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興蓉文章:《荷花鞋墊》

2019-02-19 11:37

看電視劇《沂蒙》,軍民魚水深情的感人故事,使我久久縈繞心頭,難以釋懷,也不由想起自己的一段經歷。

那是1979年,越南竟背信棄義,公然犯我領土,擾我邊疆,殺我人民,氣焰十分囂張。我們偉大祖國一向熱愛和平,但我們也不是軟弱好欺的,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保衛邊疆,反擊侵略者的愛國熱情在全國洶涌澎湃,子弟兵在前方浴血奮戰,捷報頻傳;后方人民義憤填膺,全力支援。在抗越自衛反擊戰正打得熱火朝天的時候,四川省政府號召全省婦女以各種方式支援鼓舞人民子弟兵英勇殺敵。動員令一級一級傳達到公社、村街。

“大嫂大姐們,前方作戰的解放軍是我們最可愛的人,我們怎樣來表達對他們的慰問呢?我建議我們每人做兩副鞋墊,再寫一封熱情洋溢的信,寫上你的住址,如果再捎上一張你的照片那就更好了,這樣來表示我們對最可愛的人的熱愛和支持,大家看好不好啊?”這是我們公社婦女部嚴主任在動員大會上講的話。

“好!好!我們保證完成任務!做鞋墊!寫信!送照片!”會場上一陣歡呼。

那時我丈夫在礦上當工人,我們雖已經擺脫了饑餓貧困,但日子還并不富裕。他在外上班,我在家帶孩子,除了農活外,兼給人家做些織毛衣等的零活,增加點收入,日子還算可以。動員會后,我馬上就買來八尺最好的白布和一些五顏六色的絲線,開始工作。我起早掛晚,有時干一個通宵,直到天明。我一共做了二十雙鞋墊,一層一層全用的新布,一針一線全是手工納成。每一副鞋墊上我都繡上了花,有水仙花,有桃花,有蝴蝶,有鴛鴦。我覺得繡得最好的是那副荷花鞋墊,最細密、精致,花色也鮮艷。我就把我的一張照片和信夾在了這副鞋墊里,用一根紅絲繩系好了。因為我鞋墊做得多、做得好,還受到過公社的表揚。

一個月之后,我們公社收到了許多前方戰士們的回信,給我們街上的那些回信是公社嚴主任送來的。為了鼓舞大家,他當眾念了一些信,其中有寫給我的一封。信上的話引得大家哈哈大笑,也把我弄了個大紅臉。信是從830部隊一個連部寄來的, 寫信的是一個看來文化水平不低的姓郭的軍人,信上有這樣的話:“親愛的姑娘,你就是鞋墊上那朵粉色的荷花,我就是荷花身邊那片碧綠的葉子,戰爭勝利后,我會去找你的,如果有可能,愿我們能成為終生伴侶。這副鞋墊,我會永遠珍藏,放在我貼心的地方。”

嚴主任打趣說,你這位兵哥哥真多情,他哪知道你是兩個娃兒的媽媽呢。我沒好氣地說,都是你們給我惹的禍,做鞋墊就做鞋墊吧,還要寫什么信,寄什么照片!

我丈夫回家來知道了這件事,不分青紅皂白,不問事情原委,關上門就給了我兩個耳光。我忙把那封信拿出來給他看,可他看也不看,歘歘歘撕了個粉碎,一面忿忿地說,滾吧,滾吧,去找你那兵哥哥吧!叫越南鬼子把你們一塊消滅在貓耳洞就好啦。

我捂著熱辣辣的臉,晚飯也沒吃就帶著我的女兒和兒子在外間屋里睡了。我哪睡得著,胡思亂想一宿。我這個人怎么就處處做好事,處處遭人怨呢?天生熱心腸,卻常常惹麻煩。我們兩口子過不到一起,后來分手了,其實也并非因為這副鞋墊,還有更大的別的原因。

自衛反擊戰把越南侵略者打到了諒山,越南侵略者受到了應有的懲罰。祖國勝利了。參加抗越自衛反擊戰復員的軍人,真有幾位根據送鞋墊信上的地址,找到我們家鄉來。光我知道就有好幾個軍人和我們這里的姑娘訂了婚,他們的紅娘就是那些鞋墊。分配到成都兵工廠的退伍軍人肖開成就和我們勝利大隊的陳紅艷結合了,陳紅艷跟著肖開成住到了成都去。

那一天我正在家吃飯,公社嚴主任領來了一位退伍軍人,那人高高的個子,要不是腋下那雙拐杖,真就是一個很英俊瀟灑的青年了。嚴主任介紹說:“他就是曾戰斗在抗越前線的郭連長,地雷炸掉了他一只腳,如今復員了。我給他說明了你的情況,他仍然執意要來看你。”

那位郭連長從懷里掏出了那副繡著荷花的鞋墊,我一時激動得不知說什么好,我一面握著郭連長的手一面說,一副鞋墊,不足掛齒。郭連長很靦腆地說:“大姐,我給您的回信很冒昧,請您不要介意。我真的很感激您,您的二十副鞋墊全都發給了我們連,戰士們高興極了,都舍不得墊在腳下。這些鞋墊是由連里的文書主持發放的,他看這副最好,就留給了我。我太高興了,我是在戰壕里給你寫的回信。大姐,您給我們很大鼓舞,當天夜間我們連一舉拿下了敵人兩個碉堡。戰斗很慘烈,戰士們個個英勇頑強。戰斗結束后,我們一個連就剩下了十八名戰士,我也就是在那天夜間失掉了一只腳的。”

面對這位戰斗英雄,我一時熱淚盈眶。

郭連長把那副鞋墊重新掖進了貼身的衣袋說:“大姐,我要永遠珍藏這副鞋墊,我是不會忘記大姐您的。”

我留他們吃飯,他們沒有答應。一輛吉普在我家門外等著,說了一會兒話他們就走了。臨上車,拄著拐杖的郭連長緊緊握著我的手說:“大姐,我那封回信真的很冒昧、失禮,再次請您原諒,祝你們全家幸福。”當時我三歲的兒子在我身旁,郭連長急忙拿出五塊錢塞給了我的兒子,艱難地俯下身子親了親我兒子的臉,毅然上車走了。

郭連長究竟是哪里人,當時我沒有來得及細問。事情過去了這么些年,我仍然清晰地記得他的模樣,他的歉意的笑容,他的高大的身影。……

以后在電視里看董文華演唱《血染的風采》和《十五的月亮》以及看電影《高山下的花環》,我的大腦屏幕上總會出現那位郭連長的形象。那個時期我最愛唱《血染的風采》和《十五的月亮》這些歌,我經常滿懷深情地哼唱這些歌。

那位郭連長現在怎樣,我無從得知,唯有在心里虔誠地祝福。這次看電視劇《沂蒙》,我又想起了他:最可愛的人啊,那個送你荷花鞋墊的四川婦女,祝愿你一生平安幸福。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uswqb.club/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評論
首頁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
体彩快中彩玩法 浙江十一选五遗漏数据查询 浙江快乐彩 26选5一等奖多少钱 捕鱼游戏赢钱的平台 重庆麻将怎么算钱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36选7开奖结果今天福建 免费下载大众麻将版 海风股票实战论坛 本溪娱网棋牌大厅下载 快乐十二开奖结果四 黑龙江福彩网22选5 8波即时比分网 广西11选五走势图一定 三分彩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