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億濰柴”為何看上“百億雷沃”?

陳5G 非常農機

不久前,山東重工集團(下稱“山東重工”)和濰柴集團同時發布消息稱,經省市政府、國資委批準,濰柴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濰柴集團”)受讓雷沃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雷沃重工”)20.84%的國有股權,并依據《公司章程》規定委派兩名雷沃重工董事會成員。

山東重工集團稱,雷沃重工是我國知名的農業裝備制造集團,目前有員工1.5萬余人,業務遍及全球120多個國家和地區,在農機領域能夠提供“耕、種、管、收”整套農業解決方案,每年銷售整機7萬輛,是中國農業裝備市場的龍頭企業之一。

山東重工表示,通過本次股權轉讓,濰柴集團將與雷沃重工實現高效協同研發,依托濰柴動力高端非道路全系列發動機、CVT動力總成和液壓動力總成等核心產業資源,補齊雷沃重工動力總成核心競爭力短板,全面推動雷沃重工大型農業裝備邁向高端,有效提高市場競爭力。雷沃重工每年對市場發動機的需求約計7萬臺左右。

山東重工旗下擁有濰柴動力、濰柴重機、山推股份、中通客車、亞星客車、德國凱傲集團等多家上市公司,是中國綜合實力領先、具有國際影響力的裝備與汽車制造集團,業務涵蓋動力系統、智能物流、汽車、工程機械、豪華游艇、金融服務等六大板塊。

今年8月,網上有傳言稱,濰柴將入股雷沃,不過,當時濰柴和雷沃方面對此均保持沉默。

業內人士在接受非常農機采訪時分析,雷沃重工營收最多時逾100億元,不過,由于其主營的農機產品業績大幅下滑,目前營收已遠低于100億元。不過,這一消息未得到雷沃重工的證實。二者整合后能否發揮1+1大于2的效應還有待觀察,“關鍵是靠產品說話”。

對于濰柴集團與雷沃重工的結合,這位業內人士分析,濰柴動力作為雷沃重工的發動機供應商,配套關系變得更加剛性;地方政府與雷沃重工正式切斷了股權聯系,消除了之前來自坊間的種種負面傳說。

對于濰柴是否很快將控制雷沃,這位專家分析,濰柴要“控制”雷沃,目前只是想象,真正“控制”需要時間;換人是遲早的事,目前取決于王金玉,不取決于其他;濰柴與雷沃走出的這一步,最好解讀為”中性”。

“譚大膽”的“千億美元”目標能實現嗎?

山東重工正在加快整合山東省內的企業資源,雷沃重工只是其中一例。

就在近日,山東重工發布消息稱,山東省國資委已批復同意將山東省國資委、山東國惠投資和山東省社保基金理事會持有的山東省交通工業集團控股有限公司(下稱“山東交工”)合計100%國有股權無償劃轉至山東重工。

山東交工是山東省屬國有企業,截至2018年末,擁有資產總額149.6億元,2018年營業收入114.5億元。中通客車是其主體業務。山東重工表示,這次股權劃轉是山東省屬國有企業先整合后重組的又一創新性案例。

近年來,同時擔任山東重工、濰柴動力、濰柴集團和中國重汽董事長的譚旭光因在推動企業改革發展方面的大膽舉措被業稱為“譚大膽”。

寶刀未老的“譚大膽”可謂野心勃勃。

就在10月19日舉辦的“跨國公司領導人青島峰會”上,譚旭光透露,集團提出到2025年,達到1000億美元的收入,而山東重工今年實際收入已達500億美元,“我認為,經過努力是可以實現的”。就在當日,譚旭光剛接到山東重工的業績快報——今年1~9月,公司實現10%的收入增長,利潤繼續保持20%的增長。

“一直以來對資本市場和社會,我的承諾就是利潤增長永遠高于收入增長,這是我做企業的理念。”在譚旭光看來,經濟下行也孕育著新產業產生。所以只要企業存在,外部的生態是在不斷變化的,這是動態的,關鍵是如何應對。

譚旭光的野心和魄力是一以貫之的。

上世紀九十年代末期,濰柴和所有的國有企業一樣,正面臨著一場前所未有的生死危機:工廠機制僵化、人才流失,包袱沉重、經營虧損,技術落后、產品滯銷。企業賬上只有6萬塊錢,13600多人沒飯吃,半年發不出工資來。此后的20年,譚旭光對濰柴進行了大刀闊斧式的改革,使其從20年前的瀕臨破產到而今成為千億級企業。

在一篇文章中這樣寫道:只有改才有活路,可在當時一個具有50多年歷史的老國企中,改革談何容易?譚旭光,這個喜歡西班牙斗牛曲的山東漢子,憑著一股子牛勁拉開了濰柴的改革序幕。改革從水電氣暖的收費開始,譚旭光沒想到第一個站出來反對的人是自己的父親,父親勸他:“濰柴人一人一口唾沫都可以把你淹死。”譚旭光說:“那我就先拿你開刀!”后來廠里的老干部去找譚旭光的父親說情,父親說:“他連他爹都不認了,你找我有什么用。”

改革,只有敢于觸動深層次矛盾,才能真正實現鳳凰涅槃。譚旭光對準內部機制之弊,啟動了人事、勞動、分配“三項制度”改革。在這場壯士斷腕的改革中,濰柴干部由750人減到219人,在崗職工總數由13600人減至8000人。

業內專家分析,譚旭光顯然不打算躺在過去的功勞簿上,他要給自己加壓——實現1000億美元的營收。實現這個目標,除了做大做強已有業務,收購重組應是其今后發展的必選動作。與雷沃重工以及山東交工的重組或許只是開始。在中國制造轉型升級的陣痛期, “譚大膽”能在5年后兌現他的“千億美元”營收目標嗎?

更重要的是,在未來的世界農機版圖中,會有譚旭光的一筆嗎?

此網頁由易有料提供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uswqb.club/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評論
首頁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
好运彩是正规平台吗 武汉赖子边锋麻将 内蒙古十一选五 江苏省体彩7位数 四肖三期必开 东北麻将下载安装 黑龙江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 球探篮球比分直播网 德甲联赛视频 大地棋牌官方推荐下载站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体彩排列五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数据 幸运农场三连中 南京麻将群 3d历史上今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