主張合同無效,有悖誠信原則

——義務人以自己行為違法為由,推翻先前自愿達成的協議,用以拒絕應負債務償還責任,有悖誠信,法院不應支持。

2.以客戶交易結算專用賬戶資金出質,并非一定無效

——證券公司以客戶交易結算資金專用賬戶內的自有資金,違規為他人債務提供質押擔保,并不因此導致質押無效。

3.“首期款未按期支付的本協議作廢”,應如何理解

——合同雙方以實際行為變更約定的“本協議作廢”前提條件,嗣后一方又以原約定條款主張權利的,法院不予支持。

4.法院的生效判決,不能產生與登記相同的公示效力

——案外人在強制執行程序中以變更申請人的方式,直接將執行回轉標的物登記在自己名下,不受物權公示原則保護。

5.非善意處分生效判決標的,不屬合同解除法定情形

——相關利害關系人在原審裁判生效后刻意制造新的法律關系,對標的物進行非善意處分,不屬于合同解除法定情形。

6.訴訟費用負擔的決定,系由法院依職權作出的行為

——當事人不服法院對訴訟費用負擔決定,可依法向法院申請復核,但不得單獨對法院關于訴訟費用的決定提起上訴。

7.法院可通過間接證據形成的證據鏈條認定案件事實

——在無直接證據的情況下,法院可利用高度蓋然性及日常生活經驗法則,通過對間接證據的分析,來認定案件事實。

8.因履行無名合同發生糾紛,應嚴格按約定內容執行

——因履行無名合同發生糾紛,須嚴格按合同約定內容而非《合同法》有名合同的規定來明確雙方當事人的權利義務。

9.重復保險中的部分保險人,有權向其他保險人追償

——部分重復保險人賠付被保險人后,就已支付的賠償金額超過其應予分攤的責任金額,有權向其他保險人進行追償。

10.不能以判決支持額,認定財產保全申請是否有過錯

——僅生效判決中相關金額與申請保全金額不一致事實,不足以認定財產保全申請人存在主觀過錯從而令其承擔責任。

【規則詳解】

1.以自己行為違法為由主張合同無效,有悖誠信原則

——義務人以自己行為違法為由,推翻先前自愿達成的協議,用以拒絕應負債務償還責任,有悖誠信,法院不應支持。

標簽:合同效力⊙效力抗辯⊙質押⊙賬戶質押⊙誠信原則⊙禁反言

案情簡介:2003年,證券公司為設備公司向銀行申請辦理承兌匯票業務提供連帶責任保證。同時,證券公司以其在銀行開立的賬戶資金提供質押擔保。證券公司為此向銀行出具質押聲明書,載明其在案涉賬戶存入自有資金5000萬元。嗣后,因設備公司未償付銀行墊付承兌款,銀行依約扣劃證券公司質押賬戶資金。2004年,證券公司以案涉賬戶系客戶交易結算資金專用賬戶為由,訴請確認質押無效。

法院認為:作為專業證券機構,證券公司對法律法規行業規范的規定是明知的。在此情況下,證券公司仍向銀行提供案涉賬號,并聲明存入自有資金5000萬元,且清償方式及順序明確。亦正是因證券公司同時提供保證及質押的行為,促使銀行與設備公司之間完成承兌交易。發生欠款后,證券公司以自己承諾的質押行為違法請求法院確認質押無效,以達到拒絕履行清償責任的目的,有違商業交易中的誠信原則。我國《民法通則》、《合同法》、《擔保法》均確立了誠信與公平原則。誠信是交易的基礎,禁止反言是維護誠信原則的準則之一。本案質押合同雖存在法律上的瑕疵,但在交易之初,證券公司自愿保證償債的意思表示已被其主動且完整地表達給交易相對人。而作為交易慣例,銀行在無保證的情況下是不可能出借款項的。故從確認合同效力與保證交易誠信與公平的考量中,本案應確認質押有效。

實務要點:義務人不能以自己行為違法為由,推翻先前自愿達成的協議用以拒絕應承擔的債務清償責任。司法裁判在面對合同效力認定與禁止反言及誠信原則相悖時,應合理處置合同效力,以維護誠信原則、維護債權人的合法利益。

案例索引:見《禁止反言暨誠信原則與合同效力處置之考量——民生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與廣發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鄭州科技支行質押合同糾紛抗訴案》(左紅,最高院審監庭),載《審判監督指導·案例評析》(201402/48:117)。

解讀:合同雖違法,但并無證據顯示侵害第三方利益情況下,民法之誠信原則及由此衍生出來的禁反言規則,將成為認定合同有效的最大理由。

2.以客戶交易結算專用賬戶資金出質,并非一定無效

——證券公司以客戶交易結算資金專用賬戶內的自有資金,違規為他人債務提供質押擔保,并不因此導致質押無效。

標簽:質押⊙賬戶質押⊙客戶交易結算專用賬戶

案情簡介:2002年,依證券公司申請,銀行將證券公司所開立賬戶的性質變更為客戶交易結算資金專用存款賬戶。2003年,證券公司以該賬戶資金為設備公司向銀行申請辦理承兌匯票業務提供質押擔保。證券公司為此向銀行出具的質押聲明書,載明其向案涉賬戶存入自有資金5000萬元。嗣后,因設備公司未償付銀行墊付承兌款,銀行依約扣劃證券公司質押賬戶資金。2004年,證券公司以案涉賬戶系客戶交易結算資金專用賬戶為由,訴請確認質押無效。

法院認為:分析中國證監會關于賬戶管理的相關規定,客戶交易結算資金專用賬戶之特別,在于該賬戶內資金是第三方資金,證券公司不享有所有權,僅有保護和看管義務,又在于該第三方因信賴證券公司而開立交易賬戶、進行交易行為,從而使該賬戶具有誠信特性。在此意義上言,此類賬戶不可質押,質押協議應為無效。但從賬戶設置目的看,其亦僅系管理資金。當事人將自有資金存入該賬戶,其承擔的僅系違規責任,并不能改變所存資金的所有權性質,資金歸屬性質不因賬戶性質而生變化。本案中,證券公司明確告知銀行其有自有資金5000萬元放在其中,賬戶使用錯誤的責任在證券公司自身。且判斷一個賬戶是否為客戶交易結算資金專用賬戶,其標準是該賬戶是否經過中國證監會備案認證。經庭審質證,證券公司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認定案涉賬戶系客戶交易結算資金專用賬戶。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85條關于將金錢以特戶、封金、保證金等形式特定化后,移交債權人占有作為債權的擔保的規定,是為全面保障債權人在債務人或第三人不履行債務時行使優先受償權。債務人并不能因此排斥債權人的權利。當然,銀行作為金融機構對相關規定和工作程序是明知的,其放任證券公司用客戶交易資金結算賬戶質押等違規行為亦應得到司法警示。本案從確認合同效力與保證交易誠信與公平的考量中,應確認質押有效。

實務要點:證券公司以客戶交易結算資金專用賬戶內自有資金為他人債務提供擔保,質押合同在法律上雖存在瑕疵,但并不因此導致質押無效。

案例索引:見《禁止反言暨誠信原則與合同效力處置之考量——民生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與廣發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鄭州科技支行質押合同糾紛抗訴案》(左紅,最高院審監庭),載《審判監督指導·案例評析》(201402/48:117)。

解讀:2005年7月29日,國務院辦公廳轉發證監會《關于證券公司綜合治理工作方案的通知》,徹底排除了券商對客戶交易結算資金的管理權。

3.“首期款未按期支付的本協議作廢”,應如何理解

——合同雙方以實際行為變更約定的“本協議作廢”前提條件,嗣后一方又以原約定條款主張權利的,法院不予支持。

標簽:合同變更⊙合同解釋⊙本協議作廢

案情簡介:2003年10月22日,繆某與陳某簽訂協議,約定陳某以260萬元受讓繆某財產,首期款100萬元,于簽字日支付,余款160萬元于2004年1月31日全部付清,“首期款未按期支付的本協議作廢”。繆某在確認當天陳某已打款80萬元后,于下午在該協議上簽字。同年12月28日,繆某向陳某催收20萬元。次日,繆某向陳某發函,稱因首期款未按期支付,約定的解除條件已成就。2004年,陳某訴至法院,要求繼續履行,一審判決支持。該判決生效后,執行過程中雙方存在爭議,陳某未將余款支付完畢。2008年,繆某以其享有隨時解除權、陳某未依約履行付款義務為由,提出申訴,要求解除協議。

法院認為:《合同法》第45條第1款規定:“當事人對合同的效力可以約定附條件。附生效條件的合同,自條件成就時生效。附解除條件的合同,自條件成就時失效。”第93條第2款規定:“當事人可以約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條件。解除合同的條件成就時,解除權人可以解除合同。”結合本案具體情況,訴爭“首期款未按期支付的本協議作廢”應理解為,如陳某未按約支付首期款,各方即取消該筆交易,合同條款對各方均不產生約束力,任何一方均不承擔責任。換言之,“簽字當天支付100萬元首期款”是簽訂協議的前提條件。庭審中,雙方均承認陳某在簽約當日只能支付80萬元,剩下20萬元無法在當日支付。繆某在查證80萬元到賬,且明知當日不可能再支付20萬元的情況下,仍于當日下午在協議上簽字。這一過程表明繆某接受了陳某當日只支付80萬元首付款的事實,選擇了簽約,而未“作廢”該協議。如雙方未對“作廢”該協議的條件,即簽字當日未支付100萬元首期款進行變更,那么,從協議各方簽字生效當日開始,本案協議即不具有約束力。即各方簽訂的是一份自始即可作廢的合同,顯不符合邏輯及繆某當日接受80萬元的事實。協議簽訂后,繆某還于2003年12月28日向陳某催收20萬元款項,進一步證明了其并未“作廢”協議。如認定繆某享有隨時解除權,這對陳某而言,其履行協議的利益從始至終都無法得到有效保證。這樣的認定既與當事人簽訂協議時的真實意思表示相悖,亦不符合當事人自動履行協議的實際情況。本案一審判決判令雙方同時履行相關義務,但在一審判決執行過程中雙方存在爭議,致使陳某未將余款支付完畢,故不能就此認定陳某未履行協議。

實務要點:合同雙方當事人以實際行為變更約定的“本協議作廢”的前提條件,嗣后一方又以原約定條款主張權利的,法院不予支持。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抗字第96號“陳某與繆某等其他合同糾紛案”,見《人民法院生效判決是物權變動的依據之一,但不能產生與登記相同的公示效力——陳維亞與繆明梯、繆明廣其他合同糾紛抗訴案》(王朝輝,最高院審監庭),載《審判監督指導·案例評析》(201402/48:128)。

解讀:雙方在約定的簽約條件未成就情況下仍簽約,視為以實際行為變更了先前合同約定;變更后的履行期限未約定的,應適用合同解釋規則。

4.法院的生效判決,不能產生與登記相同的公示效力

——案外人在強制執行程序中以變更申請人的方式,直接將執行回轉標的物登記在自己名下,不受物權公示原則保護。

標簽:執行⊙執行回轉⊙合同解除⊙繼續履行⊙物權公示原則⊙善意取得

案情簡介:2004年,生效判決判令繆某與陳某之間包括9間半門面房在內的財產轉讓協議繼續履行。2009年,再審改判。執行法院根據繆某申請和指示,裁定將案涉門面房執行回轉至宋某名下。宋某據此辦理產權登記。2010年1月15日,宋某將該房屋進行抵押,登記抵押權終止日為2011年1月15日。2013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對本案進行再審,并作出判決。關于原財產轉讓合同有效情況下,宋某已依生效法律文書辦理產權登記,是否構成合同不能履行之情形,成為本案爭議焦點之一。

法院認為:《物權法》第31條規定:“依照本法第二十八條至第三十條規定享有不動產物權的,處分該物權時,依照法律規定需要辦理登記的,未經登記,不發生物權效力。”該規定是關于依非法律行為發生的物權變動的基本規則,采用了限制主義立法體例,即首先承認這些物權變動的現實發生,其次對這種情況下取得的物權再次變動予以限制。盡管依法院生效判決取得物權屬于依非法律行為發生物權變動情形之一,本案繆某可依法院再審判決取得房屋所有權,但其要再次處分該房屋,應進行登記,才有可能使相對人即宋某對物權登記產生公信力信賴。宋某在強制執行程序中通過變更申請人的方式,直接將房屋登記在自己名下,與《物權法》第31條規定不符,不受物權公示原則保護。《物權法》第106條規定的善意取得條件,包括“受讓人受讓該不動產或者動產時是善意的”,“以合理的價格轉讓”等。本案宋某作為繆某指定的財產接收人,通過強制執行取得案涉門面房,顯然不同于正常的民事交易中因善意取得而進行的不動產登記。且宋某在知曉針對門面房的訴訟情況下,其接收該房產行為不具有善意。雖然目前該房產已登記在宋某名下,但宋某未就門面房變更登記支付合理對價,故宋某取得案涉門面房不適用善意取得制度。根據《物權法》第202條規定:“抵押權人應當在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行使抵押權;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護。”門面房于2010年1月15日被宋某設定抵押權,其擔保的主債權期限為1年,加上2年的訴訟時效,至今該抵押權已過存續期間。故本案宋某因錯誤生效判決取得門面房及之后形成的法律關系,不屬于《合同法》規定的法律上或事實上不能履行之情形,不構成協議繼續履行之障礙。

實務要點:法院生效判決是物權變動依據之一,但生效判決不同于不動產登記公示,不能產生登記所特有的公示效力。案外人在強制執行程序中通過變更申請人的方式,直接將房屋登記在自己名下,不受物權公示原則保護。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抗字第96號“陳某與繆某等其他合同糾紛案”,見《人民法院生效判決是物權變動的依據之一,但不能產生與登記相同的公示效力——陳維亞與繆明梯、繆明廣其他合同糾紛抗訴案》(王朝輝,最高院審監庭),載《審判監督指導·案例評析》(201402/48:128)。

解讀:案外人依執行裁定取得房屋產權,再審改判時,仍不能獲物權公示原則和善意取得制度保護,根本原因,還在于法院對雙方利益的衡量。

5.非善意處分生效判決標的,不屬合同解除法定情形

——相關利害關系人在原審裁判生效后刻意制造新的法律關系,對標的物進行非善意處分,不屬于合同解除法定情形。

標簽:合同解除⊙繼續履行⊙履行不能

案情簡介:2004年,一審判決判令繆某與陳某之間包括9間半門面房在內的財產轉讓協議繼續履行,該判決因雙方未上訴而生效。2009年,再審改判,駁回陳某要求轉讓案涉門面房的訴訟請求。執行法院根據繆某申請和指示,裁定將案涉門面房執行回轉至宋某名下。宋某據此辦理產權登記。2010年1月,宋某將該房屋進行抵押。最高人民法院再審期間,宋某稱已將該房產出租他人。關于原財產轉讓合同有效情況下,宋某處分依生效法律文書獲得的標的,是否構成原財產轉讓合同不能履行之情形,成為本案爭議焦點之一。

法院認為:再審系對生效裁判妥當性的評判,在再審中判斷是否存在合同繼續履行的法律障礙,一般應以一審裁判為時間基點,除非基于特別的法律規定,需要保護合同之外的合法利益。本案再審前,宋某曾將訴爭房屋進行抵押,抵押期屆滿后,宋某再審中試圖證明其對房屋再次進行了處分。盡管宋某存在刻意制造新的法律關系的不當目的,但如宋某第二次處分房屋所擔保的債權和所簽租約真實合法,基于登記公示原則,善意的抵押權人和承租人利益應受保護。即除抵押權人同意外,只有在門面房所擔保的債權債務關系虛假或不合法,抵押權人不具有善意,或陳某通過代為清償債務消滅抵押權時,門面房才能再執行回轉。同樣,合法承租人受到“買賣不破租賃”原則保護,房屋所有權的變動不會損害其利益,故租賃關系不能成為協議繼續履行的障礙。囿于再審審理范圍所限,如陳某認為因宋某行為致使合同利益無法實現或合法權益遭受損失的,可通過其他途徑尋求救濟。故宋某因錯誤生效判決取得案涉門面房及之后形成的法律關系,不屬于《合同法》規定的法律上或事實上不能履行之情形,不構成協議繼續履行之障礙。

實務要點:再審程序中判斷是否存在合同履行不能情形,一般應以一審裁判為時間基點,相關利害關系人在原審裁判生效后對標的物進行非善意的處分,不屬于合同解除的法定情形。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抗字第96號“陳某與繆某等其他合同糾紛案”,見《人民法院生效判決是物權變動的依據之一,但不能產生與登記相同的公示效力——陳維亞與繆明梯、繆明廣其他合同糾紛抗訴案》(王朝輝,最高院審監庭),載《審判監督指導·案例評析》(201402/48:128)。

解讀:依生效裁判文書取得標的物,并通過新設法律關系,造成原合同即便再審改判有效仍履行不能的既成“事實”,不應適用善意取得規則。

6.訴訟費用負擔的決定,系由法院依職權作出的行為

——當事人不服法院對訴訟費用負擔決定,可依法向法院申請復核,但不得單獨對法院關于訴訟費用的決定提起上訴。

標簽:訴訟程序⊙審理范圍⊙訴訟費用

案情簡介:2009年,開發公司起訴蘆某,主張違約損失,獲得一審判決部分支持。蘆某上訴,二審維持。蘆某隨后申請再審。在上訴和再審程序中,蘆某訴訟請求均包含了要求變更訴訟費用負擔的內容。

法院認為:《訴訟費用交納辦法》第43條規定:“當事人不得單獨對人民法院關于訴訟費用的決定提起上訴。當事人單獨對人民法院關于訴訟費用的決定有異議的,可以向作出決定的人民法院院長申請復核。復核決定應當自收到當事人申請之日起15日內作出。當事人對人民法院決定訴訟費用的計算有異議的,可以向作出決定的人民法院請求復核。計算確有錯誤的,作出決定的人民法院應當予以更正。”可見,依我國現行立法,關于訴訟費用的負擔,是由法院決定并依職權作出的行為。故本案申請再審人不得單獨對法院關于訴訟費用負擔的決定提出上訴或申請再審,法院對其實體方面的申請再審請求經審查予以駁回,對其變更訴訟費用負擔的請求亦不予支持。

實務要點:當事人不服法院對訴訟費用負擔的決定,可依法向法院申請復核,但不得單獨對法院關于訴訟費用的決定提起上訴或申請再審。當事人在二審或再審程序中提出變更訴訟費用負擔請求的,法院可依職權予以審查,決定是否需要變更及如何變更。

案例索引:見《對于變更訴訟費用負擔的請求如何處理——蘆文喜與安陽市天利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賠償逾期交工損失糾紛案》(郭魏,最高院審監庭),載《審判監督指導·案例評析》(201402/48:139)。

解讀:當事人對法院裁判文書裁判主文中關于訴訟費用的負擔部分有異議,是否可以上訴,法律對此已有明確規定,實踐中亦基本不存在爭議。

7.法院可通過間接證據形成的證據鏈條認定案件事實

——在無直接證據的情況下,法院可利用高度蓋然性及日常生活經驗法則,通過對間接證據的分析,來認定案件事實。

標簽:證據規則⊙間接證據⊙高度蓋然性⊙經驗法則

案情簡介:2000年,劉某與侯某簽訂《房屋轉讓協議》,約定劉某以3萬元價格將房產轉讓給侯某。2007年,劉某起訴侯某,要求支付購房款3萬元。審理中,侯某無法提交已付款3萬元的直接證據,但提交了《房屋轉讓協議》、原房屋所有權證、錄音光盤等間接證據,以證明其已在7年前交付購房款。

法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64條規定:“審判人員應當依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觀地審核證據,依據法律的規定,遵循法官職業道德,運用邏輯推理和日常生活經驗,對證據有無證明力和證明力大小獨立進行判斷,并公開判斷的理由和結果。”本案中,雖然《房屋轉讓協議》、原房屋所有權證、錄音光盤等間接證據中的任一證據均不能單獨、直接證明侯某已付清3萬元購房款事實,但每一間接證據都從不同側面間接證明案件部分事實,各間接證據能相互印證,形成一個完整的證據鏈,且該證據鏈能排除其他合理懷疑而得出惟一結論,即侯某已向劉某付清購房款3萬元,故判決駁回劉某訴訟請求。

實務要點:當事人所舉間接證據均從不同側面間接證明案件部分事實,各間接證據能相互印證,形成一個完整的證據鏈,且該證據鏈能排除其他合理懷疑而得出惟一結論的,法院應對該證明事實予以認定。

案例索引:四川高院(2010)川民提字第84號“侯某與劉某等房屋買賣合同糾紛案”,見《侯瓊芳與劉秋英、李國章房屋買賣合同欠款糾紛再審案》,載《審判監督指導·裁判文書選登》(201402/48:152)。

解讀:合同是否履行,應由負有履行義務的當事人承擔舉證責任。在無直接證據情況下,間接證據如形成高度蓋然性,亦可起到證明事實作用。

8.因履行無名合同發生糾紛,應嚴格按約定內容執行

——因履行無名合同發生糾紛,須嚴格按合同約定內容而非《合同法》有名合同的規定來明確雙方當事人的權利義務。

標簽:違約責任⊙責任認定⊙無名合同

案情簡介:2009年,張某與水產公司簽訂《聘用合作協議書》,約定水產公司以年薪200萬元聘請張某擔任水產公司總經理,聘期15年;水產公司委托張某辦理經營戶進入其水產城定點經營的事務并支付張某引進費用及報酬。后雙方因引進經營戶事項進展不順產生糾紛致訴。

法院認為:認定合同性質,應全面審查合同約定的雙方權利義務。《合同法》第396條規定:“委托合同是委托人和受托人約定,由受托人處理委托人事務的合同。”從案涉合同形式上看,水產公司是委托人,張某是受托人。水產公司委托張某辦理經營戶進入其水產城定點經營的事務并支付張某引進費用及報酬。但案涉合同除約定上述權利義務外,還約定水產公司委任張某擔任總經理職務,及聘期、薪酬。故該合同不具有《合同法》規定的有名合同類型的典型特征,應歸屬于其他合同即無名合同。因履行無名合同發生的糾紛,須嚴格按照合同約定內容而非《合同法》有名合同的規定來明確雙方當事人的權利義務,確定各自的民事責任。

實務要點:認定合同性質,應全面審查合同約定的雙方權利義務。因履行無名合同發生的糾紛,須嚴格按合同約定內容而非《合同法》有名合同的規定來明確雙方當事人的權利義務,確定各自的民事責任。

案例索引:天津高院再審“張志強與天津老板娘水產食品物流有限公司其他合同糾紛案”,見《雙方在訂立合同時對關鍵條款約定不明、在履行過程中均有重大違約導致合同被解除的,應共同承擔合同解除后的民事責任》(趙恒舉、李喆,天津高院審監庭),載《審判監督指導·實務研討》(201402/48:174)。

解讀:合同名稱與合同性質或內容不符的,應按內容確定合同性質或類型,無法歸入有名合同類型的,應嚴格按合同約定確定當事人權利義務。

9.重復保險中的部分保險人,有權向其他保險人追償

——部分重復保險人賠付被保險人后,就已支付的賠償金額超過其應予分攤的責任金額,有權向其他保險人進行追償。

標簽:保險⊙財產保險⊙重復保險

案情簡介:2011年,趙某為其貨車先后在人保公司和平安公司投保商業險。保險期間,該車肇事致他人人身損害。2012年,受害人起訴趙某及人保公司,法院判決人保公司在商業險賠償限額內賠付受害人25萬余元。人保公司支付賠償金后,向平安公司追償。

法院認為:《保險法》第56條規定:“重復保險的投保人應當將重復保險的有關情況通知各保險人。重復保險的各保險人賠償保險金的總和不得超過保險價值。除合同另有約定外,各保險人按照其保險金額與保險金額總和的比例承擔賠償保險金的責任。重復保險的投保人可以就保險金額總和超過保險價值的部分,請求各保險人按比例返還保險費。重復保險是指投保人對同一保險標的、同一保險利益、同一保險事故分別與兩個以上保險人訂立保險合同,且保險金額總和超過保險價值的保險。”既然承保了相同利益上的相同風險的重復保險人都收取了保費,根據權利義務相一致原則,全體重復保險人均應承擔相應風險。除合同另有約定外,重復保險中保險人賠付的承保損失,均應由全體參加重復保險的保險人合理分攤。當部分重復保險人對被保險人進行賠償后,應賦予支付賠償金額超過其應予分攤的責任金額的重復保險人向其他保險人進行追償的權利。本案中,案涉貨車投保人怠于履行通知義務且未同時起訴其投保的兩家保險公司,從而造成人保公司支付賠償金額超過其應予分攤的責任金額情況下,人保公司有權向平安保險公司追償。

實務要點:除合同另有約定外,重復保險中保險人賠付的承保損失,均應由全體參加重復保險的保險人合理分攤。當部分重復保險人對被保險人進行賠償后,應賦予支付賠償金額超過其應予分攤的責任金額的重復保險人向其他保險人進行追償的權利。

案例索引:見《重復保險中保險人之間追償權應否保護》(湯克宏、楊志剛,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七師中院),載《審判監督指導·實務研討》(201402/48:181)。

解讀:財產保險合同中的重復保險情形,因其可能導致被保險人所獲利益超過實際損失,與保險的損失補償原則相悖,故有重復保險分攤原則。

10.不能以判決支持額,認定財產保全申請是否有過錯

——僅生效判決中相關金額與申請保全金額不一致事實,不足以認定財產保全申請人存在主觀過錯從而令其承擔責任。

標簽:訴訟程序⊙財產保全⊙申請錯誤⊙超額保全

案情簡介:2012年,浦某訴請工程公司支付承包款235萬元,同時提出財產保全申請,法院依法凍結工程公司銀行賬戶存款235萬元。一審判決工程公司支付浦某200萬余元。二審中,工程公司提交新證據,法院經綜合考慮另案訴訟情況,改判工程公司支付浦某120萬余元。嗣后,工程公司以浦某申請財產保全錯誤為由,起訴浦某,要求賠償其損失25萬余元。

法院認為:財產保全申請錯誤屬一般侵權行為。當事人為保證將來判決生效后能得到順利執行,依法有權在爭議標的范圍內對對方當事人的財產申請保全。至于法院所作生效判決判令被申請人給付的具體數額,則由雙方當事人訴訟行為、對法律法規的認識理解以及法院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等諸多因素決定,并非當事人于保全時即可準確預見。故僅生效判決中相關金額與申請保全金額不一致的事實,并不足以認定申請人主觀上存在過錯。在工程公司與浦某之間進行的另一民事訴訟中,法院考慮到雙方對工程結算方式未予明確,同時結合工程公司提供的新證據,才對其中85萬余元承包結算款未予確認。然就浦某而言,其對該部分金額予以主張并采取相應保全申請措施,屬正常訴訟行為范疇,主觀方面難謂過錯。故判決駁回工程公司訴訟請求。

實務要點:財產保全申請錯誤屬一般侵權行為。僅生效判決中相關金額與申請保全金額不一致的事實,并不足以認定財產保全申請人主觀上存在過錯。

案例索引:見《財產保全申請錯誤損害賠償責任的認定》(熊理思,上海黃浦區法院),載《審判監督指導·實務研討》(201402/48:185)。

解讀:申請財產保全是當事人訴訟權利,濫用此項權利的應賠償。司法實踐中,對當事人是否屬于惡意保全,通常會從一般侵權角度嚴格把握。

責編:王瑩

無訟閱讀所有文章均為無訟原創或約稿、來稿,轉載請注明“來源:無訟閱讀”。

成為“無訟作者”,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uswqb.club/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評論
首頁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
广东麻将有多少张牌 福利36选7开奖结 股票牛股微信群 心悦吉林麻将下载 山西快乐10分 刮刮乐画画图片大全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 股票大盘趋势 闲来麻将辅助 安徽阜阳麻将下载 街机捕鱼有什么技巧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 天天选4开奖结果查询 一分赛车开奖平台结果 850棋牌反水吗 体彩浙江6+1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