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嶺雪 -- 騰訊博客 - 芳官為何可入又副冊 - Qzone

芳官為何可入又副冊

文、西嶺雪

《金陵十二釵》正冊中有四春,副冊中有三尤,而又副冊里,有兩官——齡官與芳官。

按說《紅樓夢》中原有十二官,為何卻只有兩官可以入又副冊呢?

即以戲分而論,雖然文官、艾官、寶官、玉官、葵官、茄官、豆官等戲分甚少,藥官更是早早死了,可以略除;然而藕官、蕊官卻是和芳官共同演出《杏子陰假鳳泣虛凰》一回戲的人,又分別是寶、黛、釵的丫鬟,意味深長,應該夠資格向十二釵又副冊名額發起競投了。

尤其藕官燒紙,寶玉還替她打掩護,又引發了一通“喜新不忘舊”的理論來,似乎很符合“在石兄處掛號”的要求。何以倒不能進入又副冊呢?

回目名說得好,“假鳳虛凰”,藕官、蕊官兩個人的出場,只是虛晃一槍,做個陪襯而已,這一回真正唱主角的,是芳官。藕官、蕊官、藥官(又作菂官)的三角戀,原是通過芳官轉述的;而寶玉的一番議論,也是沖著芳官發的。

這段描寫一波三折,很能吊起讀者的胃口來。先是說寶玉見了藕官燒紙,問她祭的是誰,藕官不答,及后來承了他護庇之情,不好不說,卻又道:“我也不便和你面說,你只回去背人悄問芳官就知道了。”接著寫寶玉去瀟湘館探望黛玉回來,“因記掛著要問芳官那原委,偏有湘云香菱來了,正和襲人芳官說笑,不好叫他,恐人又盤詰,只得耐著”;接著芳官又洗頭去了,且與干娘吵起嘴來,引發了一場不大不小的風波,并借麝月之口形容道:“把一個鶯鶯小姐,反弄成拷打紅娘了!”好容易事情平息,又夾了一段“吹湯”的余波,直到寶玉吃過了飯,盥漱已畢,襲人等出去吃飯,“寶玉使個眼色與芳官,芳官本自伶俐,又學幾年戲,何事不知?便裝說頭疼不吃飯了。”屋里只剩下寶玉、芳官兩個人,寶玉這才鄭重問起藕官燒紙的根底,芳官也這才娓娓道來。

而隨著藕官、蕊官、菂官故事的追本窮源,芳官的形象也越來越鮮活明朗了。所以說,這一幕戲,回目雖關藕官,主旨卻在芳官。鶯鶯小姐也好,拷打紅娘也好,花芳官,才是那個挑大梁的真正主角。

 這還只是芳官的第一次正戲。后來,她成了深得寶玉寵愛的小丫頭,戲分頗為不少,然而最重的一幕,卻是發生在寶玉的生日宴上。那日正宴未開,她已經妝扮上場了,“滿口嚷熱,只穿著一件玉色紅青酡絨三色緞子斗的水田小夾襖,束著一條柳綠汗巾,底下是水紅撒花夾褲,也散著褲腿……越顯的面如滿月猶白,眼如秋水還清。”

這里,芳官是多么任性、嬌縱,不過是個二三等的小丫頭,卻和寶玉平起平坐地劃拳,由著襲人等在底下侍候。眾人無心,只笑說“他兩個倒象是雙生的弟兄兩個”,襲人是有心的,雖不好發作,卻趕緊上來敬酒,叉開寶玉。

然而芳官仍然無知無覺,一味貪酒。連襲人占花名,說“同姓者陪一杯”,她也趕緊地說聲“我也姓花”,蹭了一杯酒喝。當時的襲人,大概頗有點視芳官如阿Q的怒意吧,恨不得罵一句:“你也配姓花?”

然而襲人是有城府的,她仍然隱忍不發作,卻在酒闌人散之后,借機就勢,“將芳官扶在寶玉之側,由他睡了。自己卻在對面榻上倒下。”這一段,作者用一慣白描手法,表面上替襲人遮掩是“見芳官醉的很,恐鬧他唾酒”,似乎完全出自一片誠心;然而次日起來,卻當著眾人說:“不害羞,你吃醉了,怎么也不揀地方兒亂挺下了。”生怕眾人不留心似的。

襲人慣于人際,非常明白煽風點火、借刀殺人的道理:小丫頭芳官竟與寶玉同榻而眠,這樣的艷聞,她自己不說,也自會有人當新聞傳出去,還怕上頭將來不替她報仇?

且不論誣陷也好,無心也好,芳官得與寶玉同榻,是實實在在地“在石兄處掛了號”,雖不似襲人的肌膚之親來得實在,卻也可媲美晴雯與寶玉“渥被窩”的情分了。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uswqb.club/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評論
首頁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
辽宁35选7 豪利棋牌备用网址 湖北11选5任3基本玩法 江西多乐彩出号走势图 香港马报免费资料最新 贵阳麻将 免费下载欢乐麻将全集 王中王资料精选大全 天天乐棋牌游戏 大嘴刨幺手机版 浙江6+1特等号码中了一个有多少钱 单机不联网的捕鱼游戏 山西快乐十分吧 河南*22选5开奖 2019年女足世界杯比分 李逵劈鱼游戏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