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戰測評:狼山江之戰與兩種東亞水師的入海口火拼

本賬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賬號

評論區話題丨你怎么看東亞各地的船舶與水戰技術?

公元919年,殘破的李唐江山被各路軍頭瓜分完畢。除了立足中原的后梁朱溫政權和始終與之搏殺的沙陀李克用勢力,南方的江淮流域也被不同勢力所占據。為了擴大地盤或謀求自保,他彼此間也幾乎不間斷的展開交鋒。其中,經濟地位日益抬頭的長江中下游平原,也為楊行密的吳國和錢繆的吳越所爭奪。

朱溫的篡位 徹底終結了晚唐階段

這年發生的狼山江之戰,就是兩大江東勢力的火拼。由于境內水網密布,兩軍都有相當比例的水師部隊,并因地緣環境而有不少差別。反應在軍事層面,就是決定勝負歸屬的諸多技術細節。

以江淮為基本盤的楊行密

早在唐朝滅亡之前,楊行密的勢力就已滿布長江兩岸。除了至關重要的江都揚州,整個淮河南岸與太湖流域都被其牢牢控制。也就是說,無論中原爭霸的勝負歸屬何方,都要將之消滅或達成聯合。否則,支撐北方帝都的賦稅錢糧都將被立即卡住。除了有盟友李克用支援的3000沙陀騎兵外,楊行密的武裝主要由大量水師組成。僅在淮河沿岸就有大小船只千艘,并定期派艦隊到長江巡航,威脅支流水系的所有周邊勢力。

揚州是楊行密的總部與財富中心

然而,坐擁杭州的錢繆集團,還是在公元895年占領蘇州。當時的他們還沒有以吳越國號自居,卻希望從江北的楊行密手中奪取吳王封號。因此,除了結交開封的后梁宮廷,也始終不忘嘗試將淮南兵趕回長江對岸。進攻蘇州的勝利,只是整個江東大業的起始階段。然而,由于淮南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優勢,楊行密始終能補充戰斗損失,并一度將戰火燒到杭州城下。但因勢力范圍太大且樹敵甚多,終究被迫退回原來的戰線。

以浙北為基本盤的錢繆

公元905年,楊行密在揚州病逝。吳越方面則開始策劃新一輪反撲,并將目標對準繁華的江都。作為李唐時期的最大港口,這里一度是聯通東南西北的國際貿易樞紐。除了有長江水運的天然地利,還能依靠大運河的幫助,鏈接中原或幽州。經年累月的貿易加成,讓揚州一地就足以供應大量軍餉,也是吳國不斷進攻江東的最大基地。

大運河的存在 讓揚州成為國際貿易樞紐

當然,由于后梁的存在,舊的運河貿易也已陷入凋敝。這就逼迫楊氏更加依賴海運經濟,期望能牢牢控制住長江出海口。這也是他們一直同杭州方面對抗的根本性誘因。相應的,吳越方面也不可能讓其如愿以償。尤其在公元918年,淮南大軍已渡江攻取江西贛州,將吳越通往中原的內陸水系切斷,更堅定了他們要摧毀揚州的決心。

淮南的水師 當時已控制近半個長江

到了公元919年3月,錢繆任命自己的第七個兒子錢元瓘為諸軍都指揮使,率領500艘大小戰艦北上。由于當時的海岸線較今天要更靠內側,所以只要通過頻海的小城南通,就能迅速突擊揚州。一旦獲得成功,就足以將長江兩岸的淮南軍隊截斷,促成楊氏政權停止進攻江東。然而,淮南方面也很快獲悉對手的大動作,并提前派水師到長江入海口設防。一場代表當時東亞最高水平的艦隊決戰,就在江海第一山美譽的狼山南端爆發。

長江口海岸線的歷史變化

吳國水師的主力則來自安徽舒州,其具體數量已不可考。但根據軍隊結構和財力來分析,規模不可能弱于吳越方面太多。此外,后者陣中包括有大量小型船舶,主要用于太湖和蘇州河水系的設防工作,在水流湍急的江海交界處是很難發揮靈活優勢。倒是專攻內河水軍的吳國水軍,擁有不少大小樓船,在單艦火力和防護性能方面占盡優勢。何況,因為是據守江口而對抗下游敵船,容易握有順風順水的自然助力。

今日的狼山 依然是著名風景區

因此,當發現吳越國艦隊從外海駛入狼山江流域,整隊的吳國戰船便起錨殺來。如果不出意外,那么江東的大型船只將被樓船以巨型拍竿擊毀,留下眾多小艇因失去主力而陷入凌亂。一切亦如當年的西晉伐吳和隋朝滅陳。畢竟,擁有更大樓船的艦隊,已經在整個東亞水系稱雄了1000年之久。

公元8世紀的南洋海船浮雕

對于這些撲面而來的樓船,吳越艦隊的技術優勢也得以體現。因為江東沿海長期浸染在受印度和南洋航海貿易影響的氛圍中,很早就嘗試制造大型海船。因此經常在造船技藝方面,領先北方一個時代。在唐末到五代,更新的南印度船隊就持續東進,也帶動起江浙沿岸的技術升級。所以,吳越大船不僅適合用多面硬帆順風出海,也保留了部分劃槳用于逆風機動。加高尾樓則為士兵提供射擊平臺,卻也不會因整體結構過高而容易側翻。結果,長江入口的逆流不僅沒有限制其機動,反而讓笨重的樓船部隊無法及時止住前進趨勢。

南印度的海軍技術 促進了吳越戰艦發展

根據提前布置好的方案,吳越艦隊分為兩股,主動讓出江面的中心航道。等到淮南的樓船順勢通過,再依靠劃槳動力繞道其背后。接著,升起風帆進行加速沖刺。面對那些在外圍保護樓船的輔助艦艇,吳越水兵從高處灑下大量石灰,順風輕浮敵軍的眼鏡和臉龐。當雙方的船只逐漸靠近,吳越水兵又開始向對方甲板播撒大量的沙子和黃豆,致使敵軍在自家船上不斷跌倒。然后以大量弓弩進行射擊,迅速將吳軍的大部分戰艦擊敗。

今人復制的 猛火油柜

此后,吳越戰艦又使用了從沿海輸入的新式武器--猛火油柜。亦如其西方原版的希臘火那樣,將點燃的石油噴射出銅管,焚燒體型巨大的淮南樓船。后者因過于笨重而速度緩慢,根本不能躲避火蛇攻擊。同時,因為處于江口水道之中,沒有多余空間進行規避。最后,還因吳越方面占據上游而自己處于下風口,完全淪為猛火油柜的焚燒對象。原先預想的輕松大勝,就在江海交界處的火海中化為泡影。

以五牙戰艦為代表的樓船 機動性能非常低下

戰后,由于都城失去水面防御,揚州的宮廷被迫與杭州方面議和。吳越國的存在終于得到確定,并始終成為淮南方面的心腹大患。在江淮政權始終封鎖內河漕運的背景下,吳越的海船就成為向北方輸送糧食的主力軍。位于今天寧波的明州,也取代揚州成為東海第一大港。

狼山江之戰的結果 對五代歷史進程有很大影響

之后的蝴蝶效應,更是讓代表土地貴族的南唐躥起,徹底取代依賴貿易的揚吳。這對整個五代十國的歷史走向,都有非常重要的促進意義。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uswqb.club/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評論
首頁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
竞彩篮球即时比分直播网 河内5分彩开奖号码彩经网 大众麻将玩法胡牌 4238精准4肖8资料大全 经典老版单机四人麻 15选5走势图福彩 广东36选7历史开奖号码 22选5图表走势图 3d杀码定胆 手机卡五星麻将作弊器 财神到捕鱼机 至尊棋牌游戏平台 广东36选7走势 体育足球比分直播 双色球边码是什么意思 通化大嘴棋牌上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