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子·七臣七主52》詩解4法律政令

《管子·七臣七主52》詩解4法律政令

題文詩:

臺榭相望,亡國之廡;馳車充國,追寇之馬;

羽劍珠飾,斬生之斧;文采纂組,燔功之窯.

明王至知,遠而不近,去此取彼,人主道備.

真法法情,興功懼暴;至律自律,定紛止爭;

至令至正,令人知事.法律政令,規矩繩墨.

規矩不正,不可求方;繩墨不伸,不可求直.

夫法令者,君臣共立;夫權勢者,人主獨守.

人主失守,權勢則危,臣吏失守,法令則亂.

罪決于吏,其國則治,權斷于主,其國則威,

民信其法,上下相親.明王真情,真情審慎,

審法慎權,下上守分.私之所起,必生于主.

上之好本,端正士前;上之好利,毀譽士側;

上喜善賞,不隨其功,士不為用;數出重法,

不克其罪,奸不為止.明王知本,政以簡易,

至簡易從,其罰易行.民知必就,知所必去,

推之則往,召之則來,如高墜重,如地瀆水.

其法不煩,其吏不勞,民無犯禁,百姓無怨,

真法至本,至源至微,防微杜漸,防患未然.

正文:

故曰:臺榭相望者,亡國之廡也;馳車充國者,追寇之馬也;羽劍珠飾者,斬生之斧也;文采纂組者,燔功之窯也。明王知其然,故遠而不近也。能去此取彼,則人主道備矣。夫法者,所以興功懼暴也;律者,所以定分止爭也;令者,所以令人知事也。法律政令者,吏民規矩繩墨也。夫矩不正,不可以求方;繩不信,不可以求直。法令者,君臣之所共立也;權勢者,人主之所獨守也。故人主失守則危,臣吏失守則亂。罪決于吏則治,權斷于主則威,民信其法則親。是故明王審法慎權,下上有分。夫凡私之所起,必生于主。夫上好本則端正之士在前,上好利則毀譽之士在側;上多喜善賞,不隨其功,則士不為用;數出重法,而不克其罪,則奸不為止。明王知其然,故見必然之政,立必勝之罰。故民知所必就,而知所必去,推則往,召則來,如墜重于高,如瀆水于地。故法不煩而吏不勞,民無犯禁,故有百姓無怨于上亦。(管子52七臣七主)

【譯文】

所以說;樓臺亭榭相望,等于是亡國的廊房;馳馬游車充斥,等于是引寇的車馬;用寶珠裝飾的箭和劍,等于是殺身的兵刃;華麗衣飾與彩色絳帶,等于是焚燒功業的灶窯。明君懂得這些道理,所以遠遠離開它們而不愿接近。能夠舍此取彼,人君之道就完備了。所謂法,是用來提倡立功威懾行暴的;律,是用來明定本分制止爭端的;令,是用來命令人們管理事務的。法律政令,是治理人們的規矩繩墨。矩不正,不能求方;繩不伸,不能求直。法令是君臣共同建立的,權勢才是君主獨攬的。君主失其所守則國家危險,官吏失其所守則國家混亂。刑罰由官吏裁決則國家得治,權勢由君主控制則國家威嚴,法令得人民擁護則人民對國家親近。因此。明君總是明于法,慎于權,使上下各有其本分。大凡私弊的興起,一定從君主開始。君主好道德,品德端正的人就在眼前;君主好私利,誹謗吹捧的人就在左右;君主多寵愛而多行賞,但不看功績,士人就不肯效力;君主多用苛重刑法,但不審核罪行,惡人就不能制止。明君懂得這個道理,所以頒布堅定不移的政令,確立堅決鎮壓的刑罰。因此,人們知道哪些是一定要做的,哪些是一定要避免去做的,推之則去,招之則來,就象在高處下投重物,又象在地上開渠引水一樣。所以法令不煩瑣,官吏不勞頓,人民沒有違犯禁令的,故舊和百姓也都不會抱怨君主了。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uswqb.club/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評論
首頁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
金融投资股票 北京赛车pk计划5码 指数基金是基金还是 神来棋牌官方网站老版本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广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 500万能北单比分sp值开奖 捕鱼游戏赢钱提现金 四人麻将单机版大全 广东快乐10分技巧 澳洲幸运10平台群 女足世界杯比分直播 今日股票股行情 分分彩012路实战技巧 长沙麻将番数图解 1分彩是官方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