瀟湘過客-紅樓書話-文化縱橫-搜狐社區

湘過客

文蕭夢

我是林黛玉,在很小的時候失去了摯愛的母親,因為外祖母的疼愛,才遠離家門奔赴京都。

也許是年幼的緣故吧!我是在一種特別復雜的心里爭斗下走進了這座極繁華極闊綽的宅子,因為第一次來這里,不敢多說話,步步小心,時時注意,唯恐唐突了誰,步履緩慢而矜持。當我辭別年邁的父親辭別生活了十幾年的揚州城的時候,我的心情無法沉寂,我知道此一去,我將遠離家門,遠離親人,將忍受思鄉之苦,將過寄人籬下的生活。那一刻,我的淚水一滴滴---------猛然間,年邁的父親,抬起頭,用含滿淚水的眼睛看著我,用低沉而沙啞的聲音說道:我兒不要傷心記掛,為父老了,你外祖母家不比外家,你去了可以有個好的照顧,為父也就放心了。外祖母家雖說不比外家,我兒也要時刻注意,不要以在家時待外,切記切記!

父親的話未說完,眼淚便下來了,也許是不忍心看我離開,他背過身子,告訴艄公開吧!隨著艄公的號子聲起,船兒順流而下--------------

于是江邊的船頭,一個孤獨的小女孩含著淚水立在那里,不停的遙望逐漸遠去的家鄉,遠去的父親。

“快到了姑娘”一個丫頭婆子的話打斷了我的思緒。

不知道外祖母家究竟會怎樣?

我的心里還是個未知的答案。

很快船就靠岸了,岸邊站了幾個穿著華麗的丫頭婆子,她們上來開始收拾我那不多的東西。

我就像個木偶似的跟在她們的后面,上岸,坐轎。

轎子走到聲音吵鬧的街市時,我忍不住用手悄悄揭開一角,看到不遠處就是傳說中的榮國府,在外別處看,又一個大匾,上書寫三個大字“寧國府”

我知道這便是外租之長房“寧府”的府邸,小時候聽母親常提起,外租分了兩家一個是母親家的“榮府”另一個便是外租之長房“寧府”了。

轎子快走到榮國府正門的時候突然拐了,我當時很納悶,為何不走正門?難道正門還有很多的規定不成?或者只有身份比較顯赫顯貴的人才可以走。這些都將不得而知了,因為轎子七拐八繞的進了大門旁邊的一個角門。

抬轎子的又換了一撥人,從這些仆人可以看出外祖母家的奢華,也明白了母親常教導的外祖母家不比別家的差別。

就這樣一個孤獨而年幼的女孩邁著沉重的步履走進了那座本不屬于她的高深的豪門宅院。

女孩眉宇間流露出一種淡淡的憂傷淡淡的憂愁,仿佛與她的年齡很不相搭。一步一搖間前藏著弱柳扶風的嬌羞與美麗。她的美,寂冷而孤傲,與奢華富麗的樓閣相比,顯得那么的不和諧,而在這不和諧中,卻又深藏著一種無可奈何的悲傷,一種身不由己的宿命。也許,她的眼淚,她的憂傷,將注定要陪伴她在這豪門大院的深宅里度過,于是她在丫頭婆子的攙扶下走進了老太太的屋子。

白天發生的很多事,我幾乎有點暈了,記得不是很明白了,大概是流的眼淚太多的緣故吧,眼睛的痛澀模糊了眼前的記憶。只記得剛進屋子,就有個白發蒼蒼的老人哭著朝我奔來,口里一直“心肝寶貝”的喊,我的頭一下子懵了。記憶里不曾有過的人,不曾有過的地方,不曾有過的時間,卻發生了我無法預料卻似乎又是生命力注定的故事情節。我也哭了,既有傷心的哭,又有無所適從的哭,同時也是無可奈何的哭,遠離家門,遠離親人的哭,讓我忍不住的想問,我來這里到底為了什么?究竟是為了什么?從此我就開始了深宅大院的豪門生活。

小女孩不知道,她的悲傷注定了她的迷惘,在突如其來的關愛里,她的心卻一下子游離于千里之外的揚州,千里之外的家。繁華,富庶,珠光寶氣,錦衣玉食,在她的眼里全是冰冷的浮華。那些憐憫感動淚水的背后不過是一張張虛偽,陰險,阿諛奉迎的臉。在老太太的屋子里,正襟危坐心里卻忐忑不安,這里有禮義孝廉卻敗絮其中;這里有面如菩薩卻心似蛇蝎,這里有望去熱情如火心卻冷若冰霜。她在這里顯得特別的孤獨,寂寞,恐懼,無助,而這個時候,那個命中注定要出現的人來了,走進了她的視野,走進了她的世界,從此她便有了寂寞時的快樂,憂傷時的開心,當然也有了很多的眼淚,很多的不放心。

剛看到他的時候,我好覺得面熟,好似在哪里見過一樣的熟悉。(因為他在天上經常給絳珠仙草澆水,所以覺得他是那么的熟悉,好似昨天才分別一般)二舅母說“他是個‘混世魔王’不要去招惹他”我聽了覺得詫異,他明明長的眉清目秀,怎么變成了舅母口中的“混世魔王”這個稱呼語他的美麗是不相稱的,他看上去,很陽光的那種脫俗,美麗得不羈卻也并不放蕩,眉宇間有股淡淡的英氣卻也有股淡淡的脂粉味。我不敢仔細的去看,偷偷的瞥了一眼,剛好他也看這里,四目相對,突然覺得好不好意思,但是只那一剎間,就覺得似曾相識的眼睛,似曾相識的身影,好似昨天才別過一般。

難道這個人就是夢里常出現的那個讓我用一世眼淚償還的恩人。

也許我的命運會因他而出現意外的轉機。

也許小女孩不知道,這只是一種造化的手段,殘酷的開始,也許她并不知道,自己就是一株仙草,來世間就為了償還一生的眼淚,淚盡人便亡!

自從我來到這里,賈府上下都待我出奇的好,這點讓我那顆懸著的心暫時的放下了,至少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凄苦無依。但是我知道,她們都是看到老太太喜歡我,疼愛我,給予的一種物以稀為貴的施舍,終究會有一天不復存在的。于是我整夜整夜的想,遇到心中的坎邁不過去的我就藏在心里,遇到一些事兒自己解不過來的,就大哭一場發泄出來,或者獨自垂淚,我在這里是孤獨的,別看每天看似那么的熱鬧,其實我天生不喜歡聚,倒喜歡散。因為我知道天下無不散的宴席,再熱鬧的開始也會有冷寂的結束,所以我開始就不喜歡了,所以結束對我來說也無所謂。他經常來看我,有時候看著我也不說話,就陪著我,他懂我的心嗎?我不知道,也不該知道,他也許也不明白,我為何會來這里,會見到他。

我以為我們就會一直這樣下去,沒有想到有一天,二舅母的妹妹來了,帶了一個美若天仙的女孩(這個是她們說的,美若天仙),聽說很會來事,下人也都說她比我好,寶玉有時候也會去看她,也會和她玩。有時候看到她,我心里很難過,本該高興的很多事,因為她在,我的心里便很堵,于是我就只好走了,回去一個人獨自垂淚。

每次寶玉都會過來千萬句的妹妹長妹妹短的賠不是,我才破涕為笑,也許是經常這樣,寶玉就習慣了。

倒是那個姨母的姐姐也常來看我,開始的時候,我是敵對她的,時間久了,感覺她很會體貼人,我就和她親近了許多,只是多煩寶玉因為她惹了我,我還是會忍不住的生氣的。

寶姑娘的美也許是我無法企及的。她的笑很有殺傷力,是那種雍容華貴的那種,如盛開的牡丹,她的一舉一動,無不顯現出大家的風范,大家閨秀的大方氣質。還有她會全身散發出一種我沒有的大度的氣概,從府里人的贊嘆的目光中,我感到了危機。

我的苦惱來自于高貴的自尊,面對生活面對命運,我不能瀟灑也無法瀟灑的解脫,我骨子里雖然流淌著高貴的血液,但是也讓我在不知不覺中選擇了獨自心冷的死角,而這些也成了我日后身體日漸細弱的致命的傷痛。

在府里住了很久后的一天,寶玉的姐姐突然榮升為貴妃,賈府上下熱鬧喜慶非凡,我倒是很平靜,我知道熱鬧繁華的背后便是沉重的棘輪。

貴妃來省親本該與我無關的,但是因為寶姐姐也去了,我就只好也去了。

貴妃看到我和寶姐姐的時候,極為的贊賞了一下,我的心里壓力很大,不知道為什么,總感覺寶姐姐從來的那一天就處處的比我表現的好,也比我受別人喜歡。

貴妃走后,我們都搬進了省親的園子里住,貴妃派人賞賜東西,獨寶姐姐的和寶玉的一樣,我的與三姑娘四姑娘的一樣,當時看到這些,心里極不是滋味,一種被人出賣的感覺升到心頭,感覺特別的傷心,就獨自的垂淚。

也許是經常這樣的緣故,紫鵑她們也都習慣了,開始的時候還總來勸勸,現在都習慣了,任我去吧。

垂淚的時候想到我獨自一人,無親無故,但凡母親還在,或者兄弟還在,我也不會這般的孤苦伶仃,也會有個人幫我出主意,也會有個人給我說句話。

尤其是寶玉后來一再的表示不相信金玉之說,只相信草木之緣,那時候我的心里是矛盾的,心里高興的是寶玉知道我的心,也難為他想到,不幸的是我身邊沒有一個親人,沒有人能明白的我的心思,如果母親還在,也許這個事情會有轉機,但是可憐我孤苦一個人,心里再多的苦也只有藏在心底。紫鵑倒是個明白的丫頭,也很懂我的心,和我情同姐妹,但是畢竟這樣的人家,這樣的身份,不能去處說,不能外面知道,只能倒在心里,藏在心底,郁悶在心里,積累在心底,多了,就病了,病倒了,身體越來越弱。

我知道自己也許是個不長壽的,但是一想起寶玉的話,我的力氣就來了,本來病倒了,病的不能起床了,但是知道了原來那個是個誤會,心里就敞亮了,明白了,就又掙扎著好起來了,為了自己的心,也為了寶玉的心,要掙扎著好起來。

后來也不知道怎么了,總見不到寶姐姐,她也不來了,難道是我無意間得罪了她,總不來,也不過來這邊了。

當然我是不知道她與寶玉定親了,不方面過來,也許還有不好意思見我的緣故吧!總之再也沒有見到她,其實我那個時候到是很想見見她,尤其是那次,她用那些話,讓我感動的一塌糊涂,拿她當了親人一般的近。

后來我也不見了寶玉了,才知道寶玉病了,那塊寶貝找不到了,我打算去看他,可是她們總也不讓,也不讓我出去。

寶玉不在怡紅院住了,房子還在,看到后我的心里多少恨難過。

有一天我要出門,剛好走到花園的橋邊,忘記了帶手絹,紫鵑就回去取,我自己站在橋邊獨自欣賞園中的花。

突然聽到一個哭聲,還以為是那個丫頭受了委屈,就上前勸勸,看到才知道是老太太房里的傻大姐。

她看到我不哭了,很委屈的說:林姑娘給評評理,我到底錯了沒有

我也不知道什么事,就示意讓她說。

她說:你倒評評,我就說了,寶姑娘要是嫁過來,該怎樣稱呼啊,又是寶姑娘又是寶二奶奶。就這一句,我姐姐就罵了我。

我的腦子混了,也聽不清楚她后來的話了。

只記得我糊涂了,心里也不清楚起來。

醒來的時候,只有紫鵑趴在床前流淚。

我這是怎么了,我記得我要出門的,好像走到了花園的橋邊,記得紫鵑去幫我取手絹去了,怎么會躺在這里這會子。

哦,想起來了,那個丫頭的話,如重錘一般敲在我的腦子上,我的頭上。

我的頭開始疼了,心也開始抽搐。

寶玉要娶親了,他口口聲聲答應我不相信金玉之說,只相信草木之緣,今天怎么要取寶姐姐,怪不得不見寶姐姐來了呢,原來是定了親,不好來了。

難道她忘記了她給我說的話了嗎?

我要去見寶玉,我要親口聽他說,他要選擇金玉。

無奈掙扎了一番,我的身子無法起來,最后還是紫鵑扶我才起來。

丫頭看我都在躲避。

我的心也懵了,徑直的去找寶玉。

寶玉坐在那里,好似傻了一般,看到我也不讓座,也不說話,只是沖我笑。

等到我要走的時候,寶玉才傻笑的說“妹妹放心,我把她放在這里了”用手指指他的心。

我說了句“是我該走的時候了”腳就輕飄飄的出了門。

等走到瀟湘館的門口時,才忍不住吐了一口血,然后就倒下了。

心也碎了,淚也流了。

是該走的時候了。

瀟湘館里我終歸是客。

住的再久,我在賈府也是一過客。

要走的時候,我才想明白,也許我就不該來,走了一遭,我終歸還是要離開這里,離開不屬于我的這里,我原本是瀟湘館里的妃子,結果卻成了瀟湘過客。

我走了,盡管有點凄冷,但是也安心了。

寶玉也許又不得的苦衷,我本該放心了,但是仍然無法安心的離開,臨走的時候仍然不忘記大喊:寶玉,你好,好

等喊到好字的時候,我的眼睛里再也沒有了淚水

我走了,瀟湘過客終歸去

無牽無掛的走了

原來我本是瀟湘一過客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uswqb.club/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評論
首頁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
官方10分赛车网 管家婆马报图今晚资料 黑龙江彩6十1开奖结果 245000足球皇冠比分走地赔 虎牙捕鱼齐天大圣 四平吉祥棋牌下载? 支付宝天天红包赛反作弊 黑龙江6 1走势图b2 30选5中几个才有奖 天津快乐10分历史开奖号码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走势图 排球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 微信股票群二维码 哈灵浙江麻将群 3d开奖号是几号对应走势图表 天天捕鸟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