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內鏡世界杯”?周平紅:第一位進入決賽的中國醫生

2016-03-29 05:41:43 作者:王瀟

摘要

即使是同一個行業,都有你想象不到的另一面。比如很多人都未必了解的——“內鏡世界杯”。

周平紅決賽時,是踏著國歌登臺的,背后LED屏上是整幅中國國旗。

從500多位參賽者中帥選出的9名決賽選手,只有他來自中國。2013年以前,從未有中國醫生進入過內鏡世界杯決賽。

“第一次參加,不清楚規則,規定是3分半的手術錄像,到了現場才知道,原來‘introduction(簡介)’和‘background (背景)’都不算在這3分半里面。”比賽是評委根據展示的內容,現場舉牌子打分的。這點上周平紅吃了虧,只得了第6名。

(周平紅2013年參加內鏡世界杯決賽)

內鏡世界杯是全世界內鏡醫生的盛會。在美國消化疾病周(DDW)——全球規模最大和最富盛名的消化疾病領域學術會議——期間舉辦。每年吸引全球最多消化病領域醫生、研究者參與。

周平紅,47歲,上海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內鏡中心主任。今年的內鏡世界杯,他是老資格了,并被邀請做大賽評委,“要給別人舉牌子打分了”。

【手術室里的競技】

周平紅是天生的競技者,越是關鍵時刻,越是發揮穩定。

2012年2月2日上午8:45,德國杜塞爾多夫,第14屆國際消化內鏡大會的內鏡手術操作演示準時開始。日本、美國、德國、中國、荷蘭等國醫生在5個手術室內將先后進行7臺手術。

畫面由衛星轉播至大會會場,實時與1700余位醫療界代表共享。

周平紅是第4個登臺。由大會主席Schumacher教授配合手術和解說。

POEM手術是周平紅的“絕活”,全稱叫“經口內鏡下食管括約肌切開術”。最對應的病癥是賁門失弛緩癥,在食管的黏膜下層打一個“隧道”,在隧道里把賁門周圍的肌肉切開,讓本來O字型的肌肉,變成C字型。他說全世界5000例POEM手術,他一個人做了一半。

周平紅5分鐘內即完成一段12厘米的食管黏膜下隧道建立,創面清晰,未出1滴血,會場內爆發出掌聲。

當進行到手術關鍵步驟——食管賁門周圍肌肉切開時,意外出現,一動脈出血。會場里的代表大多未見過類似手術,都倒吸一口氣,會場內一片寂靜。

“碰到這種情況,心里有些緊張,但不能表現在臉上,臉上始終要面帶微笑,手術的同時也要進行解說。”周平紅短時間內完成止血,會場內再次掌聲雷動。手術演示一方面要轉播內鏡視野里的畫面,一方面轉播醫生手上的動作。大會主席怕錯過細節,叮囑攝像師:“盯住周醫生的手!”周平紅開玩笑:“我也只有5個手指頭,可沒有6個。”

手術進行到第20分鐘,周平紅用5個金屬夾順利縫合食管傷口。食管傷口呈一直線,縫合間距一致。

25分鐘時,大會主持人宣布周平紅成功完成POEM,整個手術過程“不可思議”。5分鐘后病人蘇醒,伸右手比了個“V”的手勢,手術室內一片歡呼。

(手術現場)

術后,大會主席在休息室內宣布周平紅的手術“是上午手術演示的冠軍”。還有細心的醫生仔細檢查周平紅的手術衣后背是否有汗漬,以判斷周在手術中是否高度緊張,發現沒有時直說“難以置信”。未能目睹手術過程的醫生們,則強烈要求大會主席準備另1例病人安排第二天再次演示。

那次大會,2天時間內,周平紅完成2臺內鏡最新微創手術,大會演講2次,主持大會1次。代表中國醫生出場5次。

周平紅2013年就這樣進入了內鏡世界杯決賽。

那段時間剛好中國足球隊在國內1:5輸給了泰國青年隊,23年來首次在主場負于泰國隊,被稱為國足的“615慘案”。

“中國足球不行,但內鏡可以!”周平紅當時說。目前中國已有兩位醫生連續2年進入過內鏡世界杯決賽。

今年,他算是“老資格”,被邀請擔任決賽的裁判。

“第一次我還穿得西裝筆挺的,后來去了,發現參加世界杯的其他國家醫生都穿民族服裝。今年,我本來想穿件中山裝,看了電影《葉問3》以后,發現葉問那樣的長褂也不錯!”

【在全世界做手術】

在周平紅回顧自己成長的過程中,基本可以得出兩點:一是腦子不笨;二是不甘平庸,敢嘗試。

他是在江蘇泰興農村長大的。中學讀了7年,中考考數學那門時,借了親戚一塊手表,當時沒見過手表,考試中一調,就把時間調錯了。再重新讀,就考全年級第一了。1986年高考,東半縣第二名。

1992年大學畢業分到中山醫院普外科,那時不是天天開刀,有時上午開刀,下午就睡覺。“浪費”了兩年,想,這樣下去不對了,就要求也去內鏡科做內鏡,多掌握一門技術。

2006年他去日本學內鏡切除技術,回來不顧反對就開始嘗試;那時日本的奧林巴斯器械國內還沒有,他就自制,找工人用老虎鉗把針刀的刀頭彎成鐮刀狀。

周平紅現在的英語已經相當流利,但他說“人不是無緣無故走到今天的”。

2008年,他去美國紐約長老會醫院學習腹腔鏡技術,那是給克林頓放心臟支架的醫院。醫院里每周有早會,他自告奮勇在晨會上講自己在國內做的內鏡手術。那時英語有多差?有個醫生提問,在內鏡下切除,產生的煙霧怎么辦?他想說“用吸引器吸引”,但當時連“suction(吸引)”這個單詞都說不出來。

2009年,他被邀請去臺灣講課(受邀臺灣大學附屬醫院大會演講的大陸第一人),有韓國、日本的醫生,所以要用英語,講到一半講不下去了,就說:“用國語講可以嗎?我講得很吃力,你們是不是聽得也很累。”下面就鼓掌,表示同意。

周平紅自2009年第一次跨出大陸手術,幾乎是飛速躋身世界舞臺。2011年起他頻繁出席國際會議,意大利、韓國等,而且只選擇請他做手術演示和大會演講的會議,因為這樣才更有影響力。

(周平紅在美國紐約大會手術演示后)

“中國醫生走出去,一開始都是沒有人帶的……每次遇到機會,一定要抓住,而且要出彩,之后才會有第二次第三次。”他這樣鼓勵他的后輩。

這些年,他也親歷歐美醫生對中國醫生的逐漸改觀。

前幾年,他到德國去做手術,一位18歲小姑娘被發現胃部有一腫塊。他原本想為她做內鏡下全層切除,但術中德國醫生連連說“stop”,擔心穿孔,不讓他做。無奈,只能配合德國外科醫生行剖腹手術,把小姑娘的胃切掉三分之二。

切下來后,他將標本剖開看,發現瘤長得很深,認為是“異位胰腺”,并列舉了5個理由。但站在身后的幾國醫生都不相信,堅持認為是間質瘤。

回國路上,他垂頭喪氣——“一個內鏡手術變成了外科手術”。但幾天后就收到了大會主席的郵件——“祝賀您!”還寫道:“周教授,您是全世界為數不多能夠診斷異位胰腺的人”。周平紅回復:“不,中山醫院內鏡中心的任何醫生都能診斷。”他還是有點遺憾,小姑娘的胃切掉三分之二,容易營養不良。

因獲得認可,周平紅已經有美國、歐洲、澳洲的臨時醫生執照,已經去過非洲、南非、巴西、委內瑞拉、巴拿馬,希臘、埃及也有工作室。

今年春節前,他應邀赴英國樸茨茅斯做手術。英國的公立醫院排隊嚴重,原定下午2點的手術,病人在當天上午還沒被收住院,因為“沒有床位”。

負責邀請的主任在接他去醫院的一路都在拼命打電話和住院部“吵架”,告訴他們是如何不容易才能邀請到這位來自中國的專家,終于讓病人住院、手術得以如期進行。

而這個在全世界做手術的醫生,5年前就跑遍了包括西藏在內的全國所有省級大醫院,他甚至做了個很“狂”的總結:“哪個醫院不叫我去,說明他們的內鏡切除技術還沒有很好的開展起來。”

還真是底氣十足。

(圖片均由受訪者提供。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文編輯:許鶯 編輯郵箱:[email protected]

請保存下面圖片的二維碼圖片到手機圖庫,然后打開微信的二維碼掃描,選擇從手機圖庫調入二維碼

歡迎關注上海觀察(微信號:shobserver)!

添加辦法:微信“通信錄”-“添加”-“查找公眾號”-“輸入上海觀察”-“加關注”。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uswqb.club/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評論
首頁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
街机捕鱼平台注册送分 波克安徽麻将安卓版1.0 捕鱼王 虔娱江西赣州冲关麻将 极速11选5平台 15选5中奖概率 东北棋牌大全 白小姐开奖结果2020 腾讯欢乐麻将免费场 平码一百块赔多少钱 沪乐麻将安卓版下载 河北20选5复式投注表 捷报即时足球比分app 爱玩捕鱼大圣归来外挂 网盛棋牌老版本下载 北京pk10开奖直播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