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導師包政,一個有使命在身的人

文/郭威

注:這是一篇我與好友談論我的導師的小文章。

忽然想和朋友們談談我的導師包政,我已經很久沒有寫點什么東西去談論一個人了,甚至很久以來根本沒有意識去仔細思考和欣賞一個人了。我的大腦里似乎只有一個個的事件,以及一個個事件背后代表的本質內含或者價值,但已經沒有了個人,沒有了活生生的一個個的人們。到底是鮮活的、整個的人重要呢?還是人代表的價值、含義重要呢?答案似乎不是不言而喻的。

不知道是包老師本人還是他代表的價值激發了我,使我靈魂深處的一些東西被呼喚出來了,也就從此有一點可能開始走向有成就感、愉悅感和身心疲憊的生活道路。其間有一些事件和感悟愿意與幾位老友分享。

高素質的普通人

記得那是04年還沒有考上博士時,在和君創業與包政老師見面的場景。一席對話之后,包老師對我說,“你以后跟著我吧,我看過太多的年輕人,三晃兩晃青春就過去了,沒有什么價值,充其量是個高素質的普通人。你現在就是個高素質的普通人。”此時,我第一次聽說“高素質的普通人”這個概念,沒有什么理解,只是覺得好玩、怪怪的。

后來我還曾經為這一評價高興,畢竟我是“高素質”的,也曾經為“普通人”這三個字不服——我怎么是個普通人?我可是個有志青年,有過理想,也做成過點事情,雖然成就不大。后來我漸漸的領悟,我還真的什么也不是,我只是在社會上飄,為了某個飄忽不定的理想,模模糊糊、隨波逐流地做著點事情;我還沒有自己的思維,我雖然學習了很多專業知識,但根本不成體系,只有些片斷、碎片和自我感覺良好的靈光咋現,根本深入不到本質。顯然,我在初期接觸包老師的時候,我的自信心受到一定程度的打擊,我開始思考自己到底是幾斤幾兩了,開始思考未來我到底要做些什么。

建立獨立人格,不要有企圖心

我最初幾次和包老師接觸的時候,毫無緊張感,無知者無畏,在社會上闖蕩了幾年,也見識過一些人物,內心沒有什么怕的感覺。可是隨著接觸的深入,可能是伴隨著自己自信心的幾乎徹底崩潰——在他面前我的知識體系太渺小、淺薄了,我的功利型的心理世界太透明了,我對他產生了懼怕感,加上他那不怒而威的氣質以及同門師兄師姐見到他緊張的樣子,我的緊張感愈發嚴重,快到不知所措的地步了。再有就是我以前率直的個性,也遭了幾回扁,于是見導師面如同過堂。導師當然覺得出來,可能由于一系列的因素所致,他開始轉變態度、開導我們。

包老師講,“你們不要太在乎我的評價,我的評價無所謂,今后你們要面向社會,社會、市場對你的評價,才是最重要的。”他還講,“有企圖心、功利心才會緊張,若是心胸坦蕩,有什么可怕的?”經過了一段時期的心理折磨(我懷疑是導師故意修煉我們),我終于走出了心理陰影,我徹底檢討了自己,是呀,我真的是一顆功利心,否則怎會老想取悅于導師呢?對呀,我干嗎非要在乎導師的評價呢?后來導師告訴我,要培養自己獨立的人格,實際上要不要自己獨立的人格是重要的人生選擇。

現在我終于明白了,導師在修煉我們,要讓我們經歷精神緊張、自信全失、苦苦煎熬的過程,才能既有所感悟,又可能培養自己獨立的人格。再加上后來,我幾次自我感覺的“覺悟”和突破,有了一點思維和理論素養,可以和老師對話了,甚至能聽懂他講的每一句話了(雖然背后的深層次含義還欠缺),我的緊張感煙消云散,如今見到導師,如暮春風,幾日不見導師,如隔三秋。

我心里真的想他,感激他。關于培養自己獨立的人格方面,包老師多次向我們表示,他對搞歪門邪道、不正直的人,不屑一顧,勸誡我一定要做個正直的人。他說。“做人一定要正直,做我的學生,就更要正直。”包老師還說,“不要老想著去取悅于別人,真真正正做點你喜歡的事情。” 可以說,除了父母之外,他是教育我最多的人。父母奠定了我的“坯子”,包老師發育完善了我的“坯子”。

有人或許聽包老師開玩笑似的說過,他是有“使命在身”的人,開始我聽他嘻說此話,還真覺得有點笑話的含義。現在我則認為很嚴肅、很認真、很實在。記得我曾經跟誰說過,我覺得自己跟包老師的私人人際關系,從入師門那一天起,到今后,將不會有任何改變(可能有點絕對),其隱含的意思是,我們之間主要的關系是一種“同志般的友誼”、“戰友”一類的感覺,因為他想和我們建立“使命共同體”的關系,目前我很為這種關系感到驕傲并珍惜這種關系。

他的使命是管理

包老師為德魯克寫了序言,他說是為了激勵我們進行管理研究,也是他回歸學術的宣言,他要致力于建立中國的管理哲學。的確,包括我在內,以前對包老師的印象多少有點“市場化”,而不是一位學者,現在我一點這種印象也沒有了,實際上這種印象是隨著入師門之后,他用真實的行為逐漸糾正了。

他對我們是關心的,他總會抽出時間來和我們交流、討論,密度高的時候,起碼兩周一次,而且每次交流根本沒有別的內容,就是管理加管理。每次交流往往是,他這位老人興致勃勃,從他家夜里有過12點多才出來,連續10個小時的事都有,他勞累但被熱情遮蓋住了,他有使命在身,而我們這些沒有使命在身的年輕人反而快支撐不住了,有時最后大腦感覺像超負荷的電表,快冒煙了。包老師很可能受李占祥老師的影響,他們都是想為社會、為國家做點事情的人。包老師也顯然受到德魯克的人文主義影響,他要尋找自己的存在價值,并賦予這種價值以神圣的含義。我覺得這種價值的神圣含義,只可以被自己的心靈賦予,外界只提供價值的備選方案。

最近和慧才、王鵬和邢雷交流,我也受激勵甚多,你們似乎也要做點什么事,也要使命在身,我的這種感覺快被點燃了。我記得高爾基曾經說,“生活有兩種,腐爛和燃燒。”我們或許早就做出了選擇,但沒有被激活,沒有清晰化。獨立的人格,不可動搖的使命,這些可能是支撐一個人的核心的東西,最近我讀《李叔同說佛》,感慨頗多。不能在境界上有所突破,知識體系上也不會有大的進展。以前,我認為一個人到了30來歲,就不可能有什么大的改變了,這是三歲看老的觀點;現在,我有點轉變,實際上一個人即使是很大歲數了,也可能只是建立了一個基本的人格、能力“坯子”,但在心靈中還是包含很多選擇方向的,關鍵是要看哪個因素得到呼喚和發育。佛渡有緣人。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uswqb.club/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評論
首頁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
富贵乐园棋牌游戏官网 广西快3官网开奖 辉煌棋牌app下载 浙江快乐十二选五技巧 山东十一选五任二遗 黑龙江22选5开奖号码 大乐透拖式价格表 新11选5技巧 湖南麻将怎么算钱 管家婆期期免弗费资料精选 欣悦吉林麻将 中国体育彩票i开奖结果查询l 吉林麻将游戏免费下载 网上赚钱网 微信能四人联机的麻将 极速赛车手电影