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腦”鄭爽放狠話不結婚:什么樣的女人,最讓人忘不了?

以下文章來源于壹心理 ,作者壹心理主筆團

壹心理有心事,看壹心理。2000萬年輕人在這里自我覺醒。

壹心理主筆團 | 笛子

壹心理:人生的重要命題在這里找到答案

鄭爽又上了熱搜,但這次感覺她“長大”了。

“戀愛腦”這個標簽從她有公開戀情就牢牢貼在她身上,她在愛情里一直被指愛得“卑微”,愛上就豁出一切,根本不懂愛自己。

比如在以往的戀愛中,因為對自己的容貌不自信而為張翰整容。

和胡彥斌分手半年一直在單方發短信,直言“關于愛情,我欠他的太多太多”。

和張恒戀愛,一言不合被冷暴力,她總耐著性子溫柔地哄對方,一直自我反省和自責。

在最后一期《女兒們的戀愛》中,她終于大方回應了網友們說她總是“戀愛腦”的事,稱“每個人對戀愛腦有不同的理解,我只是用自己理解的方式處理愛情”。

她還說五年內沒有結婚計劃,希望把更多精力放在工作上,想做出更多好作品。

我不是鄭爽的粉絲,但看到她說的這些話,感觸頗深。

她終于走出了改變自已的第一步,開始考慮自己,在往愛自己的方向走了。

這是一種嘗試,在表達“我想試試我生命的另一種樣子”。

很有勇氣。

我們經常說,要自我關懷,學會接納自己,做自己,愛自己。

但是在后臺,有不少讀者傾訴:

“我相貌平平,能力平平,收入平平,連我自己都不喜歡自己,我怎么愛自己。”

“母胎單身快 30 年了,我覺得沒有人會愛我,我也不值得別人去愛吧。”

“做自己很爽,但總覺得愛自己很自私,我做不到。”

……

我很懂這樣的感覺,因為我從小就很自卑。

小時候總是委屈自己滿足家人的期待,長大后交朋友、談戀愛也習慣性先照顧對方,用“我付出多一點, Ta 就會愛我”的方式來維系關系,不敢表達自己的需要和感受。

當我接觸了心理學,意識到需要改變的時候,發現真的很難。

但我一直在努力嘗試,因為我明白到,比擁有無條件的愛更重要的,是學會無條件地愛自己。

今天我想跟你聊一聊,如何愛自己。

網上有一個真人秀,《粉雄救兵》,說的就是愛自己。

《粉雄救兵》 Queer Eye For The Straight Guy ,由五位男同性戀設計師,幫助改造邋遢直男。

別看只是簡單地改變外在,五位設計師從服裝發型、家居飲食到心理狀態,幫助素人發自內心地正視和接納自己,愛自己,成為自己喜歡的樣子。

很多人從小被教育要多多做“利他”的事,“愛自己”是“利己”、自私。

對自己好成了一件羞恥的事。

于是,很多人不敢愛自己,仿佛對自己好一點就是原罪。

這位是洋子小姐。

她經營著一家居家式臨終關懷之家,照顧病重臨終的老人。

無兒無女,離異。

57 歲的她,渴望再次談戀愛。

但是,太難了。

因為她的一生,都在為他人而活,把病人放在第一位,唯獨忽略了自己。

她是周圍人的開心果,照顧病人無微不至,卻對自己糟糕至極。

甚至連自己的房間也讓給病人,每天晚上,她就睡在病情嚴重的病人病房門前,或茶幾底下,走廊旁邊……

她每天戴著一頂帽子壓住亂糟糟的頭發,有時三天不洗澡,有時會忘記自己什么時候換過衣服,天天吃速凍食物。

不打扮,不社交,自嘲說“我放棄當女人了”。

其實這不是放棄當女人。

她已經失去了一部分的自理能力,生活無序了。

她之所以對自己如此“刻薄”,是因為對姐姐去世的“愧疚感”。

她姐姐多年前因為胰臟癌必須住在加護病房,上了呼吸機,吊著 8 瓶點滴。

姐姐在冷冰冰的醫院去世后,她總是覺得,那時候的姐姐應該很想回家吧,很想安安靜靜地、有尊嚴地在家里和這個世界告別吧。

她很后悔讓姐姐在那種境況死去,常常會幻想,午夜無人的時候,姐姐肯定很寂寞。

她不希望她的病人也經歷姐姐去世前的感受,于是辦了這家臨終中心,希望病人們可以在家人和朋友的圍繞下,安詳離世。

這讓她一直很內疚,甚至想“如果我能替擁有完整家庭的姐姐死去就好了,她還可以繼續照顧孩子。”

潛意識里,她認為姐姐的生命比自己有價值,自己不配活著。

這種羞恥感讓她總是自責“都是自己做得不夠好”,焦慮,沮喪,自暴自棄。

于是,她總是無底線地壓低自我價值去拼命付出,好像這樣自己才配繼續存活,為別人帶去了很多歡樂,卻覺得自己不配擁有同等的快樂。

直到五人組的卡拉莫打開了她的心鎖:“當親人去世時,我們會產生很多愧疚感,認為他們的生命也許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

我當初為什么沒有更好地照顧他們?

但是洋子忘了最重要的一點:自己已經盡力了。

做了力所能及的事,可以了。

為自己而活,必須的。

雖然在自己心里,家人的存在更重要,但這不代表你的生命沒有價值。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你姐姐會為你驕傲。

所以,你必須原諒自己。”

洋子小姐終于哭著對自己說:“我原諒自己。

我已經盡力了。

我的生命是有價值的。”

那一刻,我的心被狠狠擊中。

如果你總是照顧別人,誰來照顧你呢?

如果你連自己都不愛,誰來愛你呢?

洋子小姐在五人組的幫助下,改變了愛自己的心理動機:

“愛自己,不是一件羞恥的事”。

她想通了:如果我有愛自己的能力,周圍的人也會快樂起來。

她嘗試剪短發,學化淡妝、涂口紅,嘗試新的穿衣風格,下廚做新鮮的蘋果派吃,坐著摩托車去約會,笑得像個戀愛中的少女,也擁有了自己的房間。

她第一次開始享受屬于自己的,僅有一次的人生。

充實而幸福。

一個人不會愛自己,常常源于無法接納自己。

23 歲的香衣,是個漫畫家。她漂亮可愛,充滿能量,也很有才華。

但她異常自卑,極度討厭自己,覺得自己除了會畫畫之外,一無是處。

她在生活中幾乎“自暴自棄”,沒有理由也要制造理由埋汰自己。

她染顏色各異的頭發,直把頭發染壞又嫌棄起自己的發質。

她的房間亂得像個垃圾堆,每次媽媽和妹妹叫她打掃房間,她總是說“我很忙,沒時間”。

她不喜歡自己的身材,覺得自己太胖了,臀部太大了,衣服只敢穿松松垮垮的,不敢穿低領衣服,不敢穿褲子,想盡辦法遮掩自己的體形。

把體形藏起來,等于把自己藏起來。

就連畫畫,她也基本不畫自己,就算畫自己也總是愁眉苦臉的。

她最喜歡畫身材曼妙的少女,那是她心中的理想少女的形象,有一雙大長腿,臉蛋圓潤,手臂纖細。

她想成為這樣的女孩。

她無法面對和接納真實的、完整的自己。

為什么呢?

因為,她缺乏“健康的自戀”。

健康的自戀,并不是自我崇拜并過分關心自己的完美。

自體心理學派創始人科胡特認為,每個人的本質上都是自戀的。

健康的自戀會讓一個人擁有真正的自我價值感,這是一種認為自己值得珍惜、保護的真實感覺,會讓你具備相對穩定的自尊和創造力。

擁有健康自戀的個體在遭遇失望、負面評價等挫折時,雖然也會感到受傷和暫時退縮,也會有抑郁情緒、羞恥和憤怒,但可以相對快速地“回彈復原”,并在合適的時間內恢復自信。

香衣正是缺少健康的自戀,通過幻想理想中的少女以及“自暴自棄”來麻痹自己。

她對自己的不認同,來源于兩處。

一是媽媽下意識對她不認同。

媽媽對她的要求很嚴格。

看到香衣不打掃房間,就認定她是個懶惰的、不愛干凈的人;

香衣喜歡穿奇裝異服、染頭發,就認定她是個不良少女,不像正常人;

香衣一次煮飯把平底鍋燒焦了,就就不再相信她,讓她干脆別下廚了……

媽媽對五人組改造香衣的唯一的訴求竟然是:讓她變得像個人。

這些“有條件的愛”,讓她一直以為媽媽是不愛她的,因為媽媽從未對她說過“我愛你”。

二是周遭環境對她不認同。

香衣中學時期遭遇過嚴重的校園霸凌,因為肥胖,被處心積慮地欺負。

這份恐懼延續到她畢業,即使長大成人了,也充滿不安全感,不自信,一直活在過去的痛苦和無助中。

于是,她覺得只有心中幻想的那個理想的女孩形象不會被欺負。

而她經歷的創傷,不敢告訴媽媽細節,也沒得到媽媽的重視和理解。媽媽不擅長和女兒表達感情,也覺得校園霸凌不是什么嚴重的事。

直到五人組不斷地鼓勵香衣:

你需要別人的認同,但最重要的是,你得先認同自己。

就算你覺得自己不漂亮也無所謂,我想要你看到我們眼中美好的你。

他們帶香衣重新染頭發,讓香衣想象自己不在乎他人眼光,去穿她想穿的衣服。她才發現,自己的身材曲線也可以很好看。

他們帶她去練習柔道,讓她感受到自己現在已經長大了,不必再深陷過去的創傷,已經有能力保護曾經受傷的自己。

他們讓香衣和媽媽一起下廚做飯,說出自己當年被欺負、渴望被愛的感受。

媽媽第一次感受到女兒的痛苦,對她說了“我愛你”。

香衣也學會了尊重自己的身體,融入作品中,畫出了那個有點胖胖的全身自畫像。

她接納了那個不完美,但真實而完整的自己,也學會了如何讓自己更快樂。

學會表達愛、付出愛,是獲得愛的重要方式。

尤其是在親密關系里。

如果你不會表達自己對愛的需要,就會在愛里和自己、他人失去連接,迷失自己。

37 歲的誠人和妻子康子,是一對年輕夫妻。

結婚 7 年,他們已經過了近 5 年的無性生活。

他們結婚前沒有求婚儀式,婚后連一次約會都沒有過,幾乎不會一起吃飯。

家里從來不煮飯,要么各自點外賣,要么各自在外面吃。

廚房里擺滿過期的食物,早已發霉惡臭。

如同他們的婚姻。

妻子抱怨,和丈夫的關系就像同事一樣,早上起床,分頭行動,晚上回來打個招呼,各自倒頭大睡。

在同一間房子里,他們中間豎起了一道高墻,彼此關上了心門,從來不溝通。

其實誠人是職業是廣播總監,在外人眼中才華橫溢,會寫歌,會彈吉他,玩各種樂器。

但一面對妻子,就變成了一個害羞、毫無自信、覺得自己一點男性魅力都沒有的失敗男人。

他從青春期開始就過得非常壓抑,沒有朋友,也無法對人敞開心門,一直習慣壓抑自己的情緒,“盡可能不讓別人注意到我的存在”。

就算很介意無性婚姻,他想和妻子解決,但由于誠人的性格太內斂,始終無法啟齒,不敢也不會表達自己對康子的愛。

為什么他不愿意和妻子溝通呢?

因為他不確定一件最重要的事:她到底愛不愛我?

他太看輕自己,太害怕了。

害怕妻子不愛自己。

害怕自卑的自己不值得被愛。

害怕溝通后得到的答案,是自己無法接受的。

誠人封閉自己,不敢表達自己的想法和需要,導致跟妻子的溝通越來越少,誤會越積越深,最終變成多年無性婚姻的局面。

當他終于鼓起勇氣問康子:“到底愛不愛我?”

妻子瞬間淚流滿面。

他以為這是在保護自己,卻不知道自己是在傷害妻子。

原來,康子也一直擔心誠人后悔娶了她,擔心被嫌棄不會做飯,不擅長做家務,為自己不是個“好太太”感到羞愧。

誠人在聽到這些之后總算說出了壓抑七年的心里話:

“我從來不在乎你會不會做飯,會不會做家務。”

“因為你的出現,我才得救。”

“你對我來說,是個完美的超人,只要你陪在我身邊就好。”

“我非常愛你。”

說完,他跑出門外嚎啕大哭。

在五人組的幫助下,他學會了對妻子表達愛意:

第一次下廚,嘗試做妻子想吃的蛋包飯;

第一次學插花,送給妻子當禮物;

第一次做發型、穿粉色襯衫……

妻子簡直覺得丈夫換了一個人。他們婚后第一次手挽手去約會,還有了一個新的約定:

-“吶,等春天來臨的時候,我們一起去賞櫻吧。”

-“好啊。”

誠人由于之前一直壓抑自己,回避溝通,他內心困著一個極度渴望被妻子看見的另一個“我”。

但別忘了,只有當這個“我”被表達出來的時候,才有可能被看見,被愛。

在現實中,我們無法像真人秀里的主人公一樣,遇到五個從天而降的天使,無條件肯定我們、接納我們、教我們愛自己。

愛自己,絕不是靠簡單的一次聊天、一次約會就能改變的。

這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需要我們用一生去學習,如何了解自己、接納自己、表達自己的需要,循序漸進去改變。

你不需要一夜之間變得無比愛自己,但只要有了自我改變的動機,就有自我實現的趨向。

幸福不在別處,在自己手里。

也別忘了,還有世界和我,愛著你。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uswqb.club/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評論
首頁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
河北好运3 大庆五二麻将 303期广西快乐双彩 上海11选5走势图定牛 下载免费打麻将 快乐赛车大战破解版下载安装 足彩大赢家比分网 广西棋牌十三张 山东十一选五计划 山东11选五5开奖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彩经网络 快乐扑克开奖公告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组 股票涨跌指标 贵州11选五全部基本走势图 盛京娱乐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